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政騏觀點:朱震長大了

反課綱學生朱震日前赴中訪問。(取自朱震臉書)

反課綱學生朱震日前赴中訪問。(取自朱震臉書)

兩年前,曾參與「反課綱微調」運動,且成為幾位代表人物之一的建國中學學生朱震(現為政治大學學生),日前受邀參加兩岸青年交流活動,現身大陸中央機構門前合影,引發熱議,有網友酸言:「反課綱台獨青年軍要擁抱中國」、「台獨份子這麼沒骨氣」;也有人痛批「台獨小子混進兩岸青年交流營」、「劣幣驅逐良幣」。朱震本人針對爭議的回應則為:「決定改變運動手段並試著去了解其他的聲音,試著以『客觀』的角度打破維持現狀的僵局」,同時認為「願意相信『中國』這兩個字,可以有不一樣的新解」。

朱震憑什麼可以不道歉?

同樣參與反課綱微調運動、時為中崙高中學生的林致宇曾痛斥新版課綱中「被迫成為慰安婦」的「被迫」是硬被加上去的,甚至公開質疑「如何證明慰安婦全部都是被迫的?」這種質疑在邏輯上說得通,但討論公共事務、歷史事實,畢竟不是高中生的辯論比賽,林致宇事後發表正式道歉聲明,坦言「我沒有尊重你們,口無遮攔造成二度傷害,歷史傷口,我深感抱歉」。

另一個例子是行政院長林全,首度到立法院備詢,被問及「慰安婦到底是自願還是強迫?」林全回答說:「都有可能,因為慰安婦那麼多,有人也許是自願,有人也許是強迫,不能一定都說是自願或強迫。」林全自知發言不妥,當天晚上隨即二度發出新聞稿致歉,表示「相關發言不夠完整、謹慎,可能造成對相關人的傷害及社會的困擾,表達誠摯的歉意。」他強調「相信絕大部分慰安婦都是被強迫的。就算是所謂出於自願,應該也是出於經濟弱勢和性別壓迫下的受害者,我們一樣感到不捨。」

同樣「年少輕狂」的林致宇道歉了,貴為行政院長的林全也道歉了,為何曾說「阿祖當慰安婦是自願的」、羅列慰安婦「四大益處」而聲震中外的朱震,可以不用道歉?難道他願意試著了解其他的聲音;認為「中國」可以有不一樣的新解,過去他對慰安婦的傷害就可以一筆勾銷?這無關乎統、獨立場,也不是說他要接受大陸官方的接待才必須道歉,而是朱震巧妙的利用自己在統獨光譜上的位移,以及自己身為「學生領袖」的光環,迴避了自己之前對慰安婦的傷害。他主動提到「改變運動手段」,顯然是希望人們能知道他曾經餐與運動,關注他在「運動手段」上的轉變,而不要再追究他是否該為之前的手段道歉。

日本駐南韓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像。(美聯社)
行政院長林全就任備詢因為慰安婦議題失言道歉。圖為日本駐南韓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像。(美聯社)

肯定大陸涉台系統和朱震

不過從朱震參與此次交流的言行,以及引發爭議後的回應,可以看出他參加兩岸青年交流不是為了「混進去」搗亂,事後遭到批評也沉著以對,沒有淪為網路鄉民的口水戰,這一點,值得肯定。相對的,北京當局亦顯示出不同於鄉民的高度,以正面引導取代責難,凸顯出「真正關心台灣前途的年輕人,不可能避而不談兩岸關係」,如果要正確的理解兩岸關係,放開心胸與成見的交流,就是第一步。

我們肯定大陸涉台系統讓朱震這樣的年輕人參加兩岸青年交流——而且是有意識的邀請他參加,不是「混進去」。同樣的,我們也肯定朱震願意踏出這一步,無論統獨立場的選擇,關心台灣前途者,至少必須要「知中」。尤其值得讚賞的是,朱震面對來自中國大陸的網路鄉民和所謂「評論員」蜂擁而來的嘲諷、批評,以及部份過去支持者和夥伴的質疑,都能沉著穩健的回應,可見他確實經過深思熟慮。

朱震長大了,不再是輕狂少年,不可以再裝可愛,當然也不要為了參與交流而道歉,而是要對自己過去的「運動手段」深刻反省,真心誠意的道歉。如此才能坦然面對批評,贏得真正的尊敬。(作者為台灣新動力智庫執行長)

朱政騏更正暨道歉聲明

2017.08.15

本人2017年8月13日發表於《風傳媒》的文章〈朱震長大了〉,其中提到「同樣『年少輕狂』的林致宇道歉了,貴為行政院長的林全也道歉了,為何曾說『阿祖當慰安婦是自願的』、羅列慰安婦『四大益處』而聲震中外的朱震,可以不用道歉?」這是引用了錯誤的訊息,對當事人 朱震先生造成傷害與困擾,本人在此鄭重的向朱震先生道歉,也願意負起所有的責任。此外,作為知識分子與評論者,以訛傳訛,未經嚴謹求證相關事實即妄加評論,本人在此也要向《風傳媒》的讀者以及社會大眾道歉,並深自檢討反省,絕不容許再犯,這是提筆為文、針砭時事之人,應當有的自我要求。

本人在此還要感謝當事人朱震先生願意直接的批評指正,這是難得的風度,更是珍貴的情誼,所以我第一時間立刻改正,希望能將錯誤造成的傷害降到最低。同時我也希望這一篇聲明,可以廣為流傳,不要再讓朱震先生蒙受不白之冤。

敬轉錄朱震先生給我的兩點澄清,如下:

1. 朱震從未以任何方式表達過「阿祖當慰安婦是自願的」等相關論述。

2. 朱震曾批評教科書上所羅列的慰安婦四大益處,指出其問題,而非宣揚。

原本我應該列舉出我參考的訊息來源,以示我的評論「有憑有據」,只是被誤導而已。但是我想大可不必,錯就是錯,毋須多言。倒是網路上充斥著海量的、以加引號的方式引用朱震先生的話:「國民黨是騙子,我阿祖當慰安婦是自願。……」,真的已積非成是,當事人若沒有留下足夠的澄清文字記錄,那麼在網路時代,可能就變成「事實」,這也是撰寫評論者要格外留意之處。

最後,我必須再次向朱震先生、《風傳媒》的讀者,以及社會大眾道歉,雖然再多的道歉可能也無法彌補已經造成的傷害。拙作的出發點本是要肯定朱震先生,只是我不能接受他曾經說過的那些話,所以才認為他應該針對那些話道歉。結果朱震先生事實上沒講過那些話,著實令我感到欣慰,反而變成我要道歉了。

謝謝朱震先生,謝謝你沒有說過那些話!

ps. 再次謝謝朱震來訊,並告訴我要公開對話的內容,所以在此也公開我與他從昨晚至今天中午的所有對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