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層青年成為「網絡革命黨」主體:《中國:潰而不崩》選摘(3)

2017-11-05 05:10

? 人氣

作者指出,讓中國當局繃緊神經的「郭氏推特革命」的主體,其實就是近10年來出沒在中國境內外社交媒體上的「網絡革命黨」。這些人大都是失業、半失業青年,對中國嚴重的社會不公極為不滿。(多維提供)

作者指出,讓中國當局繃緊神經的「郭氏推特革命」的主體,其實就是近10年來出沒在中國境內外社交媒體上的「網絡革命黨」。這些人大都是失業、半失業青年,對中國嚴重的社會不公極為不滿。(多維提供)

「郭氏推特革命」的主體,其實就是近10年來出沒在中國境內外社交媒體上的「網絡革命黨」,如水無定形。其中大多數成員都以「馬甲」出現。最初形成於《零八憲章》簽署時期,歷經艾未未「行為藝術維權」,在2011年「中國茉莉花革命」後備受打擊,陷入凋零狀態。

這裡得說明一下,「中國茉莉花革命」並不是實際發生的革命,而是網絡上的一場虛擬革命,因中國當局防衛過度而產生。「中國茉莉花革命」發端的2011年,正是中共歷經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三代領導人營造的千古未逢之「盛世」(《人民日報》與新華社都如此概括),GDP總量已達世界第二。這年春天由突尼斯(Tunisia)發端的「茉莉花革命」將中東、北非的好幾位獨裁者的王座掀翻,苦於專制獨裁已久的中國人難免人心思動。從海外的推特中文圈裡,一位叫做「秘密樹洞」的推友於2月17日發出一條關於茉莉花革命的消息,最終被北京當局發展成了從東到西、從南到北在30多個大城市裡清剿「茉莉花集會」的準軍事行動,政治局高層緊張不安、各地政府剿之唯恐不力,擔心一朵「茉莉花」現身,就導致烏紗墜地。政府傳達指令時,因傳達層級不同而口徑大小不一,導致小道消息滿天飛,全國各地不少城市紛紛抓人,凡被官府列入「安保」對象的人無一漏網,知識界談茉莉花色變,傳唱不知多少年的江南小調「好一朵茉莉花」竟成了敏感詞——千古未有之盛世,竟然被一朵網上開放的「茉莉花」折騰得流言四起,民不安生。這次事件的發生,反映了中國當局已失去了政治安全感。

2010年以來,隨著每年一半以上的應屆大學生畢業即失業,網絡革命黨的人數越來越龐大。既然大都是失業、半失業青年(于建嶸稱之為「底層知識青年」),他們的政治訴求重心當然包含著「經濟權利」;但並非突尼斯、埃及龐大失業青年群體那樣的就業要求,而是沒收貪官財產、重新分配社會財富。讓他們產生強烈社會仇恨的溫床,當然是中國現階段嚴重的社會不公。2015年6月,筆者曾在〈革命的一只鞋已經落地〉一文裡指出,這些網絡革命黨從未消失,正處在尋找領袖的階段。

中國底層知識青年在「郭氏推特革命」中的表現,本書作者一點都不意外,因為過去數年中,作者曾經在多篇文章中分析過,這一切緣於中國現階段嚴重的社會不公,以及對未來喪失希望。

一、第一重社會不公:源自教育資源不均的機會不平等

中國現階段嚴重的社會不公,不僅體現在資源的占有、財富的分配方面,還體現在機會極不平等。對於出身於農村的中國青年來說,首先面臨的就是教育的不平等,即城鄉之間教育資源的不平等,如在農村地區實行了10多年的「撤點並校」,導致農村孩子上學極為困難,農村青年上大學的人、尤其是能夠上重點大學的人明顯少於城市。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