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NCC政治審查,蔡政府超扁趕馬

2020-11-19 07:20

? 人氣

NCC主委陳耀祥就否決中天換照,舉行記者說明會。(顏麟宇攝)

NCC主委陳耀祥就否決中天換照,舉行記者說明會。(顏麟宇攝)

毫無意外,國家傳播委員會(NCC)以屢遭檢舉、自律機制失靈、新聞受不當干預、補件未能說明改善的可能性等四大理由,否決中天電視台換照許可,寫下NCC成立以來「取消」新聞台的先例,儘管NCC主委陳耀祥反覆強調,該案並無政治力介入,但一路照著「總統府電郵密件」劇本搬演的審查結果,却無可避免彌漫濃濃的政治味。

在准與不准都挨駡的兩難之間,且都必然還有行政訴訟的司法程序,這個「獨立機關」顯然選擇了向「自己人靠攏」,再一次證明民進黨蔡政府「尾巴搖狗」的威力其大無窮;至於後續爭議,NCC直接甩鍋給司法。NCC渾然不覺,當他們將大股東不當干預新聞製播,違反「新聞自主」的罪名,套在中天頭上的同時,就是政府的手介入並打壓新聞自由。套用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的評語:這是「一個或許合法但不正當」的決議,違反社會大多數人的「統治正當感」(sense of legitimacy)。

NCC決議「合法」,因為《衛星電視法》賦予NCC換照審查權;決議「不正當」,因為多數民意並不支持,更因為四項理由都不足以服眾,換照聽證會七位「鑑定人」立場一面倒就是最大敗筆,坐實這是一場為否決中天而量身打造,不容異議的聽證會;NCC七位委員以七比0的票數,再次一面倒否決換照,是敗筆之二,坐實這個獨立機關已經成為全面附和民進黨政府的附隨傀儡,甚至連一份「不同意見書」都寫不出來。

中天招牌節目《文茜的世界周報》主持人陳文茜,在NCC否決中天換照後,於臉書寫下這麼一段話:「中天新聞有特定立場,不夠自律,我同意。不過,其他電視台都很自律嗎?或許吧,他們的『自律』正好符合NCC服務的政治正確,正如當年的老三台。」她強調,沒有人能關掉他們的節目,哪怕是總統,只有一個理由能停止其節目:「節目沒有品質,只報導無用新聞,或是為特定政治人物服務。」

簡單講,威權時代的老三台,正是政府下達「媒體紀律」的指導棋,這叫「管制」;媒體開放之後,主宰新聞節目的是收視率、是民意市場、是節目品質,從來不該是政府;遺憾的是,做為民主時代廣播電視的主管機關,NCC竟如此一致的不知新聞自由為何物,相反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倒一如威權時代的管制與箝制至上,當他們質疑中天親中的同時,就完全看不到《文茜世界周報》從新疆議題到香港問題,無一迴避,且深人報導。

諷刺的是,審查結果完全跳開「紅媒」指控,不論是資金或國安疑慮,都「查無實據」,NCC以此佐證並非「內容或政治審查」,但聚焦於二0一八年一九年的大選新聞屢遭檢舉,對單一政治人物報導比例過重而遭裁罰,這已屬特例,對大選期間其他被民意市場界定為「綠媒」的電視台,對候選人報導比例,是否也有失衡問題,當然也不在NCC關切範圍之內,選舉已經結束,特定政治人物暴起也暴落,但民進黨政府的清算並未結束,NCC既為大選清算收尾,也為民進黨來年選舉「超前部署」,曾經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民進黨,兩度執政都躲不過權力的誘惑,直接施壓新聞台,差別是扁政府沒能關掉TVBS,蔡政府却大膽取消中天,即使前總統陳水扁呼籲「政府可以更迭,新聞自由的價值不能犧牲」,都不能阻擋NCC忠誠執行蔡政府的政治任務,然而,NCC取消的不是一家電視台,而是過去三十多年來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8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