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感嘆「人生沒故事可講」 他流浪全台後 號召出台灣最「野」藝術行動

2017-10-12 08:20

? 人氣

「野青眾」意指在野青年,代表跳脫標籤、跳脫框架的精神,由來自四面八方的各路藝術家集結而成,而在這群人背後,是一個年僅23歲、名叫莊奕凡的年輕人。(野青眾提供)

「野青眾」意指在野青年,代表跳脫標籤、跳脫框架的精神,由來自四面八方的各路藝術家集結而成,而在這群人背後,是一個年僅23歲、名叫莊奕凡的年輕人。(野青眾提供)

今年度的藝術夜遊「白晝之夜」於7日晚間在台灣大學、公館商圈一帶熱鬧上演,將藝術養分再度注入台北街頭。而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表演之一,是一台金光閃閃的民俗藝閣車,載滿奇特裝扮的表演者,在海盜扮相的家將開道下直抵台大校門。這群超現實風格的藝術家們,旋即成為人群的焦點,讓好奇的民眾紛紛跟在藝閣車後,形成長長的人龍。

這群奇幻的街頭藝術家們,是一支叫「野青眾」的年輕團隊,意指「在野青年」,代表跳脫標籤、跳脫框架的精神。野青眾由來自四面八方的各路舞者、樂手、劇場演員、肢體藝術家等集結而成,集結1年來已漸漸打響名號,而在這群人背後,發起野青精神的,竟是一個年僅23歲、名叫莊奕凡的年輕人。

2017-10-09-野青眾於今年10月7日以「與神同遊」為名,加入白晝之夜,並出動民俗藝閣車02。(野青眾提供)
今年的白晝之夜上,一台金光閃閃的民俗藝閣車,載滿奇特裝扮的表演者,在海盜扮相的家將開道下直抵台大校門。陣頭表演:周能安暨眾等。(野青眾提供)

「大學裡找不到想要的」 他帶上箱子流浪路邊聽故事

時間點回到2015年4月,方從輔大心理系休學的莊奕凡,帶著簡單的手沖咖啡器具跟一只木箱,在入夜後的公園、河堤邊開始了「一杯咖啡,一個故事」的計畫:路過的人們,只要坐下來互相分享一段人生故事,就可以換到一杯咖啡,而這樣的形式,在1、2年的時間內逐漸累積了一群充滿想法、期望相互訴說的人,也是野青眾最初想法的雛型。

2017-10-09-莊奕凡休學後,開始了「一杯咖啡,一個故事」的街頭計畫02。(一杯咖啡,一個故事提供)
莊奕凡休學後,開始了「一杯咖啡,一個故事」的街頭計畫。(一杯咖啡,一個故事提供)

談到休學的決定,莊奕凡說,因為高中時他唸第一志願,周圍的人都想念財、法、商一類的科系,但他對這些沒興趣,而比較喜歡關注「人」,所以就考了心理系。但進入大學後,他卻發現找不到想要的東西;他想玩的不是純粹的狂歡 、社團或系學會,是更不一樣的東西,然而學校裡卻找不到可以一起的人,所以第一年結束後,整個大二的時間他都在打工、存錢,之後便乾脆休學了。

發現人生經歷「只有念書」 莊奕凡坦言:一開始有點自卑

談到為何會帶著箱子去泡咖啡,莊奕凡說,當時在他的概念裡,咖啡館是可以聚集人的空間,加上在學校附近遇過有趣的咖啡館,所以便買了咖啡器材,朝這條路前進。此外他覺得,好玩的店不是純粹裝潢好看,是要有故事的,「一杯咖啡,一個故事」的概念於是成形,他帶上箱子從高雄出發,花了9個月徒步走到台北,到處擺攤累積故事。

2017-10-12-莊奕凡離開學校後開始了一杯咖啡計畫。(一杯咖啡,一個故事提供)
莊奕凡認為,好玩的店不是純粹裝潢好看,是要有故事的,「一杯咖啡,一個故事」的概念於是成形。(一杯咖啡,一個故事提供)

然而開始了這個計畫後,莊奕凡坦言,當時他的感覺是有點自卑的,「因為覺得自己只是大學生,人生的經歷就只有只有唸書、沒什麼故事可以講」,但同時也發現台灣存在很多的故事。

放下咖啡、摸索「如何衝撞」 他們把即興派對帶上街頭

咖啡計畫開始第二年後,莊奕凡回到台北定點,以組織的方式辦放映會、音樂會、座談,想讓更多人參與進來;然而到了後期,他逐漸覺得這個活動的調性太溫暖,比較難有「衝撞」的性質,加上他自己也開始想做衝撞的事,但不知道怎麼做,經歷了一番糾結後,就先暫停了「一杯咖啡」的計畫。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