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施振榮的讚嘆與走不出的帝制

作者認為,看起來我們始終走不出帝制,大陸是個沒有選舉跟政治自由的真帝制,而台灣則相對是個假帝制。最終,比帝制我們一定比輸大陸。(資料照,AP)

作者認為,看起來我們始終走不出帝制,大陸是個沒有選舉跟政治自由的真帝制,而台灣則相對是個假帝制。最終,比帝制我們一定比輸大陸。(資料照,AP)

台灣經濟的重要推手,宏基企業創辦人施振榮先生,在媒體發表了一篇〈中國共產黨已是新共產黨〉的文章。盛讚習近平與共產黨的統治績效。例如,「甚至採取比資本主義更資本主義的發展模式,在人類的發展史上,也創造出新的典範出來」;「如今的共產黨已用社會主義的思維,建構新的機制,而非過去的共產觀念,思維與機制下都與以往不同,不再追求財產共有的假公平,而要追求社會主義下利益平衡的真公平」;「如今中國大陸已朝向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發展,長遠來看,『新共產黨』如何尋求一個較符合王道思維的機制,建立一個可以不斷創造價值,然後利益平衡的機制,並確保:一、傳承給能勝任領導人的傳承機制;二、內部體系防貪腐的機制,如此方能永續」。

看了上述施先生的意見,筆者在想,認識跟理解歷史是很重要的,那能讓我們不重複犯錯。孫文革命革掉帝制一百多年了。依然有那麼多的人緬懷跟崇拜帝制,真令人遺憾與傷感。歷史有他的縱深,從長時間的演變來看現在習時代的片段,真讓人不安。尤其是看到施振榮他的儒慕之情。

台灣的老一輩企主幾乎沒有不崇拜中國帝制的,那與他們的生活經驗以及歷史認識是吻合的。家天下的王道思想,符合他在企業裡在社會裡為尊的經驗。也符合過去服膺於專制威權的美好,更何況他是這套傳統價值體系下的WINNER。帝王會提供他低成本的土地蓋工廠,低價的水電營運。也可以壓低工人的工資。施先生或其他相同感覺的人的反應,筆者都能體會。只是,生於現代世界的我們,還要跟他們繼續走進帝制朝代裡嗎?

在我們的傳統價值裡,明君聖主才是一般人所盼望的政治。一個像神一般無所不能的天子,才能為我們解決所有的問題,帶來繁榮強盛。尤其在經歷了一百多年的民族屈辱之後,恢復天朝往日榮光的盼望,就一直存在於我們的教課書與政府宣傳裡。大陸那邊也是一樣。

而課本裡的另一個來自西方的價值—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等觀念,都有著一個重要的前提。就是人們對於政府的不信任及懷疑,進而以三權分立來限制政府的權力。而就是這一點,始終跟我們的傳統文化格格不入。我們始終是無法懷疑政府的民族。縱使是孫文的五權憲法也強調政府萬能。

這樣的文化習慣註定了習近平的復興之路,就像我們在課本中學到的光武中興,甚至是漢武、唐宗宋祖一樣的盛世之路,勾起了受到傳統思想教養下的華人,一片的歡欣鼓舞。其實二戰之前的希特勒也有過這樣的榮光。而中國在歷史上極少數的明君盛世之後,佔大多數的是更多的昏君亂世跟民不聊生,血流成河的事跡更是不少。諷刺的是,這樣的結果,施振榮自己也知道,卻忍不住的讚嘆當今習皇之明,新帝制的完美更勝以往。這實在是現代價值的重大倒退。

2015年清華大學教授秦暉所著的《走出帝制:從晚清到民國的歷史回望》出版不久後被禁了。作者認為辛亥革命讓中國走出了帝制,在接受南方週末記者訪問時這樣說:「自清朝滅亡以來,民主憲政一直是中國的理想」。作者這樣的看法似乎與習當局相違逆。

當一個人唯一的掌握了一個國家所有的權力,沒有制衡沒有任何其他的人可以約束,就叫做帝制。十九大之後,說穿了,習的地位與入黨章的習思想就是恢復帝制皇朝的體系罷了。好皇帝固然可以興國利民,但無法長久的。人治與權力的爭奪才是這套制度的主旋律。但是大陸連續劇步步驚心與瑯枒榜裡的政治,依然是當代許多人夢想中的烏托邦,他們認為禮運大同篇裡的美好,除了聖明的君主之外,沒有其他的途徑可以達成。他們也信仰,明君聖主會一代接著一代,萬代流芳的傳下去。

