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專欄:中時旺旺的一些往事

2020-11-28 06:30

? 人氣

秋鬥遊行,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中)出席。(盧逸峰攝)

秋鬥遊行,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中)出席。(盧逸峰攝)

當年熟識的中時記者、編輯們幾乎全數離職了。當中天新聞台換照不成的訊息湧入網路後,閱讀他們的社群媒體動態,除了字字鏗鏘,還有萬千惆悵啊!

以前很喜歡吃旺旺生產的無聊派仙貝,後來因為反媒體壟斷的內心疙瘩,覺得不吃也無妨。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天發現廟裡拜拜帶回來的餅乾是一小包旺旺仙貝,於是拆封咬一口,立刻看到手機app傳來中天新聞台換照不成的即時訊息,不知道算不算巧合?

那個下午,一邊開電視看NCC記者會,一邊用iPad追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例行記者會,然後想起一些往事,關於《中國時報》、旺旺以及蔡衍明老闆。

還是老報人余紀忠掌權時期,中時副刊頗有文學聲量,編輯群幾乎都是知名作家,在網路剛起步,紙本依然權威的年頭,文章可以在中時副刊露出,等同於拿到文壇入場券,三少四壯專欄更是作家渴望的指定席。加上文化出版界許多大老都是早年時報體系訓練出來的好手,時報文學獎跟聯合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三強鼎立,堪稱紙本副刊的黃金年代。

旺旺集團確定買下《中國時報》時,我恰好得了時報文學獎。報社易主的各種負面傳聞之下,頒獎典禮還是順利在徐州路市長官邸舉辦,也照例由受邀參加典禮的作家每人提供一道菜,先在戶外庭園辦一場小型餐會。文人們開玩笑說,獎座會不會是新任老闆署名落款?或已經更名為旺旺文學獎?

談笑的人們外表看似輕鬆,內心多少還是不安。直到有人跑去確認送達會場的獎座沒有老闆署名,也依然是時報文學獎,真是虛驚一場。

已經是十二年前的往事了,當時猶然不知後來旺旺陸續併購媒體,蔡衍明從仙貝老闆轉型成為媒體大亨。當年一起站在古蹟庭園吃著美食的眾人,包括副刊編輯、報社主筆、政治線記者、文化與生活美食版記者,或提前退休或失望離職或被迫請辭。大部分作家或因為抗議媒體壟斷而關閉中時部落格,或公開聲明往後不在時報副刊發表文章。

甚至在四年之後,為了反媒體壟斷,眾人在《中國時報》大樓前方集結,看著報社從屋頂垂下來「誰好大?誰可怕?」、「蘋果 中時 到底誰可怕?」的巨幅布幔時,內心真是五味雜陳。

當年熟識的中時記者、編輯們幾乎全數離職了,有人進入網路媒體,有人堅持留在體制外的自媒體。當中天新聞台換照不成的訊息湧入網路之後,閱讀他們發表的社群媒體(SNS)動態,短則幾行字,長則千字文,除了字字鏗鏘,還有萬千惆悵啊!

 

*本文原刊新新聞第1760期,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米果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