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嶔元專文:科學新知帶來的健康益處

2020-10-18 05:10

? 人氣

精準醫學是近代醫學的革命,要達到個人化醫療必須克服各種複雜性。(示意圖,圖片提供/國泰健康管理)

精準醫學是近代醫學的革命,要達到個人化醫療必須克服各種複雜性。(示意圖,圖片提供/國泰健康管理)

科學的發展不僅改善了人們的生活,更快速推進人類文明的發展;然而科學未被證明或是被大眾充分了解前,往往因為「誤解」而延遲了科學帶給人們好處。就像現在小學生都知道的『地球是圓的』,從公元前6世紀的古希臘數學家畢達拉斯以科學的角度第一次提出地球是球體,到亞里士多德用三個科學方法來證明地球是圓的,都沒有能夠被當時社會接受;15世紀波蘭醫學家及天文學家哥白尼,提出地球是圓的,飽受當時的教會和社會的強烈抨擊,所幸哥白尼堅持研究下去,才有1519年葡萄牙航海家麥哲倫透過環繞地球的航行,證明了今天人人皆知的科普知識『地球是圓的』。

這樣的歷程也展現在醫學發展上。遺傳性乳癌的基因在上個世紀末被發現後,很快地就被運用在乳癌的檢測及治療上,幫助了許多婦女遠離乳癌的威脅,因此成為這個世紀初大家關注的話題之一。為了讓民眾了解這個顛覆傳統醫學的新知,我於2002年在民生報寫過兩篇文章,説明乳癌基因檢驗的用途與問題。2013年,大明星安潔莉娜‧裘莉因為乳癌基因檢驗陽性,接受預防性乳腺摘除,再度掀起此熱門話題。當時社會議論紛紛,正反意見都有,許多民眾認為裘莉根本不需要為一個「不一定」會發生的事情,切除整個乳房。然而裘莉的基因檢測報告顯示,這個「不一定」的可能性高達87%。

從這個例子我深刻的感受到,身處在資訊爆炸年代的我們,最危險的就是無法分辨正確且專業的資訊,進而無法享受到科學發展帶來的好處。尤其是醫學方面的科學,常常因為太過艱深,就連醫師因為專業不同,有時也未必能在第一時間掌握全貌,更遑論普羅大眾。所以讓一個在國際上毫無爭議的乳癌基因檢驗醫學新知,引發眾多爭議。

或許是因為我們無法精準地看到所有醫療科學發展的價值,不僅使我們無法獲得新醫療研發帶來的重大好處,甚至和醫療科學新知的距離越來越遠。譬如說,這幾年來獲得諾貝爾獎肯定的醫學發現中,只有2018年的「癌症免疫」機制,經由藥廠的新藥研發,已經在臨床上廣泛使用,幫助了許多癌症患者 。至於獲得2016年諾貝爾醫學獎的「細胞自噬」、2017年的「晝夜節律」、2019 年的「缺氧誘導因子」,雖然在醫學領域中都具有重大的價值,然而迄今尚未運用在臨床上來改善人們的健康。

精準醫學是近代醫學的革命,要達到個人化醫療必須克服各種複雜性。因為每個人的環境和遺傳不盡相同、疾病在不同階段也有其獨特性。應付這種複雜性的唯一方法就是根據科學知識作邏輯的思考。然而,精準醫學也面臨到和其他許多先進醫學科學同樣的挑戰:如何讓更多人真正認識和享受它所帶來的好處?

不過緣份總是可以發生的,很慶幸在過去幾年,我有機會透過超過五百場的演講,及多篇媒體的文章,跟許多專業的同事和社會大眾分享了精準醫療,預防醫學相關的科學發展與運用,也讓許多「有心人」享受到科學新知帶來的健康益處。這正是我醫師生涯最快樂的地方。

因緣際會,時報出版社趙政岷董事長邀請我出書,讓更多人了解精準醫療、預防醫學,以及科學新知在這方面可以扮演的角色。我心裡想,在專業領域我已經演講五百多場了,或許現在正是改變方向,撰寫一般大眾可以閱讀的醫學科普文章的時候了。

一向習慣撰寫醫學論文的我,在寫這本科普書籍時,還是忍不住說明各項醫學知識的來龍去脈。雖然這樣可能會妨礙閱讀的流暢性,但是能讓讀者們更清楚的知道科學發展的脈絡。

科學只渡有緣人,我誠心希望能透過這本書與更多人結善緣,也讓更多人能獲得精準醫學的好處。

最後,我誠摯地希望把這本書獻給我的愛妻,感謝她幾十年來陪我走過漫長的醫學科學路途。

*作者曾嶔元,現任元鼎診所院長,高雄醫學大學兼任敎授,社團法人台灣分子醫學會常務監事。本文選自作者新著<精準醫學:早期預防癌症,破解基因迷思對症下藥》(時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