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雲鵬觀點:從民主到民粹

民主國家治理問題的核心,在於「盲目民粹」的盛行。一位美籍印度裔經濟學家普拉納布.巴丹,在其所著《覺醒的泥足巨人》中,指出了印度民主制度的12個盲點。圖為印度總理莫迪(前排中)帶領群眾齊做瑜珈。(資料照,美聯社)

民主國家治理問題的核心,在於「盲目民粹」的盛行。一位美籍印度裔經濟學家普拉納布.巴丹,在其所著《覺醒的泥足巨人》中,指出了印度民主制度的12個盲點。圖為印度總理莫迪(前排中)帶領群眾齊做瑜珈。(資料照,美聯社)

到了現在,也就是經過了20餘年,眼看世界各國政治制度和經濟情勢的轉變,學者又開始懷疑歷史是否已經終結。如果歷史已經終結,為什麼許多採用一人一票民主制度的國家,陸續發生貧富差距擴大、債台高築、經濟泡沫乃至接近破產的地步?例如:引發2008 年金融海嘯的美國,就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國家;2012 年歐債危機時,面臨國家破產而幾乎脫離歐元的希臘,債台高築的西班牙、葡萄牙和義大利,也都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國家。

許多人指出,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發展至今,產生一些難解的問題,包含:

一、在媒體煽情的助威下,是否走向民粹政治?

二、政治人物的首要技能在於表演—不論是首長或民意代表皆致力於此,民主政治應有之理性討論程序是否付之闕如?

三、是否短期救急政策凌駕於長期發展政策之上,導致國家債台高築,終至瀕臨破產?

四、雖然一人一票,真正有政治影響力的是否只限於少數家族和團體,所以表象為民主,實際為寡頭政治? 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可否加以改進,來克服這些現象?有沒有其他的制度可供學習或選擇?這些制度最後會朝同一方向演進嗎?

這些都是還沒有解答的問題。看來,歷史可能沒有結束,還會繼續演進下去。國家如此,人民團體和企業也是一樣。對於規模較大、股權十分分散的上市公司而言,其股東大會也是由(股權)投票決定政策;如何有效監督管理團隊,落實股東利益,一樣有治理問題。沒有哪一種制度,已被歷史公認為最佳的公司治理模式。即使同屬股份有限公司,不同類公司的理想治理模式可能也不同;跨國企業在不同國家的分公司,其治理模式可能也不相同。在這裡,歷史更沒有結束,還會演進下去。

從民主到民粹

民主國家治理問題的核心,在於「盲目民粹」的盛行。如何形容「民粹」這兩個字?很多人曾經給了不同的詮釋,其中一位美籍印度裔經濟學家普拉納布.巴丹(Pranab K. Bardhan),在其所著《覺醒的泥足巨人》(Awakening Giants, Feet of Clay,2012)一書中的描繪,引人深省。在該書的最後一章,他指出了印度民主制度的12個盲點:

一、 競爭性民粹(competitive populism):「用短期甜頭討好選民⋯⋯公用道路、電力、灌溉很難收費,導致這方面投資低落。」

二、 侍從主義(clientelism):「選民支持和給予特定個人或團體預算利益形成對價關係,與廣大的公共利益脫節。特定族群或種姓享有公共職位的一定數目,但最後只讓這些弱勢族群中的少數菁英份子獲利,他們占在位子上當作整個族群的裝飾。」

三、 欠缺審議(lack of deliberation):「議會變成喊口號、叫囂以及誇張演出的場所,立法的程序淪為次要,真正的討論根本沒有。許多重要法案沒經過什麼辯論,甚至不到一小時以內就草草通過。」

四、 群眾動員(popular mobilization):「包含執政黨在內的各政黨,動輒聚眾遊行來展現政治實力,以人數眾多導致都市生活癱瘓為傲。」五、 決策死結(decision deadlocks):「經常發生,重大的政治和經濟成本從而產生。」

六、 不負責任的反對黨(irresponsible opposition):「反對黨即使不負責任也無人追究,例如:站出來反對當他們是執政黨時所支持的政策。」

七、 從爭端中獲利(fishing in troubled waters):「政治投機份子有許多機會可以故意製造話題,以族群、地區或宗教之不同來分化選民—挑起族群的恐懼和焦慮往往是有效的動員工具。」

八、 習慣性反對現任(anti-incumbent):「印度選民和美國選民相比,似乎直覺性地反對現任者,不論政績如何。」

九、 選舉頻繁政策短視(frequent elections and short-sightedness):「在任何時點,離下一次的某種選舉都不會太遠⋯⋯短期考量最優先。政策追求民粹式的快速止痛,忽略可持續的基本結構改善。」

十、 公共服務品質下降(degradation of the quality of public services for common people):「有錢人愈來愈由私設機構取得原本屬於公共領域的服務(如教育),一般民眾所能得到的公共服務愈來愈有限,其品質則日益低落。」

十一 、地方民主虛弱化(weak local democracy):「地方政府的主要功能,在於把中央政府設計、贊助和交辦的政策所產生的利益,導引到他們所希望的方向或特定團體去。許多地方政府無財力、沒被授權,或者無能力執行地方自發性的公共建設計畫⋯⋯經常有挪用經費,或讓非目標團體成員享用服務的情況。」

十二 、公共決策無力跳脫民粹(failure of collective action to overcome populism):「民粹阻卻長期投資但無法被克服的無力感⋯⋯行政及政策決策程序的過度政治化⋯⋯法院塞車、警察貪腐及人際關係掛帥的政治運作使得『法治』成為笑柄⋯⋯這些都繼續在傷害經濟成長,也不利於解決仍然廣泛存在的貧窮問題。」

以上這十二點,明顯可用一個名詞來做涵蓋性的描述,就是「盲目民粹」。在盲目民粹當道的時候,專業和代議政治的本質幾乎不存在,所有政治人物都在鏡頭面前表演給一般民眾看。其結果往往是只有表面、沒有真相,只有謾罵、沒有討論,只有明天、沒有長期,形成集體選擇(collective choice)弱智化的傾向。對企業而言,同樣的情況也可能發生。例如:敵對方欲收購股權分散的公司時,會想盡辦法獲得一般股東的支持。可能被訴諸的手段包含召開記者會、丟出具聳動性但不一定為真的議題、刊登媒體廣告、高價取得「購買」委託書的通路等。公司現有經營階層作為防守方,可能鼓勵員工走上街頭,展現排斥併購的向心力。整個過程,也可能有盲目民粹的痕跡。最後做出來的選擇,也可能出現弱智化。

**作者朱雲鵬現任台北醫學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及東吳大學巨量資料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共同作者:王立昇現任台灣大學應用力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國教行動聯盟理事長;吳中書現任財團法人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鄭睿合現任財團法人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三研究所分析師;吳建忠現任台北海洋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助理教授兼人事室主任。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理想國的磚塊:當盲目民粹遇到審議民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