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子與天才,一線之間:《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推薦序

「這本書像一扇窗帶你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世界,哪一個角度?精神病患的角度?喔不,天才的角度?」(AP)

「這本書像一扇窗帶你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世界,哪一個角度?精神病患的角度?喔不,天才的角度?」(AP)

當出版社告訴我有一位大陸作家出版了一本書,記錄了他所調查的幾十位精神病患的案例,問我有沒有興趣看看,寫個推薦序。我曾經多次看過靈療師治療精神病的案例,病人好像很多是有靈附的現象,屬於一些現代科學還不清楚的領域,因此我想看看也無妨,可以增加一些對精神疾病的知識、增廣見聞。

草稿寄來以後,我發現作者既不是精神科醫師,也不是心理醫師,只是一個想去瞭解「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的好奇人士,他向一般人詢問得不到答案,也發現一般人根本不關心這個問題後,轉向一個特殊族群「精神病患」來尋求答案。

這本書是以對話的形式,由作者與精神病患的對話記錄而成,作者很小心不大表示自己的意見避免誘導病人,主要是聽病患講話,偶爾提一個問題質疑病患的邏輯。這種像電影或電視劇本對話的文體,一開始對一個像我一樣的「正常人」實在很難適應,因為病患照自己的邏輯在講故事,內容斷斷續續,作者偶爾插話,都是片段的資訊,讀了兩篇之後,我實在讀不下去了,準備第二天一早把草稿寄回去,不推薦了。

我當時不瞭解的是其實我正在讀一個從不同角度看世界的觀點,我接受不了。等到晚上我想既然要寄回去了,隨便再看一篇吧。拿起草稿再看了後面一篇〈四維蟲子〉,突然眼睛一亮,一個十七歲的精神病患描述一個在四維空間的生物也就是一隻四維生物,告訴他人類在牠四維空間來看只是蠕動的蟲子。

的確根據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在四維時空中,跨越時間軸來看,我們不斷的移動位置,它的軌跡就像一條蠕動的蟲子,一個沒有上過大學的年輕人能有這種洞見,還是一隻四維生物教他的,簡直匪夷所思,令人驚豔,突然之間我開始懷疑,這個年輕人到底是精神病患?還是天才?我開始有點搞不清了。

接下來的〈三隻小豬—多重人格〉讓我回憶起小時候看的希區考克導演的驚悚電影,一個多重人格殺人犯的故事。這個病患娓娓道來,讓你身歷其境融入了他的恐懼、憤怒與無助,真希望能幫他一把,卻又無能為力,說句老實話,我已經深深地被吸入了劇情。接下來一個一個的驚奇出現,這些所謂的精神病患,有成功的企業家自稱記得很多世的前世,帶我們思考靈魂永生所形成的問題,真是發人深省。

這時我早已忘掉要把草稿寄回去的衝動,迫不及待地把整本書一篇一篇的讀過去,一個高潮接著一個高潮,在作者平鋪直敘的手法之下,你感覺到你逐漸走入了一個精神病人的世界,喔!不!你感覺你走入了一個天才的世界,一個你從未想過,不同觀點的世界。從裡面我學到了遺失的文明—馬雅文明的精髓,三度空間的文字,超越了拼音的一度空間文字如拉丁文,及兩度空間的象形文如中文,一個馬雅字由左到右、由上到下、由前到後代表了一段話,多麼簡潔與先進。兩千年來沒有發明輪子,但是擁有超級成熟的天文知識的馬雅文明,是否表示它有更好的移動方式?這種種的知識深深衝擊了我對遺失文明的想像。

最後來到了果凍的世界—物質的盡頭,果凍裡被困住的氣泡就是超出物質的精神世界,當氣泡脫離果凍就面臨了一個無邊無際的世界,多麼神似複數時空的比喻,我在二○一四年為了解釋四度實數時空的物質世界之外,還有一個四度時空的虛數世界,也就是還有一個精神的世界,我提出了宇宙是一個八度的複數時空模型,沒想到一個精神病人用一個簡單栩栩如生的模型就說明了我想表達的概念。他是不正常嗎?還是天才?突然之間我突然瞭解到精神世界為什麼沒有時間的概念,過去、現在、未來都是同時存在,可以這麼說,我被一位精神病人徹底的啟發了。

就像作者所說的,這本書像一扇窗帶你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世界,哪一個角度?精神病患的角度?喔不,天才的角度?我也搞不清楚了。 讀完書後我開始懷疑什麼才是正常?我是不是有點不正常了?

《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時報出版)
《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時報出版)

*本文選自高銘新書《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時報出版,臺大電機系教授、前校長李嗣涔為本書所寫的推薦序。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