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緗家觀點:臺灣未來一半人口是同性戀?

大法官作出釋字第748號解釋,宣告《民法》不允許同性結婚的規定違憲,挺同婚的民眾在街上歡呼。(美聯社)

大法官作出釋字第748號解釋,宣告《民法》不允許同性結婚的規定違憲,挺同婚的民眾在街上歡呼。(美聯社)

新任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暫緩同婚議題,又一次引發輿論的正反兩面反應。但這並不影響一個事實:臺灣幾乎是開亞洲風氣之先,正走在「同婚合法」的道路上。

需釐清,這裡所稱的「同婚合法」,特指「親同婚」陣營的訴求,是把「同性法定結合」納入傳統的「婚姻」,將其包含在傳統異性的「婚姻」之內,讓傳統的「婚姻」同時包含異性婚和同性婚(甚至其他類型的性關係)。

雖然就「親同婚」陣營的立場而言,「同婚合法」的目標應該是純粹的人權人道訴求,是追求異同性戀的權益「完全平等」。但「異同婚一體」的後續結果絕非是單純的「權益平等」而已。「婚姻」包含同婚,「異同婚一體」,這恐怕會留下極為深遠影響。我們可根據人的「文化」特性,就「異同婚一體」的未來作一番合理的推測想像,以此搭一座橋,進入更深的人類學社會學領域。

「本能/本領」的退化異化VS「文化進步」

人是一種動物。與所有其他動物相比,人是最少受其「本能」支配,最多受後天習得的知識、觀念,亦即「文化」所影響的動物。

人的「本能」之喪失,在2004年的印度洋大海嘯中顯現得最為觸目驚心﹕本能喪失的後果是自身大規模滅亡。海嘯來臨前,當地所有(野生)動物都一逃而空,只有人,傻傻地留著,結果被海嘯奪走二十來萬生命。察覺危險,及時逃生,這是生存最重要的,已進化成一種本領的「本能」,印度洋大海嘯事件證明,動物依然保持著這種察覺自然災害的天然本能/本領,而人,卻連如此重要的本能/本領都已喪失,可見,作為一種動物,人類已「退化/異化」到何等程度。

「本能喪失」所換來的,是「文化進步」。

比如,在自然界,體弱的個體動物 ── 病、殘、老、幼,是最先被天敵攻食的,這就是「弱肉強食」的自然淘汰。雖然「慘無人道」,這種淘汰機制卻保證了動物個體一代又一代地維持強壯,可以說,「弱肉強食」的自然淘汰是動物界的「自然倫理」、「自然法則」。可是在人類社會,病、殘、老、幼的弱者是受到格外保護的,文明越先進,保護越周全,甚至,伴隨「先進文明」而來的硬體醫療技術發達和軟體道德倫理的過度「周延」,製造出無數「老不死」和「病不死」。按「自然」的眼光來看,人類對這些「本該被淘汰」的弱者的保護顯然是違反「自然倫理」、「自然法則」的,但這種違反符合「人道主義」原則,在人類社會沒有爭議 ──「老不死」和「病不死」除外 ── 這就是人類的「文化進步」。

澳洲將舉行同志婚姻合法化公投,同婚。(美聯社)
澳洲舉行同志婚姻合法化公投,同婚。(美聯社)

眾所周知,當今人類社會內涵極為豐富的「人道主義」並不是人一從猿進化過來就突然自發產生的(我們暫且用「進化論」來看待),它是一點一點地生成、代代相傳、經過幾百幾千年的累積才完善起來的。這個從觀念萌芽、內涵漸豐、實踐方法日益精巧複雜的過程,是人類特有的「文化遺傳」和「文化進化」現象,和生物體藉助DNA的遺傳功能繁衍、續種、進化非常相似,「人道主義」是人類的「文化DNA」之一。

