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孟穎觀點:超時工作「被打卡」全聯女員工之死揭台灣3大悲哀

2017-08-19 05:50

? 人氣

「抵制血汗全聯」發起之「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羅玉芬母親發言時泣不成聲(圖/謝孟穎攝影)

「抵制血汗全聯」發起之「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羅玉芬母親發言時泣不成聲(圖/謝孟穎攝影)

因為這一句「全聯福利中心,實在真便宜」,可能也因為可愛的全聯小編、全聯先生,很多台灣人把全聯當成購物首選,但你可曾想過「實在真便宜」背後的代價是什麼?

5月1日勞動節這一天,全聯10年資深員工羅玉芬在上班時間腦溢血導致猝死。全聯說她是一個相當盡職而認真的員工,而家屬說,羅玉芬這10年來總是早出晚歸、不斷超時工作,連妹妹想在上班時間去看一眼都會被她趕走。

向來很努力的羅玉芬,不管面對多麼不合理的要求都忍下來了,只是在被調往生鮮部門前很難得地拒絕公司要求,說患高血壓的她不適合從冷凍庫進進出出,溫差太大了,怕身體無法負荷。

無奈店裡依然要她接受這份工作,於是她去了,第一天就發生意外——然後她就死掉了,5點離開冷凍庫嘔吐暈眩、6點被同事發現、6點45分才送抵醫院,就這樣因為顱內出血而死掉了。

據羅家二姐說法,家裡其他孩子都已各自成家,只有羅玉芬單身照顧父母;羅玉芬10年青春都奉獻給全聯、只期望能拚上店長,最後卻是在工作中喪命。

全聯的是非對錯還必須待法院判定,只是羅玉芬之死從來不是個案,她10年的付出、其他員工吐露的心聲,在在透露台灣社會的悲哀。

他們不是不努力,只是努力反而害了他們

今年4月11日,全聯前總裁徐重仁一句「年輕人太愛花錢」應該許多人都還記憶猶新,那時他還說:「年輕人不要計較薪水比別人低,忍耐不計較,好好工作有一天老闆就會看到。」而全聯後續又補充:「總裁的意思是,希望鼓勵年輕人不要只看短期,只要努力,就會有相對應的報酬。」

努力就能得到合理的待遇嗎?全聯這句話實在錯得離譜,許多人的努力往往換來絕望,羅玉芬即是一個悲劇案例。而社會上還有很多很多還沒死掉的羅玉芬,面對不合理的工時與工作要求,辛苦地孤軍奮戰著。

在臉書知曉羅玉芬的事以後,8月13日我大清早搭了2小時的區間車前往台中參加「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活動告一段落後,我協助收拾抗議時撒落的一地冥紙,並與在場民眾聊聊。

「抵制血汗全聯」為羅玉芬發起之「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抗議當日全聯台中北屯二店拉下鐵門暫停營業(圖/謝孟穎攝影)
「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抗議當日,全聯台中北屯二店拉下鐵門,告示宣稱「本店內部整修,暫停營業」(圖/謝孟穎攝影)

一個女孩告訴我,因為朋友也在全聯上班,狀況讓她很擔心,才想來此聲援;另一名曾任百貨公司外包清潔工的女士控訴,週年慶的7天工作裡有6天是試用期,她被告知沒通過試用、拿不到錢,時薪還是遠低於勞基法規定的68元;參與活動的工運成員說,有過勞的遊覽車司機朋友向勞工局申訴超時工作,得到回覆竟也是「手握方向盤才算工時」這般風涼話。

早在羅玉芬之前,就有太多被「努力」二字辜負的案例。例如長期關懷街友的社會企業「人生百味」指出,其實高達7成街友都有工作,但平均月薪不到6000元;成員曾陪伴街友生活3天2夜,有天他們撿了一大車紙類廢棄物,拿去回收站一秤,才發現半天勞心勞力的結果,價值僅68元。(延伸閱讀:他們陪街友生活3天2夜,驚見台灣社會最悲哀事實)

本篇文章共 8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6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