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200萬個想自殺的理由」外省高官之女成派遣工 道盡貧窮人生

2017-09-15 10:00

? 人氣

「我在想,一切都是輪迴啦,只是我曾經擁有過。」這是陳慧鈺對人生最深的感嘆(謝孟穎攝)

「我在想,一切都是輪迴啦,只是我曾經擁有過。」這是陳慧鈺對人生最深的感嘆(謝孟穎攝)

投一張傳單僅賺0.2元、站在38度高溫酷暑下高舉廣告看板日薪僅800元,為何很多人明知這些工作環境惡劣,卻還是去做了?5年級生陳慧鈺的一句呼救,是答案之一:「手機沒繳錢,不能上網了!用預付卡上網超級貴,上個月3000多元沒繳,要停用了!一個月沒工作,連吃飯錢都沒有了!」

如今一無所有的陳慧鈺,也曾經擁有過。父親官拜少將、母親是滿清貴族、20年前還跟前夫在台北擁有自己的店面,無奈人生被一場風災改寫,讓她流浪到台中以派遣工作糊口,還曾因怒罵知名百貨「血汗公司」,換來30天坐牢。

從平凡安穩的生活走到打零工過活、失業、坐牢,陳慧鈺的故事,是許多台灣底層掙扎求生的縮影。

身上錢不夠活一個月 8小時只賺40元也要做下去

活躍於抗爭場合、總用極大嗓門控訴社會不公的陳慧鈺,相當樂於分享她的曲折人生;她說人生如戲,而她一生最為戲劇性的轉折,或許就是自己開的集郵收藏店因為納莉風災被毀掉大半。

風災讓台北泡在水裡,陳慧鈺店裡地下室的貨品半數報銷,又因進貨積欠大筆卡債,讓丈夫到法院訴請離婚。「貧賤夫妻百事哀,這道理,古有明訓啊!」她連傳票都沒收到就「被」離婚了,「要翻案也是可以,只是何必呢?」

一無所有的陳慧鈺決定到房租便宜的台中重新開始生活,然而「重新開始」這幾個字對一個負債累累的人來說,太難了。她的帳戶因卡債被凍結,無法進行薪資轉帳,只好開始打零工的生活,以領到日薪為目標。

她在路邊發過廣告傳單,日薪約700­–1000元,她說這份工作叫「攔車」,若闖越快車道去發會被罰鍰3600元,等於好幾天薪水。曾有老闆罵同事「看到警察不會跑嗎」,同事只能無奈回:「要是跑得過警察喔,我就不幹這行了!」

她也投過信箱傳單,一張賺0.2元。若在住戶密集的地方投,這或許還不算太難,但若是不幸被分配到佔地廣闊的工業區、整個廠房只有一個信箱,「你走8小時還發不到200張!」忙一整天只能賺40元。

明知環境險惡,為何低薪工作總是不缺人?陳慧鈺一句話,道出了日薪勞工的無奈:

「一般工作都是領月薪啦,但我身上不能夠活一個月怎麼辦?所以最好是每天領現的,這樣的工作就算不符合勞基法,還是一大堆人排隊搶著做!」

怒罵百貨「血汗工廠」遭控誹謗 下場拘役30天

對於低薪工作環境,陳慧鈺並非全然忍讓,她反抗過,下場卻是牢獄之災。她曾擔任中部某知名百貨的外包清潔工,因為不滿月薪僅23000元卻要工作長達12小時,在網路怒罵百貨是「血汗工廠」。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