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新冠肺炎也擋不住,2020年爆發的第一場戰爭

2020-10-13 06:10

? 人氣

2020年9月27日,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為納哥諾卡拉巴克(Nagorno-Karabakh)主權爭議爆發衝突,亞美尼亞軍人開赴前線。(AP)

2020年9月27日,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為納哥諾卡拉巴克(Nagorno-Karabakh)主權爭議爆發衝突,亞美尼亞軍人開赴前線。(AP)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從中國延燒全球,燒出人類百年來最嚴重的公衛危機,造成3750萬人感染、108萬人死亡,唯「二」的好消息一是溫室氣體排放因經濟活動停擺而大幅降低,一是許多區域性軍事衝突也因此暫時偃旗息鼓。然而9月27日,在歐洲與西亞之間的外高加索地區,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還是開了「破功」的第一槍,釀成2020年第一場新戰爭。

新戰爭的燃料往往是舊怨仇。亞塞拜然(Azerbaijan)絕大多數人民信奉伊斯蘭教什葉派,亞美尼亞(Armenia)則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基督教國家,和平相處本來就不容易,而且兩國之間又有複雜的領土主權爭議:納哥諾卡拉巴克(納卡,Nagorno-Karabakh)。

位於亞塞拜然境內,但今日幾乎全是亞美尼亞人

納卡面積4400平方公里,位於亞塞拜然境內,今日14萬5000人口幾乎清一色是亞美尼亞人,但亞塞拜然人曾經佔4分之1。蘇聯成立初期,史達林(Joseph Stalin)將納卡劃歸亞塞拜然,同時讓它保持自治地位。1991年蘇聯共產帝國崩潰,原屬加盟共和國的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先後獨立,莫斯科的高壓鉗制鬆開,民族主義與宗教情緒高漲,於是大問題來了:納卡何去何從?

遺憾的是,在冷戰落幕前後的地緣政治權力真空之中,這個問題只能訴諸鐵與血。1988年2月,納卡的亞美尼亞人群起示威,要求回歸「祖國」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人爆發流血衝突。1991年12月,納卡的亞美尼亞人透過公投建立「阿特沙克共和國」(Republic of Artsakh),亞塞拜然人強烈反對,族群衝突隨即升高為國家戰爭。到1994年5月終於停火時,「兩方三國」(阿特沙克與亞美尼亞、亞塞拜然)逾3萬名官兵陣亡,亞美尼亞憑藉軍紀與士氣佔了上風,還佔領了納卡周邊與亞美尼亞接壤的領土,當地的亞塞拜然人幾乎全數逃離家園。

亞塞拜然損失近15%領土,75萬國民淪為境內難民。更糟的是,停火並沒有解決爭議,26年來,納卡(阿特沙克共和國)一直維持「國中國」的型態,定都於史提帕納科特(Stepanakert),有自己的總統、政府與國會,定期辦理尚稱透明公平的選舉。但是除了亞美尼亞之外,沒有任何一個聯合國的成員國承認它,與台灣不久前結交的友邦索馬利蘭(Somaliland)類似。在國際社會眼中,至今仍是亞塞拜然的合法領土。

納哥諾卡拉巴克(Nagorno-Karabakh)(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納哥諾卡拉巴克(Nagorno-Karabakh)(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亞塞拜然、亞美尼亞國力比一比

如果亞塞拜然國力真不如人,也還罷了,然而與亞美尼亞相比,其面積是後者的2.9倍,人口3.4倍,軍隊規模1.7倍,軍事預算2.7倍;亞塞拜然石油、天然氣儲量豐富,2019年GDP是亞美尼亞的3.5倍。亞美尼亞與俄羅斯締結軍事盟約,但亞塞拜然與莫斯科的關係也相當不錯;事實上,兩國都是俄系軍火的愛用者。近年,亞塞拜然更多了一個全力相挺的盟邦──土耳其,兩者同屬突厥語系(Turkic languages),號稱是「兩個民族、一個國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