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高雄五輕縮時整治,爭台積電?還是奪權搶錢?

2021-04-05 06:00

? 人氣

中油位於高雄後勁的五輕煉油廠汙染治工程,高雄市政府搶下中油的發包權。(陳威翰攝-flickr)

中油位於高雄後勁的五輕煉油廠汙染治工程,高雄市政府搶下中油的發包權。(陳威翰攝-flickr)

已實施五年的中油五輕廠污染整治工程,被高雄市政府以進度緩慢、爭取台積電為由,擬以簽定行政契約方式從中油手裡取得發包權,再以換新工法為由要中油增加139億經費。然而台積電沒說要來,莫非高市府是假台積電之名,行奪權搶錢之實?到底哪一家公司有「縮時整治」的神奇工法?為何這項工法需要增加139億經費?新工法會不會製造二次污染?為何一定要由市府發包?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其它都不急,五輕為何急於縮時整治?

中油五輕2015年底正式熄燈,市府環保局公告176公頃面積為汙染場址,從2016年起斥資103億,進行17年的整治,但目前只完成1.32%,進度緩慢。市長陳其邁因此以讓台積電進駐為由,要求縮短到2023年底完成,經費拉高到242億,更要求雙方簽定行政契約、把發包權讓給高市府。據中油總經理、代董事長李順欽在立法院回應,確實已和高市府談行政契約。

污染場址的土壤與地下水整治本就十分複雜,以中油苓雅寮油庫為例,當地從105年開始整治,至今已15年。該地現被編為特貿二南區,正是市府力推的亞洲新灣區,然而市府並不急。此外,中油楠梓的P37油槽是最早完成整治、解除控制場址的區域,污染面積2.3公頃,卻也耗時10 年。但中油五輕污染場址是P37的將近90倍,更大的面積、更嚴重的污染反而可以縮在3年內完成,令人難以置信。

此外,中油目前採熱處理方式做土壤清汙,就算改為水洗、熱脫附或化學氧化等工法,難道不會造成二次污染?如果挖土易地處理,難道不會污染第二個地方嗎?這些問題都沒有討論說明,忽然就丟出三年內整治完畢的消息,焉能令社會無疑無慮?

若台積電不來,最後會不會賣地建豪宅?

當地居民為五輕關廠抗爭25年,希望改為生態公園,並非要高科技產業進駐。陳市長沒和地方溝通就拋出台積電,居民會買單嗎?台積電更無辜,動不動成為陳其邁的誘餌、愚民工具,現在台積電沒說要來,陳其邁市長又拿來當晃子。「狼來了」喊多了使市民難相信,若市府真有把握,是不是應該拿台積電的MOU出來,證明若五輕完成整治就來?陳其邁市長很喜歡簽MOU,為何不把台積電簽出來?

如果花了大錢整治,最後台積電沒來,會不會又要像特貿三,因為招不到商,就拿來賣地建毫宅?若真是這樣,那不只是欺騙市民,而是一件弊案了。

神奇的縮時工法到底是什麼?

中油五輕目前污染整治的總顧問技術服務包,是由某科技公司負責。據中油員工指出,當時這件標案只有一家投標,最後除了負責整治規劃設計,還負責工程發包、監造。中油工程執行絕對禁止將規劃、設計、分包、發包、監造交同一單位執行,最後卻發生從頭包到尾、「校長兼撞鐘」情況,這本身已有可議處。

新工法若由17年縮到3年,經費又暴增,將使得擁有這種「新工法」的廠商可以在短短3年內就拿到242億,令人無比羨慕。這麼大的轉變令人想像空間無限大,市府不應該說明到底哪家公司有這樣化腐朽為神奇的工法?這工法是不是「獨門技術」?真的價值242億嗎?

裁判下場打球,真的會比球員打得好?

中油是汙染行為人、負有整治義務,角色如球員,市府是監督人、好比裁判。現在裁判在第二局就說球員打不好,自己上來打,且不說裁判兼球員有多少弊端,光就專業能力來講,裁判會比專業球員打得好嗎?市府管發包、找新工法就一定比中油做得好嗎?

此外,汙染行為人在公法上的整治義務,不因移轉契約給相對人而免除義務。因此雙方簽契約以後,雖然由市府發包整治,但中間如果發生問題,受罰的還是中油,這樣對嗎?市府以前對中油整治工程中發生的污染行為,動不動就罰錢,以後還會罰嗎?

從縮時理由、新工法的可行性、到為何要由市府發包?中油五輕新工法縮時整治案疑點重重,市府有必要向市民做明確說明。

*作者為高雄市議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