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十幾份做空報告都擋不了!「跟誰學」股價今年暴漲四倍,遭美國證交會調查

2020-10-15 11:06

? 人氣

圖片來源:跟誰學官網

圖片來源:跟誰學官網

今年以來,沒有哪支股票受到的激進賣空者攻擊程度,比在紐約上市的中國線上教育公司「跟誰學」(GSX Techedu.)更嚴重。

但到目前為止,「跟誰學」的股票表現已名列前茅。繼今年股價上漲四倍後,該公司已成為全球最有價值的教育企業之一,市值達273億美元(約台幣6800億元)。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佛羅里達州聖奧古斯丁市弗拉格勒學院(Flagler College)數學教授斯馬特(Richard Smatt)表示:「做空『跟誰學』,簡直就是一場噩夢。」他說自己持有的「跟誰學」空頭倉位出現數萬美元的未實現損失。

賣空者已經大肆拋售Nikola Corp.和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等股票。但在這些動蕩和投機的市場中,這種策略也是一敗塗地。儘管有十多份措辭嚴厲的研究報告已指責「跟誰學」虛報收入和其他有問題的做法,這些指控並引發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SEC)的調查,但做空這家成立六年時間的公司的投資者已經損失慘重。

根據研究服務機構Breakout Point的數據,自今年2月首份針對「跟誰學」的做空報告發布以來,從該公司股票的表現來看,「跟誰學」是今年以來全球賣空者表現最差的押注之一。看跌特斯拉(Tesla Inc.)的投資者也蒙受了巨大損失,該公司當前股價是年初時的五倍多。

特斯拉今(2)日宣布,將發售至多價值50億美元的普通股。(圖/india narrtive@ flickr)
特斯拉今(2)日宣布,將發售至多價值50億美元的普通股。(圖/india narrtive@ flickr)

16個月前,總部位於北京的「跟誰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完成了2.16億美元的首次公開募股(IPO),當時該公司的估值為25億美元。該公司為中國各地的小學至高中學生提供課後線上輔導,也為成年人提供金融和教育等科目的專業培訓。自2017年以來,該公司的收入持續實現三位數百分比增長。「跟誰學」稱,該公司向學生收取課程費用,課程包括大班直播課程,以及針對數學、外語和其他學科的小班輔導課。

線上教育在中國是個快速增長的產業,其他教育類股今年也出現了攀升,原因是新冠疫情提升了遠端教育的重要性。不過,「跟誰學」的漲幅遠超同業。有些投資者表示,這是「軋空」的結果。「軋空」是指賣空者被迫買回股票,以對虧損的空頭頭寸進行平倉,這會推動股價大幅走高。據S3 Partners的數據,今年6月,除了「跟誰學」創始人持有的超級投票權股票外,該公司多達33%的股票被賣空。

在今年前六個月,「跟誰學」實現收入人民幣29.5億元(約台幣126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三倍多。該公司上半年實現淨利潤人民幣1.67億元。

紐約Grizzly Research負責人埃格特(Siegfried Eggert)表示:「這些業績數據好到令人難以置信。」Grizzly Research是第一家公開質疑「跟誰學」所公布業績的公司。部分知名賣空者也得出了類似結論,他們還發布報告指責,「跟誰學」透過在該公司線上教室中植入虛假學生用戶來虛增收入,這些賣空者包括渾水(Muddy Waters Research LLC)的Carson Block和香櫞研究(Citron Research)的Andrew Left。

上述賣空者的研究吸引了某些抱有共識的投資者,這些投資者在Twitter上聯合抨擊「跟誰學」,他們還交流策略以期從該公司股價的下跌中獲利。該團體的成員已多次向SEC、美國政界人士和「跟誰學」的審計機構勤業眾信德勤(Deloitte)發送電子郵件,要求他們採取行動。有些賣空者已要求記者調查「跟誰學」,並要求中國監管機構對「跟誰學」的做法展開調查。

香港投資研究公司GMT Research的創始人塔洛克(Gillem Tulloch)稱,很少有公司像「跟誰學」這樣受到攻擊。他還稱,「我幾乎從未見過這種情形。」

「跟誰學」已對詐欺指控予以堅決否認,並為該公司的業務模式進行了辯護。「跟誰學」上個月稱,SEC的執法部門已要求該公司提供2017年初以來的財務和營運記錄。該股最初出現下跌,之後又回升至該公司披露上述調查前的水準。

「跟誰學」首席財務長沈楠(Shannon Shen)稱,在SEC開始調查之前,該公司已經啟動了一項內部調查。沈楠表示,進行此次內部調查的是一家美國律所和一家不是德勤的大型會計師事務所。但她不予透露這兩家機構的名稱。

沈楠稱:為配合這次內部調查,我們交出了自己的手機、筆記本電腦和公司的硬碟。她表示,這個過程並不好受,但沒有一個有誠信的調查是令人舒服的。

沈楠還稱,自5月份以來,有些跟誰學的員工接到了匿名電話。她表示,許多高層、同事和投資者都受到了騷擾。她還稱,她自己接到了三次電話,來電的人講普通話,威脅要讓她進監獄。

十多名賣空者和「跟誰學」的投資者稱他們對這些電話不知情。Grizzly Research的埃格特說:「這樣不好。這種做法不對。」他表示:「如果你想要在戰鬥中站在正確的一方,你的行為也要正當。」

賣空者此前曾盯上其他中國教育公司的股票,包括好未來(TAL Education Group)和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公司(New Oriental Education & Technology Group Inc.)。今年稍早,在紐約上市的好未來表示,發現一名員工虛增了某項新業務的銷售額,這項業務占該公司截至2月份財年收入的3%-4%。好未來股價最初有下跌,但今年到目前為止已累計上漲近65%。

總部位於香港的對沖基金管理公司上海保銀投資管理有限公司(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創始人兼董事長王強表示,他的公司在今年稍早購買了「跟誰學」的美國存托憑證(ADR),隨著該股的上漲逐步賣出,在該股股價增長數倍後於8月全部套現。他表示,他仔細研究了該公司的情況,對做空者的報告不太在意。

王強表示,外國人可能不了解「跟誰學」,他們不了解中國父母願意在孩子的教育上花多少錢。

其他人則在療傷。駐香港的散戶投資者、新手賣空者福里斯特(Tom Forrest)於5月借入了「跟誰學」的股票並賣出,損失數萬美元。現年42歲的福里斯特從事顧問工作,並以Sylvan Research的名義發布了兩份有關「跟誰學」的報告。他表示,在瑞幸咖啡股價暴跌後,「我天真以為這會是一個簡單的過程」。

北京28歲的軟體工程師Xu Weikang處境相同。他與人共同擁有的一家名為天蠍創投(Scorpio VC)的公司,該公司發布了有關「跟誰學」的四份研究報告,其用於做空跟誰學股票的約16萬美元資金損失了一半。天蠍創投在「跟誰學」股價8月份創下紀錄高點時解除了空頭頭寸,但最近在SEC調查的消息傳出後再度做空該公司。

Xu表示:「我們現在只能指望SEC了。我仍然認為跟誰學有問題。」

決策者的最佳夥伴

立即訂閱,即刻暢讀華爾街日報全文內容

並享有更佳的閱讀體驗

訂閱 每天只要10.9元 查看訂閱方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