同性戀的本質與際遇

再來看同性戀。同性戀在自然界其他動物群中會否出現?會。同性戀是一種「變異」,一種比例極低的必然,就像白虎、白象、白鴉、「白顛瘋」一樣。同性戀因不能產生後代,所以在動物界不能「生殖遺傳」,盡管有「變異」,一代即消亡。動物只靠「本能」和「自然倫理」、「自然法則」生存繁衍,沒有「文化」,所以同性戀在動物界不可能藉助「文化DNA」作「文化遺傳」。如此,同性戀在動物界雖然永遠存在,卻永遠只是極少數「一代消亡」的「變異」,不會繁衍增量。

可是人類社會不一樣。人既有同代橫向的「文化傳播」,也有隔代縱向的「文化遺傳」,知識和觀念可以互相交流,代代傳襲,包括大量「違反自然倫理」的「文化傳播」和「文化遺傳」,如前述的「保護弱者」。即便沒有「同婚」之類的法定同性結合,只要有「同性戀者的權益平等」這樣的觀念存在,就會對一部分先天「性傾向」不穩定的人形成一種「文化傳播」﹕同性戀不可恥不可怕,甚至是好的,是「另一種選擇」,因而是可以模仿、堅持的,結果激發這部分人產生同性戀行為,乃至變成固定同性戀。

但是,只要同性結合不與異性結合完全混在一起,全社會對同性結合的「性傾向」部分依然持有「純就自然現象而言,是違反自然倫理之少數變異、與異性戀不同」的清醒態度,只對同性戀者的升學就業、從商參政、與「性結合」相關的責任權利等「社會面」平等相待,則同性戀對全社會的影響仍然是有限的,就像「多妻制」一樣,在美國、加拿大這樣的一夫一妻制國家,「多妻制」依然在極少數部分人中存在,但幾乎沒有影響力。

如果同婚不但合法,而且和異婚完全相混,會發生什麼事?

首先是法律文件,接著是教科書、詞典等等,對「婚姻」就要重新定義,變成類似「婚姻是異性或同性的兩個成年人的法定性結合」。這很快會成為社會輿論、「知識」和觀念,不但形成「文化傳播」,而且變成「文化遺傳」,重大後果就此產生。

在這裡,我們需先瞭解一下兩個「早期性議題」﹕性衝動和性傾向。性衝動幾乎純粹是生理的,由「賀爾蒙」決定;性傾向就是性衝動的對象﹕異性,還是同性。

德國30日通過同婚合法化,成為第14個允許同性婚姻的歐盟國家。(美聯社)
德國通過同婚合法化,成為第14個允許同性婚姻的歐盟國家。(美聯社)

在動物界,性衝動和性傾向兩者都由「自然法則」的「本能」決定。其特點是,性衝動和性傾向密不可分,性傾向是性衝動的「附帶產物」,亦即,在「本能」的性衝動產生之前,動物個體的性傾向是不顯現的,而一旦性衝動產生,性傾向便立即顯現出來﹕幾乎所有動物個體的性傾向都是異性,同性少之又少,是純粹的「變異」。性衝動和性傾向幾乎同時產生,這是動物「性意識」的特點,是「自然法則」的「本能」。

但人的情況很不一樣。人的性衝動固然仍是天然的,生理的,基本不受「文化傳播」和「文化遺傳」影響(少數出家人不計),性傾向卻相對獨立,可以被「文化」導轉,前文已敘述。人的性傾向確立,其實是在相當早的兒童時期,晚至五、六歲,六、七歲時,已有清晰的一系列「男女差別」觀念,亦即「性意識」,包括對異性的敏感、好奇和歡喜,即,性傾向不是性衝動的「附帶產物」,它出現得遠比性衝動要早﹕小學,甚至幼稚園時期。所謂的「早戀」,就是早期性傾向確立的明證。人類兒童的性傾向不是性衝動的「附帶產物」,與性衝動相對獨立,並非密不可分,且出現得遠比性衝動要早,它就不是純粹的「生物本能」。不是「生物本能」,那會是什麼?只能是人類的「文化」,是家庭、學校和社會這三者「綜合教育」的結果。在今天的「前同異婚一體社會」,因異性戀教育占壓倒性優勢,基本上所有兒童的性傾向都是異性戀,且絕大部分都一旦確立就終身不變,只有很少部分後來會轉變成同性戀或雙性戀。

