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二十四年前 獵雷艦如何殺死尹上校?

2017-11-22 18:00

? 人氣

 當年海軍總部高層將領即透露,尹清楓(右)很可能是擋人財路,而慘遭毒手。(新新聞資料照)

當年海軍總部高層將領即透露,尹清楓(右)很可能是擋人財路,而慘遭毒手。(新新聞資料照)

獵雷艦案引起政壇風暴後,海軍司令黃曙光下令,包括會議錄音等獵雷艦相關資料要嚴加管制,目的是為了防範重演二十四年前尹清楓案發後,許多重要證據神祕消失。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十日,宜蘭縣蘇澳漁民撈起海軍總司令部武器系統獲得管理室(武獲室)執行長尹清楓上校遺體,頓時引爆軍中危機。

當年尹清楓的喪生也是因為獵雷艦採購案,尹案爆發,讓眾多軍官、軍火商入獄、被處分或流亡海外。二十四年來,「尹清楓」幾乎已成了軍購弊案的代名詞。到底尹清楓案的來龍去脈為何?與今天的獵雷艦案有何不同?

誰謀殺了海軍上校?

尹清楓究竟為何而死?軍火採購利益分配問題是主因。這一點郭力恆(海軍武獲室前上校組長)應訊時也證實。目前可知,獵雷艦的採購案是這件謀殺案的一部分,並非全部。至於尹清楓是因為清白耿直、擋人財路而被殺?還是本身也與軍火商有利益糾葛?則有待進一步釐清。

獵雷艦的採購極機密,這個採購案從民國七十二、三年就開始在談。由於海軍嚴禁有代理商介入這項採購案,因此,當稍後傳說有一家闡氏公司介入該項採購時,國防部毅然停止該項採購,時間長達一年多。

後來國防部再查證代理商已經不在了,於是再度進行,國防部並跟德國強調,中間不能有代理商,否則視同違約。當時建案是買四艘,最後透過中油的名義買成,賣給我方的廠商是A&R廠,但這件事後來被德國政府得知,該廠違反商品輸出法出口許可被取消,於是該廠就以變相漲價的方式,來讓我方購買零附件的企圖打消,他們零附件的金額由先漲一八%再漲到三○%,我方無法忍受,便祇好另覓廠商購買。唯一的條件是,必須能取得出口許可。

 尹清楓遭殺害後,莊銘耀(右三)向尹父(左)、尹母(右二)致意。(新新聞資料照)
尹清楓遭殺害後,莊銘耀(右三)向尹父(左)、尹母(右二)致意。(新新聞資料照)

後來德國L廠便出面跟海軍簽約,當時是民國八十一年,合約到八十三年五月為止,合約內容大約是四億台幣,八十一年九月海軍先簽下兩千兩百萬馬克,至今還有後續的一千七百萬合約尚未簽訂。原本這個零附件的採購應該沒有問題,但後來由於製造水下遙控除雷載具的德國STM廠突然被收回輸出許可,這下子讓L廠的代理業務少了極重要的一項,而這一項等於是獵雷艦最重要的部分。當時,傳出的消息就是張姓代理商代表STM廠和海軍接觸,而且有部分的現役軍官跟他們有接觸,沒多久,海軍總部就收到黑函,指稱郭力恆和尹清楓入股到張姓代理商這家公司,政三處也曾加以瞭解。

這件事,後來引起尹清楓和涂太太(台灣旅德軍火代理涂鄭春菊,當時代表德國L廠)之間的衝突,尹認為涂寫黑函抹黑他,而涂則矢口否認,涂太太也曾找張姓代理商對質,問他是否真的代理STM廠的零附件,張說沒有。

九日早上,郭力恆曾向尹清楓說:「他們在等,要來抓人了。」意思即是軍火商要來找他們談。如果尹最後果真去赴軍火商的約,那這幾位與獵雷艦零附件採購有關的軍火商,就必須詳加調查了。

不過,據調查單位透露,尹清楓的死,絕對不是獵雷艦零附件採購這麼單純。在其他的採購中,因為尹清楓的地位很重要,因此,成為廠商爭相籠絡或者甚至排除的目標。

一位海軍總部高層將領透露,尹清楓到武獲室的時間很短,但是由武獲室退伍出去的軍火商不少,甚至有些現役軍官跟這些軍火商的關係密切,他們懷疑尹清楓這位初生之犢很可能擋了別人財路,而慘遭毒手。(摘錄自三五五期【封面故事】,邱銘輝撰文)

