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亦芬專文:處理婦聯會,先從「機構民主轉型」做起

2017-08-04 07:10

? 人氣

辜年事已高的辜嚴倬雲該如何為黨國體制下蔣宋美齡主持的婦聯會扛起轉型正義之責?(中評社)

辜年事已高的辜嚴倬雲該如何為黨國體制下蔣宋美齡主持的婦聯會扛起轉型正義之責?(中評社)

內政部最近宣布婦聯會將轉型成社福基金會,原有資產八成回歸國庫,對此協商結果,社會反應不一。持正面肯定者,認為政府真正「贏得裡子」,以高度政治智慧處理了幾十年來沒人敢碰的燙手山芋,而且還可避免走上漫長、但最後不一定有效的法律訴訟之路。 持負面看法者,則認為勞軍捐流向沒有交代清楚,內政部對婦聯會放水,形同轉型正義只做半套。

面對這些爭議,如果能先瞭解公部門目前究竟是在何種狀況下處理「轉型正義」問題,應該有助於大家進一步思考,現階段對婦聯會做出這樣的處置,是否妥適?未來又該如何做?

整體來說,如果要從司法面談「轉型正義」究竟能處理到何種地步,基本上要先問,檔案證據能證明到何種程度?然而,對台灣而言,這卻是最棘手的難題。過去威權時代,國民黨承襲中國封建政治傳統,並沒有確實的「政府檔案」建置與保存制度。加上當時黨國不分,有許多重要的政治檔案並沒有歸在「政府檔案」裡,而是散落到與國民黨關係比較密切的不同機構中。

因此,在與國民黨相關的眾多單位與黨員私人收藏裡,究竟保存了哪些至今大家不得而知的重要檔案史料,仍是一個謎。尤有甚者,究竟有哪些重要檔案已被銷毀,恐怕也沒人說得清。這樣的情況,波蘭過去處理轉型正義的歷史經驗,可以提供我們不少參考。

華勒沙,逐漸被人遺忘的名字。他組成「團結工聯」反抗共產政權,復興波蘭自由化運動,並於1983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波蘭官方單位今年2月披露的檔案文件指出,華勒沙曾是共產黨秘密警察的線人,儘管他本人嚴詞否認,仍然引發熱議。(取自網路)
華勒沙,逐漸被人遺忘的名字。他組成「團結工聯」反抗共產政權,復興波蘭自由化運動,並於1983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波蘭官方單位今年2月披露的檔案文件指出,華勒沙曾是共產黨秘密警察的線人,儘管他本人嚴詞否認,仍然引發熱議。(取自網路)

以「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以下簡稱「黨產會」)於今年4月27日舉辦「婦聯會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第一次聽證會的記錄(頁15)來看,國民黨行管會主委邱大展當時便說:「注意看,大陸敵後工作、國防部情報局工作,政府委辦,就是說基本上這個業務是由婦聯會去執行的,我今天等一下會給幾位主委看一份密件。… 從這個文件裡面看得到,確確實實是有情報局把這個業務委託給什麼?婦聯會做。」

從國民黨要員手中握有這種尚未解密、一般研究人員根本沒有管道可以查到的檔案資料來看,就可明白,目前想要想一筆一筆清算婦聯會過往所有財務往來,是不切實際的要求。要解決這個問題,首要之務是趕快讓躺在立法院多時的《促轉條例》通過,而且《促轉條例》裡含括的〈政治檔案法〉,還得精心挑選一個好版本來通過,以便接下來研究調查者可以方便使用到各種檔案資料,不再受限於公部門檔案館所能提供的資料。因為威權統治時期,許多侵害人權、或使用特權之事,在當時行事時,早已想到掩蓋日後會被追查到的印跡。因此,如何透過各方檔案證據交相比對,像拼馬賽克圖案那樣,重新讓早已褪色模糊的威權時期歷史圖像,重新具體地浮上檯面,這是轉型正義能否好好處理不公義的過往至為重要的關鍵。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