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閉潮警訊 中國50天連倒3家共享單車業者

繼共享單車「悟空單車」、「3Vbike」倒閉後,「町町單車」在南京市場掙扎了近8個月後,近日也以營運團隊跑路收場。難道共享單車已經迎來倒閉潮了嗎?(取自搜狐)

繼共享單車「悟空單車」、「3Vbike」倒閉後,「町町單車」在南京市場掙扎了近8個月後,近日也以營運團隊跑路收場。難道共享單車已經迎來倒閉潮了嗎?(取自搜狐)

共享單車相繼登台,儘管存有爭議卻仍是火紅的新經濟模式。不過,在共享單車蓬勃的中國,卻釀成地區型的共享單車倒閉潮?繼共享單車「悟空單車」、「3Vbike」倒閉後,「町町單車」在南京市場掙扎了近8個月後,近日也以營運不善收場,結束營業。

去年12月町町單車創辦人丁偉、悟空單車創辦人雷厚義分別於南京及重慶投放單車。悟空單車首批在重慶投放200輛單車,町町單車則宣稱共投放1萬輛,且揚言在2017年中旬投放10萬輛。3Vbike更企圖後發先至,至今年2月26日才開始投放千輛單車,於河北保定、廊坊、秦皇島和福建莆田營運。

後進品牌大多選擇在摩拜、ofo尚未拓展的市場投放,甚至是3、4、5線城市。此外,他們也多試圖讓自己在摩拜、ofo到來前成為「地頭蛇」;儘管如此,ofo僅2個月已讓町町單車、悟空單車、3Vbike的根據地被「打了個遍」。實際上,從他們創業時,投資者的冷淡態度已經給出了「無聲的預警」;而當雷厚義找到供應廠,試圖擴大車輛規模以迎擊「來犯之敵」,卻發現生產商對這些後進品牌不感興趣時,更是什麼都不能做。

網路「強者愈強,弱者愈弱」

這些失敗的後進品牌看似摩拜、ofo野蠻生長的犧牲品,但其實要挑戰網路「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的馬太效應,只能靠在某一點上比強者更出色,或是挑戰差異化的競爭道路,但這些後進品牌只是模仿者,而且還只是「低配版」:論營運,他們不如ofo;論技術,他們不如摩拜。光靠先搶先贏的計畫,反而為兩者培養了第一批用戶。

悟空單車與3Vbike於6月相繼宣布退出市場,前者將找回的500輛共享單車悉數送人;3Vbike則因為降低成本,並未在單車上採用智慧鎖與GPS定位模組,等到他們注意到不對勁時,大部分的單車早已人間蒸發、無從找起。

不過雷厚義與巫盛華仍是有責任感的創業者,他們悉數退還了投資人的資金,以及用戶的押金。至於町町單車5月已經出現用戶提取押金困難的問題,管理層更悄然換人,創辦人丁偉則不知所蹤,8月時,已經連公司都人去樓空。

摩拜、ofo 大者恆大

中國政府近日公布共享單車管理辦法,顯示默許發展的政策紅利期已經過去。大如摩拜與ofo有足夠資金緩衝,但小玩家們一無盈利能力,二來沒有了將不受管制的用戶押金作為流動資金的機會,三來資本對他們的整體熱情正在消退,一批新的犧牲者在近期出現幾乎是必然。

目前後進業者之一的小鳴單車正在遭受這種質疑,許多人質疑難以退還押金,卻在此時傳出小鳴B輪融資數億元的消息,小鳴單車董事長鄧永豪也證實該消息的真實性。無論小鳴單車最後是否能破除質疑,但「在企業註冊地開立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專用賬戶,實施專款專用」實施後,利用押金擴大發展規模或維持營運的灰色地帶已不存在,再出現下一個町町單車只是時間問題。

共享單車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在資本裹挾下開啟了屬於它的大狂飆時代。但在網際網路的經濟週期律下,共享單車行業還會有更多的雷厚義出現。我們已經見證過O2O的潮起潮落。現在,共享單車洗牌時間到來。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