這128個骨灰罈全是「拋棄式勞工」悲歌!她拍下越南移工最痛身影:想給家裡好的生活,怎麼會變這樣?

2020-10-12 09:10

? 人氣

「來台灣賺錢的每個人都很辛苦,每個人都以為來台灣賺很容易,其實,每個人都很辛苦……」128個骨灰罈都曾是活生生的、懷抱夢想的越南人,導演坦言,她只拍一場就受不了,「你看到真的會很難過,期待賺錢回去、要給家裡好的生活,怎麼會變這樣?」(曜演影視提供)

「來台灣賺錢的每個人都很辛苦,每個人都以為來台灣賺很容易,其實,每個人都很辛苦……」128個骨灰罈都曾是活生生的、懷抱夢想的越南人,導演坦言,她只拍一場就受不了,「你看到真的會很難過,期待賺錢回去、要給家裡好的生活,怎麼會變這樣?」(曜演影視提供)

「來台灣賺錢的每個人都很辛苦,每個人都以為來台灣賺很容易,其實,每個人都很辛苦……」

一個人飄洋過海來台灣打拚、期盼給家人更好的生活,最後卻變成一個骨灰罈讓妹妹捧著「回家」──這是資深導演曾文珍拍攝紀錄片《逃跑的人》時,親眼見證的一名越南移工之死。曾文珍坦言自己只拍一場就受不了,「你看到真的會很難過,期待賺錢回去、要給家裡好的生活,怎麼會變這樣?」然而曾文珍跟拍的、逃跑4094天的越南移工范草雲,在台灣卻是親自辦過128場告別式、親手捧過30個骨灰罈到機場,那都是曾活著的、懷抱夢想的異鄉人。

住在塞滿雜物的地下室、要進出只能爬窗,斷了一根手指頭老闆就不聞不問、為了還債只能選擇逃跑,更無助的是連在台灣走在路上都可能被惡質年輕人打傷、打到大腦受損、家屬無力待在台灣打官司,即便葬身工廠大火,一條人命老闆最多只願賠180萬──「這就是為什麼有人說他『不被當人看』,這就是歧視。」曾文珍以「逃跑的人」為名,拍下在台灣無處可逃的人們,每個故事、甚至沒被剪進片中那些過於殘酷的現實,都是越南人在台灣最痛身影。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一個人飄洋過海來台灣打拚、期盼給家人更好的生活,最後卻變成一個骨灰罈讓妹妹捧著「回家」...(曜演影視提供)

「如果死掉在那邊,沒有人知道」棲身地下室用衛生紙當枕頭、工作意外全身肌膚燒傷損毀 他們逃跑以後的人生

越南人來台灣是什麼樣的日常,苗栗一處小小鐵工廠幾位曾逃跑的移工,是縮影之一。「很多人問他為什麼要跑掉,你們想的一樣,因為我們沒工作,賺不到錢啊!」阮春景嘆,范草雲則說:「仲介公司收我們錢太多,我們薪水不夠,越南有爸爸媽媽、兄弟姐妹等我們錢,如果我們沒賺到錢,一定會逃跑……」

儘管這些逃跑的移工常被台灣人貼上「愛錢」、「懶惰」、「犯罪」各種標籤,《逃跑的人》紀錄片清晰揭示的是,逃跑從來不是輕鬆的選擇。問起人生最難過的時候,阮春景說是在新莊做鐵板燒、住在地下室,那裡沒有枕頭、沒有棉被、只能拿衛生紙的紙箱墊著睡:「到時候冷,拿什麼知道嗎?不是冬天耶,夏天,很冷的……我拿外套穿起來,沒有枕頭就拿衛生紙當枕頭,如果是你們覺得怎麼樣?如果死掉在那邊,沒有人知道……」

「為什麼很多人跑掉,因為老闆不好、針對我們,他對我們不是人,他以為我們是狗,他每天欺負我們、他想我們是外勞……有一天我跟他罵過一次、跟他吵架說:不要以為我是外國人,不要以為我是越南人,我們有心,有頭腦啊!」另一名作業員阮功幸說。

不被當人看的心情,2005年來台的陳維興也有過。他為了孩子付8000元美金到台灣工作,沒想到被塞進堆滿雜物的地下室、只能開窗進出,曾文珍說,陳維興曾說過「如果工廠燒起來,我就沒救了」。鬼屋一般的宿舍可以忍、只能花7元吃泡麵當晚餐可以忍、只能透過視訊看到孩子還是可以忍,真正讓陳維興忍無可忍的,是當他逃跑之後因為工作斷了一根手指頭,那老闆的態度。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8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