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台北沙龍》新加坡是亞洲治理模範?無國界記者主席:犧牲自由換取經濟利益是「短視近利」!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邀請無國界記者主席韓石談論非自由民主。(陳明仁攝)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邀請無國界記者主席韓石談論非自由民主。(陳明仁攝)

法國《解放報》前副總編輯、現任國際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法國總部主席韓石,應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邀請來台,在10日「世界人權日」這天以《非自由民主的時代到了嗎?》為題,談論現今襲捲中歐及東歐地區的非自由民主浪潮,而非自由民主的興起,正是原先提倡的自由民主無法滿足人民現實需求,這樣歐美的自由民主制度與思想,還能夠在亞洲實踐嗎?

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是由美國記者札卡利亞(Fareed Zakaria)於1997年在學術期刊《外交事務》上提出,並稱非自由民主會逐漸擴散;立場反共產主義的匈牙利總理奧爾班(Viktor Orbán)在2014年一場演說上,更直言歐美的自由民主已死,接下來是非民主自由的時代,透過限制民眾的自由權利,以維護國家利益,促進經濟發展。

自由民主能吃嗎?非自由民主給魯蛇新希望?

韓石指出,歐美認定的自由民主包括法治(rule of law)、權力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及基本自由權利3大要素,其中經濟自由主義蓬勃發展,但憲政自由主義(constitutional liberalism)卻沒有擴散。根據札卡利亞的解釋,憲政自由主義強調保護個人權利與尊嚴,抵抗任何來自政府、教會及社會的壓迫,且政府認同自由主義和法治。

20171210-龍應台文化基金會-台北沙龍,無國界記者主席韓石 Mr. Pierre Haski「非自由民主的時代到了嗎?」演講。(陳明仁攝)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邀請無國界記者主席韓石談論非自由民主。(陳明仁攝)

由於經濟自由主義的擴散,開放市場導致有人成為贏家獲利,有人則是輸家失去工作,隨著極右派和民粹主義分子揚言給予這些人原有的保障與權利,這些因為經濟自由主義成為輸家的一群人,轉而支持走向非自由民主的政黨或政府,原因很簡單,自由民主能吃嗎?正因自由民主無法滿足人民,不能餵飽百姓的基本需求,給了非自由民主茁壯的機會。

非自由民主浪潮擴散 人民才是決定關鍵

韓石表示,身為自由民主世界領袖的美國,也選出1位認同「非自由」的總統川普,不過有與會者提問,札卡利亞提出非自由民主逐漸擴散的想法時,當時正是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是否意味柯林頓也助長非自由民主擴散?韓石則回應:「總統對非自由民主擴散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人民要有主控權。」換言之,政府領導人是民選產生,民眾反而是決定非自由民主是否擴張的關鍵。

李光耀。(美聯社)
新加坡開國總理李光耀。(美聯社)

至於歐美信奉的自由民主是否適用於亞洲呢?1名與會者以新加坡為例,指出新加坡開國總理李光耀曾說,西方主張的自由民主模式在亞洲行不通,而新加坡的經濟成果有目共睹,但部分自由權利卻受到侵犯和限制,對此韓石表示,他尊重人民的選擇,但前提是人民要有權做出選擇,而新加坡是個城邦國家,治理範圍太小,無法作為討論樣本,並強調重經濟而犧牲自由,那是短視近利。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北京會晤。(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美聯社)

習近平學普京走向非自由民主?韓石:中國沒這打算

不少人也好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否會仿效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帶領中國走向非自由民主制度,韓石對此則稱,當前的中國領導人與政府並沒有想要走向非自由民主制度,因為中國並沒有要開放民主選舉;韓石說,中國政府給予人民先前享受不到的部分自由權利,以此換取民眾在政治上噤聲,而人民遭到打壓時,不僅無司法和媒體管道發聲,非政府組織在中國也形同「不存在」。

新聞自由經常是政府走向非自由民主模式,首先打壓的自由權利,當被問到媒體在非自由民主潮流擴散的環境中,應該扮演何種角色?已在新聞業工作超過40年的韓石坦言,數位革命讓媒體的影響力降低,當務之急則是重新振作媒體的影響力,而他以11月震驚全球的〈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為例,強調全球400多位記者共同揭露政商名人洗錢避稅醜聞,正是媒體重拾影響力的範本。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