軍官和軍火商掛鉤不少,但總司令都不知道

才風風光光成立的海軍總部武器系統獲得管理室,最近因其上校副主任兼執行長尹清楓的離奇死亡才廣受注目。雖然有很多軍官想進這個主控海軍重大採購案的熱門單位,但據一位剛從武獲室申請調職轉任的校級軍官說,該單位確實油水多,但也因此鬥爭激烈。得勢者呼風喚雨吃香喝辣;不得志者苦不堪言盡想脫身,一般是考試轉任或期滿就退。

「裡面很黑暗、內幕見不得人」、「想脫離卻出不來很痛苦」、「單位內外軍官和軍火商掛鉤不少,但總司令都不知道」……,雖然已經離開,但他至今談及武獲室時,似仍心有餘悸,且憤意難消。

他先以七○查理──空中預警反潛機「神鷹專案」採購計畫為例,承辦人員除了要飽嘗來自軍火商、掮客、民代、返職將領的各方壓力外,還得提防武獲室內部部分同僚的傾軋鬥爭與暗算,那才是最難忍受的。

「所以尹清楓生前對太太說『身邊有人要害我』的那種心境,我是感同身受、心有戚戚焉!」他語氣沉重的說。

尹清楓當時認為涂太太寫黑函抹黑他,涂矢口否認。(新新聞資料照)
尹清楓當時認為涂太太寫黑函抹黑他,涂矢口否認。(新新聞資料照)

另外,如最近被掀出來的海測船採購案,他也透露該案好處不但由某現職將領一手遮天大口獨吞,而且還有一位曾任海測局主官的姚姓退役將軍介入想分羹;連武獲室主任李崑材都插不上手。

至於獵雷艦及零組件採購案內幕,雖有人向軍法處甚至總統府檢舉,但政三監察以「查無實據」結案。要不是尹遇害,又有誰知道真相?

他指武獲室內部壓力除了來自敏感任務,還有利益之爭,加上為了搶位子,若有人使出「出資、分贓手段,都不稀奇!」(摘錄自三五五期【封面故事】,楊和倫撰文)

案發百日,尹案漸成懸案

案發剛滿百日的尹清楓命案會不會變成隱案?甚至變成懸案?現在已經成為社會大眾最關注的話題。由於刑事局專案小組的臨門一腳,已經讓外界等待太久,尹案變成懸案的可能性也相對大增。

一位專案小組的核心人物私下表示,除非有奇蹟出現,否則這個案子還真是難破。因為該查的線索他們幾乎都去查過,關係人也一個個過濾過,但是一般命案都會有一定的軌跡,而這個案子卻沒有。

軍方移送給警方的命案關係人分別是張可文中校、郭力恆上校、軍火商劉樞、祝本立與張家成,軍方把這幾個人移送的原因,就是表示這幾個人有嫌疑。軍方最早是鎖定郭力恆,因為他是最後與尹清楓連絡的人;後來警方透過通聯紀錄,發現郭力恆當時並沒有充分時間參與殺害尹清楓,於是偵查方向首度大轉彎,目標轉向劉樞。

劉樞的供詞出現許多破綻,而且他還假造許多不在場證明,事後一一被拆穿,但是最關鍵的尹清楓遇害時間,他卻有通聯紀錄證明,當時他正和女友在電話上情話綿綿,根本不可能去殺害尹清楓。

郭、劉兩人直接涉案的可能性大減之後,專案小組內部已經出現第三種聲音:「兇手可能還未浮上檯面」,持這個意見的人已經逐漸增加。假如真是如此,那要偵破尹案,可能還真有一段路要走。

1302永嘉艦等四艘永豐級獵雷艦當年是祕密向德國採購。
1302永嘉艦等四艘永豐級獵雷艦當年是祕密向德國採購。

據瞭解,假如短期內命案再沒有突破,專案小組將找偵辦洩密與行賄的專案小組成員一起開一個檢討會,重新檢討是否有遺漏的線索需要補查證。在此同時,刑事局專案小組也將會整理出一個完整的調查報告,把各個關係人的疑點、證詞與案情的輪廓詳列其中,給將來接辦的人做參考。據指出,這個構想專案小組已向上級建議,原則上應該會獲得同意,只是時間要訂在何時比較合適,目前尚未決定。

