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別淪為國軍建軍史上的歷史罪人

九三軍公教勞大遊行3日最終集結於凱道,「要尊嚴」三個斗大的標語正與後方總統府形成強烈對比。(顏麟宇攝)

九三軍公教勞大遊行3日最終集結於凱道,「要尊嚴」三個斗大的標語正與後方總統府形成強烈對比。(顏麟宇攝)

憲政黑機關「年改會」不理會國防部與退輔會之建言,將在11月14日拍板軍人年改方案,宣布退伍軍人月退樓地板與公教一致,同樣為3萬2160元,同時參考美軍退撫制度,軍人延長服役年限,服役二十年後,退休所得替代率從50%起跳,每在軍中多留一年,所得替代率加2.5%,最高可達100%。對不知內情者而言,似乎對退伍軍人已相當禮遇,並佐以「軍職人員退撫基金」較公教提早破產為由,來矯飾對軍人年改的正當性,殊不知政治操縱和民意挾持,選擇性參考美軍退撫制度,勢必嚴重剝削退伍軍人原有合法的權益,同時弱化日後優秀青年從軍意願,是繼「募兵制」、「限縮軍審法」之後,壓垮國防戰力的「最後一根稻草」。

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

「年改會」對退伍軍人退撫制度變革引發的陳抗活動,以及國軍軍心浮動,就連美國都必須加以正視,並提出嚴正警告。因此,蔡政府先切割公教退休金,再拋出參考美軍退俸制度來進行退伍軍人年改,企圖安撫現役軍人。然而,即將出台的退撫方案,由於林萬億等人以自我為中心,無法察納建言,且未能深刻體認台美退伍軍人退撫制度的差異,以及昧於實事求是,選擇性邯鄲學步的結果,只會造成如「一例一休」強行通過立法後,難以彌補的災難與內耗。

第一,美國美國於1980年起,數度針對美軍退休俸進行興革,堅守「不溯及既往」原則 (grandfather)從未改變,以維繫軍人對政府的信賴。(詳見筆者風傳媒投書:〈要砍到剩下多少錢?退伍軍人才能抗爭!〉)

第二,美國軍人退撫基金由退伍軍人部管制,由國防部每年編列預算,軍人不需要繳交基金費用,並提供醫療保險及就學獎(助)金。

第三,美國國家法典規定,明令保護退伍軍人就業權利,不僅民間企業遵守,政府單位更為民間企業表率,且薪水與福利均與同職等人員相同,亦無須停支其月退休俸。

第四,美國退伍軍人之權益有法令明文規範,並依政府政策落實執行,有五大退輔機關,20萬員工做職業轉介,反觀我國雖有法律規範及憲法保障,卻未落實並據以執行。

審視美軍退撫制度,無論在實質待遇、相關法令配套、就業輔導,或是社會地位上都遠勝於國軍,美軍尚且面臨與社會爭才的窘境,更何況國軍體質更待強化。依據退輔會資料顯示,在12萬1949名退伍軍人中,領取終身退休平均每月為4萬9379元,如扣除「年改會」必刪的18%優惠存款利息(平均約1萬4142元),僅剩3萬8519元,大部分的中、少校退伍軍人都將落在地板上。甚囂塵上的年改,目前已讓國軍尉級軍官流失近半,用腳離營出走,對執政黨的年改政策投下實質的反對票,中階軍官則進退不得,只能靜觀其變。如依前立委帥化民將軍推算,國軍上校退休俸還比不上美國中士,如何能實踐蔡英文總統揭示:「改革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未來的國軍比現在更好」、「讓所有願意為國家付出貢獻的國軍弟兄姊妹,都能在離開軍旅之後,都能夠得到合理的生活保障」。

據媒體報導,為避免退伍軍人月退俸大幅縮減,國防部曾先後研擬退伍軍人採「五五起跳制」(服役滿20年,所得替代率基數為55%起跳,每多服役1年多2.5%),以及「六十加二方案」(服役滿20年,所得替代率基數為60%起跳,每多服役1年多2%)等方案;退輔會主委李翔宙除積極爭取軍人月退地板四萬元以上,也曾提出「戰備留守補償金」和「在職補償金」的方式,以彌補18趴遭砍的損失,蔡總統華麗的詞彙言猶在耳,軍人年改說明會還未召開,「年改會」卻早已透過媒體放話,推翻國防部與退輔會的各項擬案。

目前的執政者或許認為,民進黨能夠贏得執政並非憑靠軍公教選票,對退休軍公教退輔制度變革的思維,與激進的「一例一休」、「無核家園」政策,如出一轍,單純以改革形象和選舉考量,怎會管你退伍軍人年改後的調適能力如何?依舊要強渡關山,全然無視退伍軍人退輔制度變革事涉軍隊國家化能否深化?軍人社會地位和形象是否降低?軍事專業人才是否流失?優秀青年是否願意從軍?中下階層子女能否藉由從軍脫貧?部分退伍軍人生計是否面臨困難?甚或少數不肖退伍軍人是否更易遭到對岸利誘、收買?再度驗證了「錯誤的決策比貪污更可怕」。

政治家與政客之別

德國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曾言:「在人類的政治行為中,必須從政治義務和行動的後果出發,而不僅僅從善良意願、良好動機、偉大信念等等出發」。進而提出「意圖倫理」( ethic of intentions)與「責任倫理」( ethic of responsibility)之別。他認為只講「信念」的政治家,忽略了公眾人物對社會的責任,怠忽了公權力的職責,是不負責的政治家。政治家必須為自己的行為所導致的每一個後果負責,應從最壞的假設出發,爭取盡可能好的後果,而不應只從自己的道德、理念等願望出發,惟只有漸進才能得到實在的效果。弔詭的是,在經驗世界中,如林萬億等冒進強調意圖的人,卻往往因操控媒體發言權,反令人覺得有改革魄力,而獲得多數的人支持,稱雄一時。

