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大鵬主委,吳怡農不是渣男!

2020-10-16 06:20

? 人氣

民進黨智庫副執行長吳怡農主張「在家當兵」,被退輔會主委馮世寬直言批評,「不能創造一個獨特形像,只為了選舉。」(資料照,蔡親傑攝)

民進黨智庫副執行長吳怡農主張「在家當兵」,被退輔會主委馮世寬直言批評,「不能創造一個獨特形像,只為了選舉。」(資料照,蔡親傑攝)

渣男,泛指是指自我感覺良好、自私不負責任,以玩弄別人感情為樂的男人。

前國防部長、退輔會主委馮世寬的確是「很有哏」的官員,出場就能先聲奪人,衝著新境界基金會副執行長吳怡農主張「全民皆兵,在家當兵」,馮世寬一句,「他是渣男,不要聽他的。」爆得聲量;眾人錯愕之餘,不免噴飯,馮、吳兩人的對「全民國防」概念的世代落差,完全表現在對「渣男」這個名詞理解的世代落差之上。

還好,立委趙天麟給了馮世寬解釋機會,但即使改口「他(吳怡農)是很有智慧的年輕人」,馮世寬也毫不迴避完全不能認同他的「計畫」(國土防衛隊,在家當兵),馮世寬還特別舉美俄的例子,「沒人把兵放在家裡」,偏離「全民國防」這個主題,都不是正確的。「不能夠創造一個獨特的形象,目的就是為了選舉。」意思是,吳怡農人不渣,但計畫渣;話雖轉了彎,其意不可謂不重。

但不論馮世寬指涉的是人或是計畫,吳怡農都不渣,如果吳怡農真把國防當玩票或選舉工具,馮世寬反應還真不必這麼大;偏偏吳怡農真把國防政策、國家防衛當回事,做為當年最流行的「小留學生」,去國十八年後返台,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申請服兵役,而且加入的是陸軍特戰隊,儘管他的本科專業是經濟,他對軍事却一貫專注,很難認定紙上談兵或「自修」,到底對「軍事或國防專業」管不管用,自二0一三年他第一套文章,從引伸新加坡和以色列經驗,批評美國募兵的負面作用,到二0一七年以瑞典取消募兵恢復徵兵為主題,「國土防衛隊」這個概念於焉成型,而且迄今不變。

不確定是他的兵役經驗不足為外人道,還是民進黨蔡政府並未聽進他的建言,依舊執行自扁政府以降所規畫的募兵制,他不再主張「重建義務役」,但還是主張「全民皆兵」,唯「不必回到軍中當兩年兵」,「教召也流於形式」,然後衍生出「在家當兵」,「國防從社區開始,跳脫營區到部隊的想像」,「武器、彈藥、無線電等設備則分布在各社區的警、消及海、岸巡單位的駐點,以利(戰事發生)隨時取用」,光是這一點,大概就讓包括馮世寬在內的國軍將領們抓狂。

台灣是槍砲彈藥管制的承平社會,除了職業軍人,服過兵役人士,乃至道上兄弟,絕對大多數民眾,連槍都沒碰過,教官退出校園,乃至軍訓課程一下取消一下恢復,這二、三十年來,高中生的打靶課程同樣忽而有忽而沒有,如何進行「社區訓練」?難不成徵調館長的健身房,輔之以「生存遊戲」賽場?附帶一提,館長主動為軍中弟兄代訓體能被駡翻,今年中真有營區廠長找生存遊戲業者指導官兵打靶,被調離軍職移送法辦。

當然,還有「國土防衛隊」的終極概念是「戰到最後一兵一卒」,對敵方如此,對我方亦復如此,以我方的勇於犧牲嚇阻對方「進得來就出不去」,講起來熱血沸騰,實務操作上,則是國防部僅僅公布教召新規畫就炸鍋,簡單講,「以生命捍衛國家是必須的,但教召別找我」是普遍心態。

20201015-立法院15日召開國防委員會,退輔會主委馮世寬備詢。(盧逸峰攝)
退輔會主委馮世寬反對民進黨智庫副執行長吳怡農「在家當兵」的「國土防衛隊」計畫。(盧逸峰攝)

吳怡農可能沒有想到馮世寬對他的主張如此難以容忍,第一,吳怡農不是一介學人或軍事研究者,他是民進黨─執政黨─的智庫副執行長,具有政策代表性,他甚至舉辦營隊宣揚主張,這也是為什麼七月初漢光演習發生陸戰隊搶灘溺水意外,吳怡農批評「國軍訓練長期以來是為了表演需求」,引起軍方強烈反彈之故,包括蔡英文總統都必須出面表示,「吳怡農的說法不盡公平」

第二,吳怡農的「國土防衛隊」亦非個人之見,而是與備役上將李喜明共同具名發表,李喜明海軍出身,曾任參謀總長,是蔡英文提拔的軍政副部長,馮世寬再嫌吳怡農,總不能嫌李喜明的軍事專業吧?

剔除「在家當兵」比較搞笑的說法,當馮世寬批評吳怡農的計畫不可行的同時,也沒能完整說明自己口中「全民國防」和吳怡農的「全民防衛」或「全民皆兵」有何不同?事實上,我們不但有《全民國防教育法》,還有《全民防衛動員法》,從全民教育到徵用民力財力,一應俱全,套用馮世寬的話,「所有計畫都應該從國防部出來」,尷尬的是,眾人圍著問的對象是退輔會主委,而非國防部長嚴德發,國防部除了端出兩年後的教召新制,此刻最急迫的應該是如果美國新軍售我七項最新武器果若到手,如何訓練足夠精良的職業軍人使用,而非如何在社區或家裡訓練後備戰力。

戰爭,並不浪漫;吳怡農的確不必太難過馮世寬對他的否定,馮世寬為了爭取恢復軍公教子女教育補助費不可得,甚至公開主張「未來發生戰爭,應該把堅持衡平的人事總處放到最前線,讓他們去衡平敵人。」此言看似極端,但在邏輯上既要高薪募兵,還要調高教召日薪,却又計較區區子女教育補助費,本來就是矛盾的。遺憾的是,蔡政府是無法體會年金改革把軍人一腳踩進泥底,又指望軍人有榮譽感保家衛國的矛盾;當和戰失去模糊空間,兩岸軍事對抗升高就難以避免;更大的遺憾的是,當吳怡農認真推動「國土防衛隊戰到一兵一卒」的同時,邱義仁的真心話「除非瘋了,台灣不會搞台獨」,也就成了一句輕飄飄的廢話。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