這個三方會診的檢討會一旦召開,也就表示尹清楓命案可能將先暫時結案,等待新線索出現,再繼續偵查。如果真演變到這種狀況,尹清楓命案可能就要和陳文成命案、林宅血案一樣,成了台灣社會不能磨滅的傷痛。(摘錄自三六七期【封面故事】,邱銘輝撰文)
 

尹清楓命案調查報告書

尹清楓最後24小時
一、8日早上到高雄找王琴生。
二、打電話到亞都飯店給涂太太,通知議價書晚上10時給。
三、中午回台北向上司報告自己被設計了。
四、下午與郭力恆、劉富仁、金知文碰面。
五、由郭力恆陪伴去買錄音機,再找張可文、祝本立進行錄音反蒐證。
六、尹、郭分手後,尹去找劉樞,郭去找張鎮瑞。
七、9日凌晨3、4時離開劉樞家回武獲室。
八、9日上午打電話給涂太太要求解釋爽約的機會,然後出發前往亞都。
九、中途折返回海總,與郭力恆約在來來豆漿店碰面。
十、10日上午,尹清楓屍體在宜蘭外海被發現。

誰要來抓尹清楓?
一、王萬瑩:尹清楓說政三、政四要來抓人了。
二、總政戰部鄭重否認。
推測:由於檢舉尹清楓的黑函,曾提及政三人員包庇縱容,因此警方也懷疑會不會有政戰人員私下要脅尹呢?

一通關鍵的神秘電話與黑色手提箱
一、9日上午尹清楓部部屬看見尹在整理手提箱。
二、尹與部屬交談中接了兩通電話,一通是涂太太打來的,一通則是神祕電話。
三、尹出門前往亞都飯店時,交代部屬如果出事要通知其家人。
四、尹遇害後,部屬整理尹房間未發現黑色手提箱,也記不得尹是否有帶出門。
推測:那一通尹清楓一再回答「是」的神祕電話,發話人到目前為止仍查不出來,但從尹的答話情況,專案小組懷疑是尹的某位長官打來的。

為什麼尹清楓沒去亞都,而去了來來豆漿店?
一、9日上午尹清楓出門前往亞都飯店。
二、途中8時10分大哥大響,郭力恆約尹在海總側門見面,後又約在來來豆漿店碰面。
三、8時50分尹到來來豆漿店,尹駕駛邱明星將車開回海總。
推測:尹清楓將涂太太之事當成最重要的兩件任務之一,而就在他要完成任務前,卻被郭力恆改變他的行程,是否郭力恆向尹所提之事的重要性,超過涂太太之事,而這件事是否與尹的清白有關呢?

關鍵時刻上午9時至11時,相關關係人在哪裡?
一、郭力恆從張鎮瑞家前往來來豆漿店,到來來未見尹後回家中。
二、涂太太10時多前往龍江醫院,又去拜訪一位朋友,11時多回到亞都。
三、張濟在公司處理公事,有人證。
四、祝本立參加周宗賢喪禮、拜訪伍世文。
五、劉樞在家打電話。
六、汪傳浦由於年紀甚大,被認為直接涉案成分不大。
推測:如果能證明汪傳浦、郭力恆與張濟都是同一邊的,汪傳浦的行蹤值得再追查。

誰殺了尹清楓?為何殺他?
一、依通聯紀錄顯示郭力恆涉嫌程度不高。
二、張鎮瑞與郭力恆對質後,警方認為張不至於參與謀殺尹清楓。
三、經警方約談後,認為羅綱沒有間題。
四、黑道要角當天都有不在場證明。
五、劉樞不可能知道尹去來來,而也有不在場證明。
六、姚能居雖與尹有過衝突,但沒有證據顯示涉案。
七、金豐鄉的車出現在來來是因去買早點。
八、張濟並非尹反蒐證的對象,而也找不到相關的通話紀錄。
九、傳聞有一眉毛上有痣的軍官將尹帶上車,軍方正在過濾中。

反蒐證錄音行動是殺機嗎?
一、只有郭力恆知道尹在進行反蒐證。
二、兩捲錄音帶,一捲沒什為內容,另一捲則是尹與張可文的對話。

第一現場在哪裡?
一、來來豆漿店附近毫無所獲。
二、各關係人家中也無進展。
三、自強隧道、大直工地、金龍隧道附近都無可疑。
四、各關係人汽車也無異狀。
五、從尹身上採集的砂石,與當時潮流推算,南方澳附近的沙灘可能是棄屍地點。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