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NCC沒救了!蔡衍明還有救嗎?

2020-11-20 06:20

? 人氣

蔡衍明稱,為了中天新聞人的尊嚴與生存權,他選擇站出來。(新新聞資料照)

蔡衍明稱,為了中天新聞人的尊嚴與生存權,他選擇站出來。(新新聞資料照)

「旺旺中時集團以連續報導及行動對付學界和社會關心人士,戕害新聞專業,加深台灣媒體的新聞自由危機…台灣媒體秩序重整過程中,出現一股黑暗力量,知識份子不能對此視若無睹。」二00九年,蔡衍明接手旺中媒體集團,因為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處分中視、中天董監事變更案不滿,對三位NCC委員發出「通緝廣告」,對眾多學者發出存證信函並揚言提告,傳播學者蘇蘅發出憂心之言,憂慮的不只是她,當年,有一百五十位傳播學者連署串連抗議。

十一年後,中天換照被NCC否決,蘇蘅發出更嚴厲的警示,對象則從旺中轉向NCC,她說,「中天不准換照案,不但顯示NCC沒有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基本民主素養,對媒體監督政府發揮民主功能,更只有破壞性的影響。」直指此案標記了「政治公權力打壓新聞自由的黑暗時代」,顯示民進黨濫用權力到了極致!當她痛批NCC「一船笨蛋」陷入「集體盲思」,造成難以挽回的錯誤的隔天,看到中國時報全版兩個大字「可恥」,在蔡英文總統與行政院長蘇貞昌之外,一如十一年前列出一排NCC委員,上批「歷史會記住你們」,在憂慮之外大概更難免憂傷:干擾新聞自由與媒體秩序的暗黑力量竟如此龐大,媒體與政黨同時陷入暗黑漩渦不可自拔。

蘇蘅對中天與NCC的評論具有代表性,因為她在參與連署後隔年即出任NCC主委,同時在她兩年任期屆滿前通過旺中併購中嘉案,但附帶決議,旺中必須出售中天電視台。旺中決定不出售中天,最終放棄中嘉。換言之,「處理」旺中或中天,NCC可以有更好的辦法。

NCC否決中天換照後隔天,旺中旗下《中國時報》一版版面。(翻攝自中時)
NCC否決中天換照後隔天,旺中旗下《中國時報》一版版面。(翻攝自中時)

NCC否決中天換照,不僅僅開啟公權打壓新聞自由的黑暗時代,蔡衍明與NCC纏鬥的十二年,其實也是台灣社會益趨撕裂的寫照,蔡衍明個人強烈回應外界批評的戰狼性格,讓他的社會溝通多半無效,但民進黨吃銅吃鐵連媒體都要吃乾抹淨的危機,更遠甚一個政治好惡強烈的蔡衍明,這也是為什麼中天能在「韓流」崛起時,成為部份社會情緒寄託的原因,因為中天是新聞頻道聚落萬綠叢中的「一點韓」,韓流發燒,中天發昏,收視率飆高;諷刺的是,這正是中天換照被否決的關鍵罪狀,却也是社會不平之處,為什麼祥雲造賴神可以,祥雲造韓神要罰?為什麼駡韓可以,捧韓不行?為什麼痛批九二共識可以,主張兩岸一家親不行?為什麼政論節目駡國民黨可以,駡民進黨就要成為「報導性政論」遭罰?

NCC貫徹民進黨意志取消中天,却彌合不了因此擴大的社會裂痕;蔡英文和蘇貞昌即使統一口徑尊重NCC決定,却無法解釋為什麼三月間NCC同意台數科以《中台灣生活網》申請變更為新聞頻道,一周後就被「復議」否決;也沒有辦法解釋總統府電郵密件透露,蔡蘇會談有NCC人事,「兩位偏綠,可以配合處理中天」;當NCC端著「大股東干預新聞製播沒有改善的可能」,做為否決中天換照理由的同時,顯然沒有意識到,社會對「民進黨干預獨立機關運作,直接指導頻道存亡」的惡感更深,這是政黨明目張膽的介入媒體。

本篇文章共 1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7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