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農田水利會改官派被轟 蔡培慧緩頰:因應極端氣候,水資源應用「灌排分離」

談及水利會的定位,蔡培慧強調,水利會會長必須為農服務,而不是替政治服務。(資料照,取自桃園農田水利會)

談及水利會的定位,蔡培慧強調,水利會會長必須為農服務,而不是替政治服務。(資料照,取自桃園農田水利會)

蔡政府力推農田水利會由現行「法人制」升格為「公務機關」,未來會長將改由官派,被視為劍指地方派系。不過,民進黨立委蔡培慧卻有不同觀點,改革並非只有會長職務性質的改變,亦有水利會收歸「國有」所需擔負的責任,就是要因應極端氣候的水資源應用,且農耕模式已從「均質化」走向「複雜化」等問題,因此「灌排分離」尤其重要。

農耕「複雜化」 同一水圳種植作物類型不同

出身民團「台灣農村陣線」的蔡培慧指出,所謂的農耕「複雜化」,就是同一水圳所種植的作物類型不同,好比一邊是蘿蔔、番茄、蔬菜,另一邊是稻作,不可能上游農地在下肥,而下面在收成,因此必須透過灌排分離,做統一的規劃。

20171117-立委蔡培慧召開「農藥農用-讓孩子安心奔跑」記者會。(盧逸峰攝)
蔡培慧指出,所謂的農耕「複雜化」,就是同一水圳所種植的作物類型不同。(資料照,盧逸峰攝)

蔡培慧說,若無灌排分離,可能灌溉這塊田的排水,含有肥料或農藥的水源,會變成下面的灌溉,雖然不至於到污染,但恐難確保水源的穩定度,以往做法是依靠鄰田農民之間的「信任」,但這件事不能永遠處於社會信任,須由統一調度水源的公務機制來處理。

灌排分離度高 爭取納前瞻計畫

談及推動「灌排分離」之難度,蔡培慧坦言,「全部要做可不是開玩笑」,等於水路必須重新設計,好讓灌溉是一個水路、排放是一個水路,因此她也日前積極爭取將之納入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如果未來水利會升格為公務機關,可以針對願意先行的農地來加速進行。

談及水利會的定位,蔡培慧強調,水利會會長必須為農服務,而不是替政治服務,推動官派之改革,就是希望回到原本的初衷,支援土地以及水源的服務。

農田水利會聯合會。(取自Google map)
蔡培慧強調,水利會會長必須為農服務,而不是替政治服務。圖為農田水利會聯合會。(取自Google map)

水權管理 清朝是鄉紳制、日治是國家制

回顧水權管理之歷史,蔡培慧指出,管理組織系統的歷史不斷演變,例如清朝時期是鄉紳制,由地方的地主及農民管理;日治時代是「國家制」,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就是透過國家力量去整治,並延續到戰後重組,因主要是以農業為主,因此農民亦有參與其中、共同捐錢。

蔡培慧進一步說,隨著城鄉差距逐步拉大,部分都市地區的農水路已經在劃編過程變成「建地」,例如過去的台北瑠公圳是現在的新生南路,但發展過程中,卻未將公共資源回歸給國家,因此能掌握水利會者,就握有龐大的財富、資源,亦形成水利會之間的「城鄉差距」。

20170925-藍天行動聯盟-抗議台獨入侵台大校園在台大校門口舉行,一位台大生背台獨旗入校園,藍天人士也想衝校園。(陳明仁攝)
過去的台北瑠公圳是現在的新生南路。圖為新生南路台大校門。(資料照,陳明仁攝)

蔡培慧舉例,水利會之中,台北、桃園、台中、高雄非常有錢,反觀南投、苗栗、彰化、雲嘉南等實際用於農耕的水利會卻很窮。因此,所謂的官派議題,不光只是針對地方派系角力,而升格至「公務機關」,是另有台灣整體農業水資源利用的思考,同時亦須弭平水利會之間的貧富差距。

水利會成公務機關 資產為農所用

此外,蔡培慧也指出,水利會成為公務機關後,所衍生的問題就是「資產」處理,根據農委會規劃,仍是維持「為農所用」,因此散佈在各地水利會的基金會,同樣會收歸國有,並成立獨立基金用於農業;至於原先在水利會服務之人員,亦會確保其權益,保障到退休以及其退休金領取。

20170412打造國家發展基石擴大基礎建設投資記者會,立委蔡培慧
蔡培慧指出,水利會成為公務機關後,所衍生的問題就是「資產」處理。(資料照,曾原信攝)

蔡培慧也建議,因水利會不是單一縣市或鄉鎮的事情,主要是因河川流域跨縣市,為確保維持地方自主,未來水利會升格後,原先服務的小組長、會員代表將留任,以避免新進用的人員雖有專業,但地方連結性不足。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周思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