未來可能一半人口是同性戀

因此,即使「婚姻是兩個成年人的法定性結合」成為新的「文化」,今天社會上大部分人已確立的性傾向不會改變,年齡越大,越不會改變。但男女意識尚未萌芽的兒童,在其性意識的萌發養成過程中,會立即被這種「新觀念」的婚姻觀所左右。除了幼兒園和小學一旦異同婚相混後即會開始異性戀、同性戀和雙性戀的平行教育,流行文化和文藝作品中的同性戀及雙性戀題材也會大量增加。這一切都在告訴這些尋求「性知識」的兒童﹕(人的)性結合有兩種「平等的」形式﹕異性和同性,包括雙性。
由於「文化」觀念對人的影響實在太大,我們可以預料,如果現在異同婚相混,從幼稚園和小學開始的性教育內容也相應「修正」,若干年後,現在兩、三、四歲及以下的兒童中,同性的性傾向比例會明顯增加(不知西方同婚合法的國家有無這方面的觀察統計),並延伸到青春期,屆時開始出現性衝動時,變成名符其實的同性戀。如果這種情況繼續,社會對同性戀沒有任何限制,受「文化傳播」和「文化遺傳」效應影響,按「平均概率」的法則(或「大數定率」,基數越大,兩個平等、平行的不同因素現象出現的比率就越接近50︰50),在若干世代之後,未來「異同婚一體合法」國家的異性戀與同性戀的比率,有可能會逐漸接近至一半對一半。臺灣如果「異同婚一體合法」,今天的青年人和中年人很有機會普遍看到同性戀出現在自己的兒孫輩中。

紐約同志驕傲遊行:正在朝同婚合法化邁進的台灣也不缺席( Shun-Ping Liu 攝)
紐約同志驕傲遊行:正在朝同婚合法化邁進的台灣也不缺席( Shun-Ping Liu 攝)

一個社會如果有一半或將近一半的人口是同性戀,這會有什麼後果,大家可以來探討。

人類文明的三大顛覆

人是一種熱衷改造/改變,也具備能力進行改造/改變的高智能動物,這種「改造/改變」,也就是「人類文明」,既改變周遭自然環境,也改變自身。從二十世紀中到現在,以及延伸到正在一天接一天降臨的未來,這種「改造/改變」已經和正在引起客觀自然與人類自身的三大顛覆。

這「三大顛覆」,第一個是對自然環境的顛覆:排碳增溫,氣候變遷。這是發展經濟,人口增加所造成的,主要體現人類的「硬體文明」實力,初現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現在正進入顛覆的「全盛期」。

第二個顛覆即是本文討論的「同婚合法」,是人類「軟體文明」,即「人權」觀念和「人道主義」進化發展的結果,其訴求萌芽大約在上世紀的七、八十年代最早出現在歐美西方,現在已相當普及,並逐漸影響到東亞和南美洲。但在非洲,在中東的伊斯蘭世界(西亞與北非),短期內似乎還見不到會興起「同婚合法」的思潮。「同婚合法」即是「人權/人道」思想的結晶,也是對人類生殖/繁衍/續種方式的顛覆。

第三個顛覆是「人工智慧」,這可說是人類「尖端硬體文明」的成果,出現得更晚些,大約到二十世紀末才在技術上有醒目表現,如今正方興未艾。

「氣候變遷」的「環境顛覆」和「同婚合法」的「生殖顛覆」都是人類軟硬體文明,亦即「人類智慧」高度進化發展的結果,但「人工智慧」要顛覆的,卻是「人類智慧」本身。當這「三大顛覆」在我們眼前越來越相互交雜縱橫展開時,人類社會,地球世界會變得如何,確實讓人浮想聯翩。

也許,「同婚合法」的議題,該放在這樣的背景下來看待?           

*作者為專欄作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