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十月革命:俄羅斯男同性戀者曾享受過的短暫自由

1921一月,彼得格勒舉辦了一場「同志」婚禮。(BBC中文網)

1921一月,彼得格勒舉辦了一場「同志」婚禮。(BBC中文網)

1921年一月,俄羅斯波羅的海艦隊成員阿凡斯.舒爾(Afanasy Shaur),在舊稱「彼得格勒」的聖彼得堡,籌劃了一場前所未見的男同性戀婚禮(gay wedding,又稱「同志婚禮」)。

來參加婚宴的賓客包括95名前軍官,以及其他軍階較低的陸軍及海軍軍人,還有一名穿了男裝的女子。

這座城市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景象。

舒爾為此使出渾身解數,因為如果這只是一場派對,賓客不會有興趣來。他為此賭了一把,嚴格按照俄羅斯習俗行禮,有雙親祝福,有音樂會娛賓,這樣的婚禮應該會令人無法抗拒。他賭贏了。

當時,俄羅斯社會對男同性戀社群有過一段短暫的包容時期。

在1917年十月革命之後,布爾什維克黨人廢除了俄羅斯律法,要到1922及1926年才另立刑法,兩部刑法均未有將同性之間的性行為列為違法。

Russian sailors with young men dressed in women's clothes, 1916
1916年,俄羅斯水手與作女性打扮的年青男子
Hansi Sturm, a famous Berlin drag queen of the 1920s.
1920年代走紅的德國著名易服表演者斯特姆
Apasha and Apashka, Leningrad fashion icons
1920年代中期的列寧格勒潮流指標人物

但彼得格勒的這場婚禮,並不如表面看來那麼值得慶賀:在喜宴結束之時,所有賓客都被逮捕了。

舒爾的真正身份,是秘密警察的一員,舉辦這場婚禮是為了向上司邀功。他指控這些軍人是反革命,企圖從內部摧毀方興未艾的紅軍。

但舒爾的指控未獲接納,這宗案件最後不了了之,「反革命」們虛驚一場,沒有受到懲處。

如何認出「同志」?

早在革命爆發之前,男同性戀者(gay men)已是俄羅斯地下社群的一部份,彼此之間以服裝為「暗語」相認。

在聖彼得堡,紅色領帶是一個記號,其他記號包括縫上了長褲口袋的紅色披肩。往臉上抹粉、塗睫毛液也是。

Members of the Petrograd gay community's 'simple class'
彼得格勒的「平民」階級同志
Drag queen dressed as Matilda Kshesinskaya, early 1910s
打扮成著名芭蕾舞者瑪蒂達的易服表演者

在十月革命後,濃妝艷抹的「默劇明星」造型變得大行其道,不再局限於年輕的男同性戀者。

革命與內戰帶來的不穩定,令俄國同性戀者在艷麗服裝與奢華飾品方面,不得不落後於歐洲其他國家的男同性戀者。

合法但仍受迫害

布爾什維克黨人,間接地受到德國科學家赫希菲爾德(Magnus Hirschfeld)影響。赫希菲爾德在柏林創立了「性學研究所」,並經常公開表態,認為同性戀並非疾病,而是人類性傾向的自然體現。

然而,雖然布爾什維克黨人在1920年代通過的刑法,沒有關於同性性行為的條文,但男同性戀群體仍遭到迫害,時有男同性戀者被毆打、勒索及無故解職。

Russian 'Travesti' theatre, 1910s
1910年代的俄羅斯衣服表演者

一些受害的俄羅斯男同性戀者致信精神病學家別赫捷列夫(Vladimir Bekhterev)傾訴自己的苦況,並將別赫捷列夫視作自己最後的希望。他們向他敞開心扉,請求他協助自己抵抗抑鬱,甚至「治好我的病症」。

這些流傳下來的信件,以及其他文件顯示,當時俄羅斯男同性戀者勇敢得難以置信——當中一些人甚至曾經穿著女人的服裝及束胸衣,留長髮,打扮成女性的樣子。

貴族與平民

有趣的是,雖然十月革命廢除了階級藩籬,但「同志」社群卻仍然階級森嚴,包括知識份子、貴族、官員、軍官的「貴族」圈子,與由兵士、水手與文職人員組成的「平民」圈子,兩大群體鮮有互相滲透。

「平民」一詞由「貴族」們定下。這些「平民」們在十月革命前,不能踏入聖彼得堡時的沙龍,在革命後,也未有被「貴族」們接納。

Pre-Russian Revolution lesbians pose together
對於俄羅斯女同志在十月革命前後的處境,則沒有太多史料可以參考

1920年代,德國的「易服者」劇場在俄羅斯男同性戀社群中流行起來,其中以柏林夜店「El Dorado」的台柱斯特姆(Hansi Sturm)最受歡迎。

「貴族」只會在偶爾的情況下,邀請「平民」中較為俊美的「同志」,出席他們那些奢華的晚會,但易服表演的男扮女裝演員,則不受階級所限。

他們成為明星,擅於模仿名媛,例如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情婦、著名芭蕾舞者瑪蒂達(Matilda Kshesinskaya)。

這些易服表演者的衣櫃裏,放滿了由專業裁縫們縫製的精緻華服。他們經常光顧的裁縫,包括在革命前曾為俄羅斯皇室製作服裝、並為馬林斯基劇院製作戲服的彼得格勒名裁縫雷弗特(Leifert)。

自由之終結

在舒爾為捕獲「反革命」籌備的那場盛大男同性戀婚禮之後,整個1920年代,俄羅斯再無如此高調的「同志」婚禮。

而在1930年代,曾經獲得寛容對待的男同性戀社群,也開始漸漸失去自由。

1933年七月,175個來自社會不同階層的同性戀者被捕,是為「列寧格勒同性戀者案」(Case of the Leningrad homosexuals)。

這宗案件的資料至今仍然是機密。目前已知的情況是,所有被捕者均被判入獄,而罪名則由為英國情報人員工作,到「惡意反革命」及「敗壞紅軍道德」,不一而足。

一般認為,舒爾在1921年籌辦的「婚禮」,在1933年的抓捕中有重要角色。作為秘密警察,舒爾始終認為「肛交者正在腐化軍隊與海軍」。

在1930年代初,這樣的指控再現,秘密警察手上有不少男同性戀者被強迫作出的供詞。

「列寧格勒同性戀者案」最終導致同性戀行為被列非法,寫入1934年通過的刑法中。俄羅斯對同性戀者的短暫包容期,至此結束。

本文為BBC俄語記者安娜·科辛斯卡亞(Anna Kosinskaya )對奧爾加·霍羅希洛娃(Olga Khoroshilova)的訪問。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