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專訪無國界記者主席韓石》經濟不好沒關係 3因素讓戰鬥民族擁抱非自由民主

俄羅斯公民社會遭到強人總統普京強力壓制,但年輕世代仍不時發起抗議行動(AP)

俄羅斯公民社會遭到強人總統普京強力壓制,但年輕世代仍不時發起抗議行動(AP)

一般人均認為,自由與民主不可切割,但其實有不少「民主國家」,雖然定期舉行選舉,但人民的自由權利卻未受保障,這種模式被稱為「非自由民主」,而歐盟因為面臨難民危機,部分中歐成員國開始走向非自由民主模式,國際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法國總部主席韓石接受《風傳媒》專訪表示,中歐地區國家、土耳其、俄羅斯都有崇拜強人領袖的情形,加上自由經濟帶來的失業問題,助長非自由民主擴散。

非自由民主:空有選舉,無自由權利

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是由美國記者札卡利亞(Fareed Zakaria)於1997年在學術期刊《外交事務》上提出,並稱非自由民主會逐漸擴散;立場反共產主義的匈牙利總理奧爾班(Viktor Orbán)在2014年一場演說上,更直言歐美的自由民主已死,接下來是非民主自由的時代,透過限制民眾的自由權利,以維護國家利益,促進經濟發展。

匈牙利總理奧爾班計畫修憲,極力反對歐盟難民配額計畫。(美聯社)
匈牙利總理奧爾班曾說,西方自由民主已死,接下來是非自由民主時代。(美聯社)

經濟發展確實是誘人因素,甚至有人民只要經濟好,不在乎自由權利受到侵犯,韓石(Pierre Haski)對此表示,自由經濟帶來開放市場,但同時也讓一部分的人失去就業機會,這是過去沒有重視的問題,加上難民危機強化部分歐洲國家的「身分政治」(identity politics),助長非自由民主浪潮擴張。

20171209-無國界記者組織法國總部主席Pierre Haski(韓石)專訪。(顏麟宇攝)
無國界記者組織法國總部主席韓石指出,強人崇拜、國族主義、集體自豪讓俄羅斯及土耳其人民擁抱非自由民主。(顏麟宇攝)

國族主義、集體自豪 讓普京呼風喚雨

身分政治的一大特點就是關注受到不公平待遇的特定群體,因自由經濟而失去工作者,成為非自由民主的支持群體之一,韓石以法國為例,立場中間派的現任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與極右派對手勒潘(Marine Le Pen)的得票分界相當明顯,傳統產業式微地區的民眾,都投給勒潘。

不過韓石也說,俄羅斯是個特例,因為在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領導下,俄羅斯的經濟並沒有起色,還走下坡,但俄羅斯民眾依然擁戴普京,這是因為崇拜強人領袖的風氣,加上國族主義(nationalism)和集體自豪(collective pride)2個特點,就算俄羅斯經濟發展不好,民眾仍接受非自由民主制度。

俄羅斯總統普京12月6日宣布參加2018總統大選。(美聯社)
俄羅斯總統普京12月6日宣布參加2018總統大選。(美聯社)

人民害怕改變 強人領袖承諾「保護」換支持

土耳其在「超級總統」艾爾多安(Recept Tayyip Erdogan)的執政下,也步向非自由民主模式,過去曾是土耳其重要貿易夥伴的德國,也被艾爾多安大力抨擊德國,不僅在沒有具體指控的情況下,數次逮捕在土耳其的德國人,更大罵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使用納粹手段。

艾爾多安痛罵德國與部分西歐國家,正是凸顯國族主義和集體自豪,展現身為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子民的驕傲與霸氣。此外,韓石提到,「恐懼」也是促成非自由民主擴散的因素,過去沒有人思考到在未來(即現在)會再度面臨變革,尤其是科技突飛猛進的時代,讓人民害怕又失去現有利益。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痛批海灣國家毫不尊重土卡雙邊關係。(美聯社)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透過修憲,延續執政生涯。(美聯社)

遵循「民主制度」走向威權 新聞自由遭打壓

韓石表示,政府利用民眾的懼怕氛圍,給予「團體安全」(group security)保障,像是俄羅斯和土耳其藉由人民對恐怖主義的恐懼,匈牙利和波蘭則是利用百姓對收容難民帶來的風險,包括極端伊斯蘭主義、恐怖主義等,讓人民把選票投給這些走向威權的政府,以換取安全保障承諾。

韓石強調,任何走向非自由民主模式的政權,都一定會依循「民主制度」,像是艾爾多安透過公投修憲,讓自己得以繼續掌權;普京同樣也是遵守憲法規定,先轉任總理,再重新「競選」總統,持續大權在握,而這些國家逐漸走向威權統治,而新聞自由則是首個遭到打壓的自由權利。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