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清場小兵陳光 記憶引導的創作之路

2014-06-04 21:21

? 人氣

陳光將黑案回憶,化為一幅幅創作。(取自網路)

陳光將黑案回憶,化為一幅幅創作。(取自網路)

1989年6月3日,小兵陳光跟他解放軍同袍,就是受命清理天安門廣場的戒嚴部隊之一,他們待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各側門後方,等候上級「清場」指令,執行驅趕廣場上抗議學生,連續站了好幾個小時後,陳光記得他持槍的雙手開始顫抖。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1406041414

鄉下地方出身的陳光那年17歲,還沒有見過世面,但血腥鎮壓跟陳光當時做的事,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他後來離開部隊,也離開了他認為是錯誤的道路。

25年前6月3日、4日兩天,陳光知道,部隊從各個方向的連絡道路,進入北京市中心,過程中數以百計民眾因而喪命,他回憶:「他們喊『清場』,但沒人知道怎麼清,這麼多人要怎麼趕?我們只能等命令,長官說甚麼,我們照做。」


接受長時間政治訓練的陳光,當時不可能不去服從,他想都沒想過要抗命,直到很久以後,他才開始質疑那種盲目服從。

惡名昭彰的那天

他2013年接受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訪問時回憶,等後清場命令的時候,他聽到廣場上持續廣播,要民眾立刻離開。身上斜背著彈匣的年輕士兵,個個心情緊繃,偶爾有人擦槍走火,子彈還射穿大會堂屋頂。

1406041421

大會堂門一開,士兵開始傳遞耳語,陳光說:那時沒有清楚命令下達,但前排傢伙開始對後面的人講「一旦步入險境,上頭說可以開槍,不過沒有人明講。」面對廣場上精疲力盡的學生,陳光雙手抖到沒法開槍,一名軍官看他不對勁,塞給他一部相機,讓他負責拍照。

陳光於是爬上人民大會堂屋頂,在那裡他聽到陣陣槍聲:「剛開始搞不清楚哪裡開槍,只見到處都有槍火,我的位置太高又遠,看不到是不是對著學生開槍。」遠處學生看來只有螞蟻大小,成群擠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四周,高唱中共黨歌《國際歌》。

到了4日清晨4點,學生同意退出廣場,然後一個接著一個離開,臉上滿是眼淚、疲憊與茫然,圍觀的北京居民鼓掌替他們打氣,這些北京人也咒罵士兵「走狗」、「法西斯」,直到那一刻,陳光的心情還算放鬆,他還相信軍人是對空鳴槍,沒有造成嚴重死傷,後來才發現戒嚴軍隊進城時候,真對著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開槍。沒有知道確切死亡人數,估計好幾百到好幾千人都有可能,就在那一夜間,北京氣氛全變了。

一夜間 民意丕變?

1406041415

電視新聞讚揚軍人的行動,把示威者被當成反革命暴徒,後來還舉辦收復廣場的慶祝儀式,原先學生紮營的廣場上,都是士兵打扮、以及帶著紅領巾的少年先鋒隊。


不光政治宣傳轉向,士兵清完廣場、燒掉學生遺留的物品後,當局還為軍隊安排慶功活動,讓他們去學校演說,甚至民眾路上攔下他們表示感謝。這種劇烈改變讓陳光很困惑,民眾態度的轉變不像是出於恐懼,更像根深蒂固的本能。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