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奸雄─閱讀是喚靈術,改寫是大劈棺:《新新三國演義》導讀(4)

2021-01-30 05:10

? 人氣

筆者認為,歷史不只是死去的書頁,也是活來的時空。(圖/pixabay)

筆者認為,歷史不只是死去的書頁,也是活來的時空。(圖/pixabay)

關於曹操「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汝南許劭語)的評價,張啟疆另有見解: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瞧!閣下的酸儒劣根性又冒出來了。你把曹操說得像個暴君。你們不要『暴君』,偏偏又錯信『欺君』:靠詐術上位的政治騙子(指劉備)……說到殘暴不仁、奸險狡詐,你們尊崇的『高祖皇帝』,才是箇中翹楚吧?」

(《新新三國演義‧問津之七》)

古往今來,若大旱之望雲霓的民心,養晦韜光的仁人志士,一直在殷殷期盼另一號人物:亂治世之奸雄,治亂世之能臣。

(《新新三國演義‧敢問天下英雄》)

「另一號人物」又是誰?翻遍二十五史,也許可以找到不完全吻合的零星身影。

講不完的故事,拆不盡的機關,說不清的是非功過……千百年來,何止千萬道「吟誦聲」、「冷笑聲」,圍繞這齣歷史大戲,各說各話,各自選角,各取所需,各不相讓(各懷鬼胎亦無妨);可以借古諷今,或許以古喻今,也能博古通今,當作古學今用活教材。

筆者以為,如果技術上可行,張啟疆應該會商借「黑洞視界」,多維度全方位超廣角八聲道,呈現切面閃爍的三國宇宙。

悲劇最深邃的本質

閱讀是喚靈術,改寫是大劈棺;言簡或可意賅,層出才能不窮。透過—力透紙背而過—書寫,作古千年的英魂、怨靈,穿透時間土壤,蜂擁而出,爭搶歷史的麥克風,大聲疾呼:「歷史的航道不容更改……」、「豈不聞,唯有浪花淘盡英雄,而英雄,從來禁不起潮浪。」

於是,「懿、亮之爭」,或許該說,「天、亮之爭」(顯然,在張啟疆眼中,「瑜、亮之爭」是假議題)便有了爭權奪利之外,更深刻、悲涼的意義:「閣下覺得,諸葛亮是在跟仲達爭?還是與天鬥?」

人與天鬥,才是悲劇最深邃的本質?

劉、關、張鬥不過自己的天性,諸葛亮摸不透老天的脾氣。

「飛越九重顧盼自雄」的曹操,反而找到應時之道:獨力不能回天,但隻手可以遮天。於是有了那句千古名言:「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

「其實,『天意』很簡單:民之所好而好之,民之所惡而惡之。順民心,應公理,行天道,如此而已。」年輕書生雙手抱拳,仰天一拜。

「你說的是『王道』。天吃不吃這一套,沒人知道。」

(《新新三國演義‧問津之四》)

「披鶴氅,戴綸巾,憑欄而坐,焚香操琴,而琴音不亂……好一位孔明,好一個『丞相之機,神鬼莫測』!」吟誦聲變為讚嘆聲。

「你該在意的是,神鬼之機,丞相莫測?」冷笑聲也轉成詰問聲。

「怎麼之機?如何莫測?請道其詳!」吟誦聲化出年輕書生,面露不解。

「『空城計』固然精彩,但純屬個人表演、即興之作;只能證明司馬懿『不如孔明』,卻不能改變『蜀不敵魏』的大局。」

(《新新三國演義‧向壁之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