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放逐與王國》選摘(2)

2021-04-08 05:10

? 人氣

書中寫道,他們還沒爬上通往學校路上那處陡峭的斜坡,學校就座落在這個丘陵半山腰上面。(示意圖/雪霸國家公園遊憩課)

書中寫道,他們還沒爬上通往學校路上那處陡峭的斜坡,學校就座落在這個丘陵半山腰上面。(示意圖/雪霸國家公園遊憩課)

小學教師看著那兩個人正要爬上山坡朝他這邊走過來,一個騎馬,另一個走路。他們還沒爬上通往學校路上那處陡峭的斜坡,學校就座落在這個丘陵半山腰上面。他們在雪地裡蹣跚前進,走在一大片荒涼高地裡的石頭中間,走得很慢。每隔一會兒,這隻馬就會晃著頭噴一下鼻,雖然聽不到噴鼻的聲音,卻可以從鼻子噴出來的白色蒸氣看出來牠是在噴鼻。這兩人之中至少有一人對這個地區應該很熟悉,他們沿著一條幾天來已被白雪覆蓋的小徑前進,小學教師估計在半個小時之內他們到不了山丘上。天氣很冷,他回學校裡找出一件毛衣披上。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他穿過一間空蕩冰凍的教室,已經三天了,黑板上以不同的粉筆顏色畫著法國四條河流流向河口出海,還沒擦掉。連續八個月的乾旱之後,在十月中突然下起一場大雪,一滴雨都沒下,天氣就在一夕之間轉壞,散布在平原高地上村莊的二十個學生就再也不來上課了,必須等天氣放晴。達呂只有一個房間,就在教室隔壁,面向東邊的高原地帶,他只需在這個房間生火就行了,房間有一扇窗子,和教室的窗子一樣,面向大南方。 離學校座落的地點幾公里遠的地方,高原地從那裡往南沿伸下去。天氣晴朗的時候,可以看到遠方一大片紫色山巒,越過那裡就是沙漠了。

房間暖和了一些之後,達呂回到窗口,他剛才就是在那裡看到那兩個人,現在看不見了,他們此刻正在爬那陡峭的山坡。天空已經沒那麼陰沉,昨晚夜裡雪停了,早上在模糊的亮光中揭開,隨著雲層的移動,模糊的亮光並未跟著清晰明朗起來。下午兩點鐘,大家會說,一天才要真正開始,但是這怎麼樣也總比過去三天昏天暗地下雪下個不停要好上許多,有時還夾帶著狂風吹動教室的雙重大門。達呂只能耐心待在房間裡,只有偶爾去旁邊小屋照料一下小雞,或是去拿取備用的炭火時,才出去一下。值得慶幸的是,在北邊離這裡最近的小村莊達吉德的小卡車,早在暴風雪來襲的前兩天已經把儲糧送來,他們在四十八小時之內還會再回來一次。

其實,達呂並不擔心暴風雪把他封住,小房間裡堆滿了一袋一袋的小麥,那是政府當局儲放在他那裡的口糧,以便分發給這次旱災受到危害的學生家庭,事實上這些都是貧窮家庭,這次旱災受害最烈,達呂必須每天分發口糧給小朋友們,他很清楚,在這些難捱的日子裡,他們非常需要這份口糧,也許今晚就會有學生的父親或兄長來領取口糧,他們必須忍耐到下一次收穫期的到來。還好從法國運來小麥的船隻現在已經抵達,最艱困的時期似乎已經過去了。但是這場災難很難忘卻,成千上萬的衣衫襤褸的像鬼魂一般的人們在大太陽底下遊蕩,高原日復一日被燒烤著,整塊地都被烤焦了,幾乎焦成像炭了,每塊石頭只要輕輕一踏,立即化成粉末。羊群成千上萬死掉,甚至到處都有一些人死去,只是不太有人知道而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