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瑞與唐鳳的思想交鋒:被駭或不被駭?身分、工作與民主的未來

2021-02-26 18:51

? 人氣

著有《人類大歷史》、《人類大命運》、《21世紀的21堂課》的以色列希伯來大學歷史教授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去年底在臉書回顧年度重要談話時,除了提到與當時還是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的)的對話,他與唐鳳在去年的LGBT驕傲月(Pride Month)線上對談也被列入其中,可見這次思想交鋒對哈拉瑞的重要性。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由於哈拉瑞與唐鳳分別是同性戀與跨性別人士,這場歷史學者與駭客政務官的深度對話,兩人均從性別與身分的自我成長歷程出發,論及AI與大數據對自由民主的影響、以及科技與個人利益的權衡,言詞交鋒之間不時閃現的智慧之光,頗能發人深省。

性別認同的發現與啟發

這場主題定為「被駭或不被駭?身分、工作與民主的未來」(To Be or not to Be Hacked? The Future of Identity, Work and Democracy)的對談,哈拉瑞首先談到他作為一名同性戀的出櫃過程,他認為這不單單是性向的自我揭露,更影響了他往後對科技、科學與歷史的態度。

20180903-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歷史系教授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天下文化提供)
20180903-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歷史系教授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天下文化提供)

哈拉瑞自承自己直到十五、六歲時,仍不瞭解自己是一名同性戀,不過當年如果就有臉書,這些網站勢必會在片刻間判讀出他是一名同性戀,遠比自己花了好幾年才理解這件事快得多。哈拉瑞表示,「生活在一間公司或者是一個政府比自己更瞭解自己的世界裡」究竟意味著什麼,這件事在他思考科技對政治或社會的衝擊時一直縈繞於心。

唐鳳則說自己的睪固酮素遠低於一般男性,因此作為生理男的唐鳳在十三、四歲時擁有一個不那麼男性的青春期。他說很慶幸自己非常早就接觸網際網路,在那裡他遇見了許多性別酷兒(Genderqueer)與同性戀者,讓他知道自己並不孤單,也能在這個空間裡自由分享自己的生命經歷。作為跨性別女性的唐鳳,自承在二十四歲時有經歷了一次女性的青春期,這時候幫助她的則是自己的詩人身分,讓她能夠對事物的不同面向保持同情與理解。

兩人初回交鋒:對科技監控社會的態度

對於哈拉瑞「科技比我們更瞭解我們自己」的擔憂,目前擔任數位政委的唐鳳表示,如果人們以一種被動的方式產生數據,這確實讓監控國家(surveillance state)或監控資本主義(surveillance capitalism)成為可能,但是普通市民若能夠理解自己的資料正在被某個組織收集,而且嚴格保有自身數據的自主性,對於「科技監控社會」的擔憂便不是問題。

唐鳳也舉出台灣防疫追蹤與駭客松協作的實例,將資料保留在每個人的手機裡而非上傳雲端,在政府進行調查時只產生追蹤資訊所需的一次性連結,確保不會洩漏其他私人細節,這不但解決了隱私與個資外洩的問題,更是台灣成功防疫的關鍵之一。唐鳳的回應讓哈拉瑞進一步解釋自己的立場,他釐清自己並非技術決定論(technological determinism)者,也不認為監控資本主義或者監控極權主義(surveillance totalitarianism)技術突破的必然結果。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