筆者不是在說習近平是個壞蛋,事實上他作了讓大多數國民喜歡的事,也讓國家的工業與軍事實力蒸蒸日上。他在用他自己的方法作符合人民的期待的事。專制只是讓極少數人不方便而已。而在這時候批評他所處的地位與作為不恰當,也實在很不視大局。有人樂觀的認為習在集權之後,可能會像小蔣一樣的推行民主化。筆者雖也有著一絲絲的期望,只是從歷史經驗來看,以及目前已然稱帝的情況看來,那幾乎沒有可能性。皇上一但坐上了龍椅,就再也無法回去當庶民了。

總統經國先生接見參與國家建設有功人員趙耀東,兩人握手致意。(1978.12.11/蔣經國百年誕辰紀念官網)
有人樂觀的認為習近平在集權之後,可能會像蔣經國一樣的推行民主化。作者說,自己雖也有一絲期望,只是從歷史經驗來看幾乎沒有可能。(資料照,蔣經國百年誕辰紀念官網)

施先生在這篇對新共產的讚嘆裡也說到,「過去中國歷史文明的發展,到清朝的每個朝代都是以家天下的理念來傳承政權,直到政權腐敗造成民不聊生後,引發革命進而改朝換代。」施先生似乎很篤定當今共產黨的專制並不會重蹈過去帝制興衰循環的覆轍。只是他並沒有提出他如此自信的理由。而且也自動的忽略掉那裏不自由的資訊,以及官方宣傳的美好背後可能的不堪。但是筆者認為,很可能,如習那般聰明能幹的領導人自己,恐怕都不會如此樂觀。他生長在官宦世家,很清楚傳統政治的險惡。集權以強國的過程,鐵定是謹慎而如履薄冰的,只是那個心理上的不安不會被我們看見而已。反而是看不清這一切的人在那裏樂觀的雀躍著。

從歷史上看,盛世代表著文韜武略與攻城略地。這很可能是血流成河的開端。二戰前的德國跟日本就是現在中國那副樣子。經濟快速成長,不計風險的投入工業與軍事的投資。資源漸漸枯竭,產能漸漸過剩而不得不向外發展,去挑戰既有世界的秩序,再以軍事跟外交的勝利來鼓舞民族主義的爐火,讓他燒的更旺。

中國三十年來一方面獲益於當今世界的經濟秩序,又仇視維持這秩序的體系。而欲予以取代,成為創造或是恢復過去天朝秩序的新時代。這很危險,只是近兩百年來不曾嘗過世界中心強國地位的華人們,看不到這一點。就跟當年的日本人跟德國人看不到這一點一樣。

英國在光榮革命後,連續成長了三百多年,為什麼?因為王權漸漸被削弱,人們愈自由。於是發展出商業與公司還有法治的體系。三百多年來,雖然仍有戰爭,日不落國的疆域也減少到只剩下大小不列巔島。但是他們所發展出來的生活方式成為全球大多數繁榮地區的共同價值。英國人的生活與經濟成長長期來看是穩定成長的。美國也是。而中國的帝制卻不曾出現過超過150年的盛世。

習盛世會是例外嗎?有多少人在思考這個問題?其實愈少人思考就愈悲觀也愈危險,何況他還禁止人們去思考跟討論。也許習很清楚,就算不禁止人們思考這問題,中國人與台灣人,基本上大多數人都不會去想這樣的問題,他們從不懷疑。

回頭想想我們台灣的社會,有自由,有民主制度,也有相當的法治。卻還有大量的現代人把政府的角色投射成應該是一個有著明君聖主般的帝制朝廷。我們依然不去懷疑我們的政府,尤其是自己選出來的政府。選舉仿若是在選全知全能的皇帝。一但自己心儀的帝王上位,我們就認為一切都會開始美好,又在每次選舉前夢碎。一次又一次,樂此不疲。然後還覺的自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選出像習一樣的聖主。乾脆就讓他來當我們的帝王就好了。看起來我們始終走不出帝制,大陸是個沒有選舉跟政治自由的真帝制,而台灣則相對是個假帝制。最終,比帝制我們一定比輸大陸。

*作者為土木技師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仕權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