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專欄:高中生陪聊與日本出租大叔

2020-12-27 06:30

? 人氣

北一女校慶學生設聊天攤位,引起討論。(圖片來源:台北市政府)

北一女校慶學生設聊天攤位,引起討論。(圖片來源:台北市政府)

北一女學生在校慶期間設攤陪伴聊天,引起不少討論。
我聽過一種說法,如果內心有美麗的花,就能看見眼前漂亮的花,如果內心是一坨屎,看到的就是屎。

北一女學生在校慶期間設攤陪伴聊天,十分鐘收費四十五元,似乎引起不少討論。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想起學生時期,經常為了校慶園遊會究竟要擺攤賣什麼東西、玩什麼收費遊戲而絞盡腦汁。譬如有一陣子很流行「恐怖箱」,讓付費參與遊戲的人,伸手進入一個密閉箱子摸索未知的東西,可能是軟軟的果凍卻誤以為是爬蟲類,或明明摸到衛生紙卻嚇到尖叫,既挑戰膽量,也產生預期以外的趣味。也有算命卜卦,看星座或塔羅牌。賣吃的固然是主流,但是發揮創意的遊戲卻成為回憶重點,每次同學會都成為話題。

在網路撻伐高中生陪聊的人,或許不知道在日本早有出租大叔的服務,按照碰面的地點與時間,收取往返交通費用與鐘點費。大叔除了傾聽牢騷,也可以提供建議。

二○二○年一月份,東京電視台深夜播出的《コタキ兄弟と四苦八苦》日劇(在台灣使用的劇名是《古瀧兄弟出租中》),描述一對中年兄弟,哥哥古瀧一路單身,弟弟古瀧二路則是與妻子分居,兩人都處在失業中,於是連袂在住家附近的喫茶店,以兄弟檔組合開始出租大叔的接案工作。

有時候只是傾聽委任者的苦水,有時候偽裝成委任者婚禮的親友,有個案子是陪伴癌末患者度過人生最後三個月。該劇是我很喜歡的編劇野木亞紀子與山下敦弘導演聯手的作品,是充滿人生況味的小品。

出租大叔提供的服務或許還不到專業建議這種層級,但古瀧兄弟兩人雖互相拌嘴,少不了中年大叔的碎念,對委任者卻有柔軟的同理心。畢竟有些話,真的沒辦法跟親近的人說,面對陌生人反倒可以像倒垃圾一樣傾訴。這是陪聊最大的意義,除了聊天,還有陪伴,光是這樣,也能產生某種程度的療效。

我也想找高中生聊天,國中生或小學生也可以。往往從不同世代的口中,聽到非常不得了的想法,立刻就意識到身為大人的自己,其實也沒有比較厲害或比較勇敢。

有些人光是聽到陪聊就懷疑花錢可以要求什麼服務。我聽過一種說法,如果內心有美麗的花,就能看見眼前漂亮的花,如果內心是一坨屎,看到的就是屎。還好內心有花的北一女校長給出智慧的回應,希望想出設攤陪聊這個點子的女孩們也一樣內心有花有蝴蝶,不要被其他內心有屎的人影響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米果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