古往今來,從政者無數,堪稱政治家的寥若星辰,政客卻多如過江之鯽,不計其數。美國作家克拉克(James Freeman Clarke)曾為政治家與政客下了一個深刻而淺顯的註解:「政客是為了下一次的選舉,政治家卻是為了下一代」。簡言之,政治家和政客的區別在於從政者的胸懷、抱負和政績,以及從政者是否有一顆戮力為公的心。政治家從事公共事務,為了謀求國家長遠發展與永續經營,而政客則是想方設法,用盡手段討好選民,只為了保有一己的權力、地位或利益。

民主國家政黨輪替是常態,國防力量的建軍卻是百年大計。台灣在世界軍力排名網「全球火力」(Global Firepower)全球軍力排行榜(GFP)中,已從2011年和2012年排名第14位,掉到2017年位居第19名。面對日益精實壯大的共軍,國、民兩黨的政治人物,為了討好選民,鞏固個人的權勢,似乎只在乎民調與選舉,欠缺建軍備戰長遠的眼光與理念,募兵制就是一個典型產物。自民國38年即在台實施的徵兵制變革,始作俑者來自連戰與陳水扁為選舉而競相加碼,直至馬英九總統主政時期,就像變心的女友,一切已經回不去了。

全募兵制迄今尚未落實,國軍人數已跌破「最低防衛需求」,美國學者與AIT人士相繼建議,台灣募兵制會面臨很大的困難跟挑戰,並指出台灣若要展現捍衛的決心,徵兵就是最好的行動。中央研究院「中國效應小組」也曾對此做民調,贊成「台灣為了增加軍事力量,而保留義務役的徵兵制度」,在2015年支持率達60.2%,2016年更驟升至83.4%。蔡政府上台後,木已成舟的募兵制想要改弦易轍,已是困難重重,國防部只好秉持鴕鳥心態,強調募兵制是國家重要政策,將持續推動。

在民進黨的「國防藍皮書」中,對美軍購和振興本土國防產業才是重返執政後最重要的國防施政主軸,但國防政策不是只有買武器或造武器,最重要的是軍心士氣。姑且不論對美軍購所費不貲,困難重重,慶富公司破產案是否為台灣版的「軍工複合體」弊案,現實早已重挫海軍獵雷艦造艦計劃。儘管現代高科技武器不斷研發精進,現代戰爭的思維不斷調整,但是戰場決勝的主要關鍵,仍繫於軍人所展現的忠誠氣節、旺盛戰志和嚴整紀律。巴頓將軍更直言:「或許戰爭需要精良的武器,可是要打贏一場戰爭靠的是人」。再精良先進的武器,都僅是「戰具」層次,以「人」為本才是建軍備戰的核心。筆者在風傳媒幾度投書中,反覆申論「榮譽」與「待遇」是支撐軍人無後顧之憂,願意從軍與含笑為國犧牲的兩大支柱。民進黨一方面操控媒體美化退伍軍人待遇,一方面大砍過去承諾過的退休俸,怎能讓明日即為退伍軍人的現役官兵,心甘情願地為國效忠賣命?

別淪為國軍歷史罪人

人生百態,「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人各有志。2013年國防部長高華柱因為引起社會廣泛批評的洪仲丘命案,負起政治責任而請辭,其職務將由原任文人國防部副部長的楊念祖接任。甫上任未滿一周的楊部長,因涉及一宗六年前的抄襲案,擔心影響國軍聲譽,坦承疏失,請辭下台。今年7月由於不滿國防預算遭到削減,法國國防總參謀長德維里耶(Pierre de Villiers)將軍向總統馬克龍遞交了辭呈。政務官為政策負責,此為天經地義之事,渠等沒有戀棧權位,留下了品格節操清譽,也有人不顧政治責任,戀棧權位,粉飾太平。

「責任倫理」的真正意義在於政策擬定及執行之前,必須衡量不同政策與不同途徑可能產生的不同後果,然後選擇最能產生良好後果的政策與途徑,並儘量使其落實。「國家、責任、榮譽」是中華民國國軍的基本信念,也軍人行動的核心價值,以及支撐部隊精神戰力的靈魂。面對一個規劃粗疏的錯誤政策,身為負責國軍與退伍軍人的最高政務官,應該極力勸阻,諫言修正,而非容忍錯誤政策,視國軍長期建軍備戰以及國家安全的災難為無物。在此,筆者懇切籲請國防部長馮世寬與退輔會主委李翔宙,倘若林萬億果真正式否決國防部與退輔會擬案,就必須為捍衛榮民退俸權益與尊嚴的施政理念,知所進退,連袂辭職,以示對於「年改會」錯誤政策的最嚴正抗議,才不愧身為黃埔子弟。

八百壯士捍衛權益活動,自去年2月21日起,在立院前埋鍋造飯已第265天,期間憲政黑機關「年改會」,不聞不問。如今,林萬億毀棄「軍人年改版本送行政院前,國防部必須與退伍軍人團體溝通,並優先邀集年改委員協調」的公開承諾,即將片面公布自行決定的版本。面對「進化的獨裁者」,在軍人退撫制度變革的關鍵時刻,筆者套用民進黨先進蘇貞昌的話:「這樣的歷史時刻,如果該做的事情我們不做,歷史不會原諒我們,我們也不會原諒自己」。八百壯士陳抗活動將再起,爭的是公理與正義,筆者如同當年反對募兵制,再度投書留下紀錄,不容青史盡成灰。

*作者退伍軍人、大學助理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