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慶年爆內幕》一銀「專業評估」同意貸款 因為慶富拿出這張紙

第一金控前董事長蔡慶年表示,慶富案獵雷艦決定因素完全是銀行的專業評估,與行政院或所謂高層毫無關係。(資料照,顏麟宇攝、取自維基百科/影像合成:風傳媒)

第一金控前董事長蔡慶年表示,慶富案獵雷艦決定因素完全是銀行的專業評估,與行政院或所謂高層毫無關係。(資料照,顏麟宇攝、取自維基百科/影像合成:風傳媒)

第一金控前董事長蔡慶年表示,前行政院祕書長簡太郎在行政院主持第1次協調會時,一銀根本未參加;在第2次協調會前,一銀常董會就通過要作這個案子,決定因素完全是銀行的專業評估,與行政院或所謂高層毫無關係。

上周因慶富案遭撤職的第一金控前董事長蔡慶年,9日接受《風傳媒》獨家專訪,說明慶富獵雷艦205億元聯貸籌組始末。

慶富首度申貸 一銀評估婉拒

回顧慶富全案始末,蔡慶年說,慶富與一銀高雄分行往來十幾年,當慶富首度就獵雷艦計畫與一銀高雄分行接觸時,總行南下實地查核發現,慶富當時資本額只有5.3億元,連洛克希德馬丁的輸出許可、建照都沒有,要承攬349億元獵雷艦採購計畫,負債比率明顯過高,因此一銀在當時予以婉拒。

20171023-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23日於立院外交國防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蔡慶年說,當慶富首度就獵雷艦計畫與一銀高雄分行接觸時,一銀在當時予以婉拒。(資料照,顏麟宇攝)

2015年6月慶富拿到義大利船廠Intermarine的輸出許可,履約能力提高,慶富公司再度找一銀時,資本額已是30億元,並且在經濟部完成資本額變更登記,在慶富出具會計師的驗資證明後,銀行也相信官方公司資本額登記制度,不會去懷疑其增資款是真是假。

一銀評估「國艦國造」屬於國家政策 國防部又有預付款

一銀競爭對手兆豐,受大巨蛋案影響,對於政府相關委外案件相對謹慎,一銀內部評估,「國艦國造」屬於國家政策,也是蔡英文總統當時競選政見之一,獵雷艦專案融資因為每年有國防部支應預付款,每年現金流都是正的,才決定擔任慶富205億元聯貸主辦銀行。

蔡慶年表示,第一銀行在簡太郎在2015年9月18日召開第一次獵雷艦協調會時,根本沒有被通知出席,「二次會議,我都沒有接到通知」,蔡慶年說,他是後來看到行政院調查報告後,在內部調閱法金業務部門的通報紀錄,才知道一銀在第一次根本沒有接到通知,「第二次我就比較沒把握,因為我找不到檔案。」

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27日至內政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第一銀行在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於2015年9月18日召開第一次獵雷艦協調會時,根本沒有被通知出席。(資料照,顏麟宇攝)

但一銀的慶富聯貸案,則在2015年10月常董會就過了,因此蔡慶年強調,時間序很明顯這項決定跟行政院召開協調會一點都沒有關係,一銀常董會當時通過聯貸許可,先決條件就是慶富必須取得洛克希德馬丁(LM)的輸出許可。一銀在2015年10月19日宣布籌組聯貸,其他參貸銀行在2016年1月16日慶富取得LM輸出許可以前,也陸續完成了董事會的參貸許可,前提都是LM輸出許可,等到隔年1月16日正式取得後,聯貸銀行團就在2月4日正式簽約。

至於如何評估慶富案及為何要承攬此案,蔡慶年說:「有人問我,為何要接(慶富)這個案子,一銀第一次拒絕(慶富),我覺得這個案子很可惜,因為『國艦國造』案,獵雷艦對國防最重要,包括扁政府時期的國防部長蔡明憲都曾表示,『獵雷艦一定要做』。」

30年維修約年賺10億元、買主國防部 財務風險小

除了站在支持「國艦國造」角度,蔡慶年在商言商,強調獵雷艦案的商機,國防部從原本軍購,改成商購(DCS),不僅在軍艦建造階段,可以獲得國防部的預付款,同時還取得IM與LM的技轉,完工後還有後續維修利益,「這個案子最大利潤是事後30年的維修合約,每年可望帶來10億維修利益,買主又是國防部,預算也過了,財務風險相對較小。」

義大利Intermarine造船廠生產的萊里奇級最新衍生構型,或稱加埃塔級獵雷艦。(翻攝自neval-technology.com網站)
蔡慶年在商言商,強調獵雷艦案的商機,國防部從原本軍購,改成商購(DCS),可以獲得國防部的預付款。圖為義大利Intermarine造船廠生產的加埃塔級獵雷艦。(資料照,翻攝自neval-technology.com網站)

蔡慶年說,獵雷艦聯貸,是專案融資中是最單純的架構,一銀與慶富往來十幾年,該案又是國防部採最有利標遴選出來的,而最有利標的完成率是高於最低標。根據採購合約,國防部預付款到第7期,就撥了92%預付款,讓承包商週轉相對容易,一銀內部計算,獵雷艦專案融資每年的現金流量都是正的,「依據授信5P原則,是相對容易成功的專案融資。」

「一銀怎麼可能連財務報表都沒看?」

蔡慶年說,慶富案後來遭檢調搜索,外界從事後諸葛角度,把一銀聯貸案的授信作業批評的一文不值,行政院調查報告甚至說,一銀連財務報表都沒在看,但一銀回頭調閱所有徵信文件,當時所有的現金流量評估,包括國防部在哪一個節點會支付預付款,都有詳細評估,「怎麼可能會連財務報表都沒看?」

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左)與慶富總裁陳慶男(右)簽署獵雷艦205億元聯合授信案。(第一金控提供)
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左)與慶富總裁陳慶男(右)簽署獵雷艦205億元聯合授信案。(資料照,第一金控提供)

蔡慶年:聯貸過程完全沒受到高層施壓

蔡慶年表示,行政院組成調查小組後,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親自對他約談,他當時表示,聯貸過程完全沒有受到高層施壓,事實上也是如此,不過,行政院的調查報告,還是提到前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在行政院內召開二次協調會的部分,外界可能會有觀感,認為是高層施壓導致銀行損失,「但這很單純的商業融資,我個人不碰政治,銀行常董會每年要討論上千個授信案,銀行決策抓的是現金流量。」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