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蘇揆的「猖狂」VS.王世堅的「委屈」

2020-10-17 07:20

? 人氣

台北市議員王世堅批評蘇貞昌「猖狂」,被「民進黨自己人」出征。(蔡親傑攝)

台北市議員王世堅批評蘇貞昌「猖狂」,被「民進黨自己人」出征。(蔡親傑攝)

台北市議員王世堅最近「被出征」,出征他的還是綠營「自己人」,王世堅強備感委屈直呼,有權有勢的可以修理別人,旁人却不能講半句,「我們去講他,就注定要被圍剿,現在政治的態勢氛圍、資源分配就是這樣。」難得王世堅講出了真話,他最的感嘆的是「被自己人打,很難過。」王世堅口中「有權有勢的人」是 行政院長蘇貞昌,而他批評蘇揆的用詞也很經典:猖狂!為此「被出征」也可以理解。

黨內互打徹底映照吃相多難看

套用王世堅的話,照「現在的政治態勢和氛圍」,「被自己人打」還有喊冤的可能,他口中征戰無數的網軍們,打起在野黨政敵,可絲毫不手軟,王世堅還肯發出「黨內異音」誠屬不易;而照「的政治態勢和氛圍」,不論執政黨內或黨外的異音,於制衡監督作用有限,預期改變或調整更是難上加難,但若沒有「被自己人打」的勇氣,監督制衡就只能成為空言。從這個角度看,王世堅與蘇貞昌的「辯難」的確頗有討論空間,即便這場口舌爭鋒,可能只是民進黨內權鬥的茶壺風暴。

首先,王世堅與蘇揆在民進黨內屬不同陣營(派系),衝著在野黨,可以捲起袖子攜手對外,所以偶而架無足觀之;但是若涉及內部資源分配,搶起來可能比任何人都眼紅,若要從細微處觀察民進黨之「爭權奪利」,吃相多難看,還得從「自己人網內互打」著眼。

其次,對民進黨人而言,派系之爭有意義,但對社會大眾而言,派系之別並無意義,重點在民進黨人到底爭什麼?奪什麼?這樣的爭奪戰於公眾利益是否有損?

王世堅駡蘇貞昌不是第一次,從今年春三倍券政策,到蘇揆飆駡警察,王世堅就是批蘇重砲手,火力幾乎沒間斷過,這一回,為了中天換照審查,他呼應部份媒體揣測,「蘇貞昌堅持關掉中天電視,是為了布局二0二四大選」,直指蘇貞昌的「企圖」不只是當行政院長,並以「猖狂」形容蘇貞昌逾越職務的言行,已經破壞國家體制。

這樣的批評,蔡英文總統應該感謝,因為王世堅反覆提醒蘇揆:「院長要聽總統的」,但照憲政運作,總統與院長的「分工」顯然不在於誰聽誰的;重要的是,蘇揆到底做了或說了什麼逾越分際的言行?

20201016-行政院長蘇貞昌16日出席立法院院會。(顏麟宇攝)
台北市議員王世堅批評行政院長蘇貞昌言行「猖狂」被出征。(顏麟宇攝)

媒體存亡成為民進黨內爭犧牲品

比方說,以痛斥NCC的方式干預獨立機關運作,強壓對特定媒體撤照,前者是既有事實,蘇揆痛斥不但讓NCC人事改組,還讓三家電視公司的證照申請與中天換照審查捲在了一個時間點;後者則需要證據與實際結果驗證,NCC對中天換照史無前例地舉行聽證會,還要審查「有無國安疑慮」,強化了揣測或質疑者的論點,這是對蘇貞昌不利之處;而三家企圖搶佔中天頻道的電視台,巧不巧被視為民進黨「三家(派系)分晉」的代表號,中天則成為勢必被犧牲的俎上肉,中天亡因為民進黨要,中天存因為三家擺不平,媒體存亡無可避免地陷入政治漩渦,成為民進黨內爭的犧牲品,於媒體環境、言論自由更不利。

無怪乎,包括前總統陳水扁都會在臉書貼文強調,「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政府可以更迭,但新聞自由是民主價值」,甚至以自己任內沒有關掉TVBS為例,因為他不希望威權政府箝制新聞自由、打壓言論自由的歷史重演。

陳水扁的「諍言」,很難講蘇貞昌聽不聽得進去,或者蔡英文聽不聽得進去,即使聽進去了,管不管得住蘇貞昌?或者民進黨內搶紅眼的派系媒體金主們?但可以定論的,王世堅以此做為蘇貞昌志在大位的依據,就算有所本也太薄弱,第一,大位非個人意志可以定奪,民意不支持,就算把所有電視台關了都輪不到蘇貞昌,連民進黨初選都過不了;第二,如果真在蘇揆手上關掉了一家電視台,這絕對不會是一枚光榮的印記,如果蘇貞昌對未來還有想頭,這個「政治強壓言論自由」的標籤,就不該蠢到硬往頭上貼。

王世堅可以繼續當黨內烏鴉,繼續批評蘇揆,就當為蔡英文敲山震虎,但不論如何批評,就是不要再「超前部署」,「蘇貞昌布局二0二四」與「韓國瑜再戰二0二四」,一樣讓人頭痛。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