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來台求學被控「共產黨」失去12年青春 政治受難者談多年心路:很慶幸我是台灣人

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謝孟穎攝)

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謝孟穎攝)

「我是被強迫來的,但我今天可以很慶幸、很開心、驕傲地講:我是台灣人……」今(10)日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為世界人權日舉辦系列活動,而年近70的白色恐怖受難者、馬來西亞華人陳欽生也於「跨世代交流」座談現身說法。

曾遭刑求被逼吞血塊、被虐打到失禁又遭判12年,陳欽生卻說「很慶幸自己是台灣人」,陳欽生說談這些故事不是為了仇恨,只是希望能把生命經驗傳下去,讓年輕人了解「1950年代到解嚴所發生在台灣、但不應該發生的事」,避免悲劇歷史再次上演。

 被毆出血塊再被逼「吃掉」、唯一死刑改判12年 出獄還被禁止回國

陳欽生出生於馬來西亞,由於當地華人受歧視而求學不易、幾乎都要去國外讀大學,因此在朋友邀請下在1968年來到台灣就讀成功大學。陳欽生坦言一開始對台灣印象不好,不喜歡戒嚴時期的政治氛圍,但也覺得台灣人非常友善、南部鄉親對他非常好,無奈後來捲入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人生就此轉變。

10月陳欽生曾至永和小小書屋分享當年遭受刑求狀況,被虐打、被針插手指到大小便失禁、被毆出血塊再被特務逼「吃掉」,經歷種種不人道待遇後被認定與爆炸案無關,但隨後又被羅織另一個案子,指控他16歲在馬來西亞參加共產黨,後來被以二條一唯一死刑起訴,但在各方營救下改判12年有期徒刑。

20170708- 70年代受難者陳欽生(右)陪同德國國會議員Dr. Philipp Lengsfeld,回到當年白恐時期他被監禁的景美看守所33號押房。(文化部提供)
20170708- 70年代受難者陳欽生(右)陪同德國國會議員Dr. Philipp Lengsfeld,回到當年白恐時期他被監禁的景美看守所33號押房。(文化部提供)

而今日陳欽生分享,出獄後其實也沒有打算留在台灣,卻被強留下:「本來跟有關單位說,時間到請把我送回馬來西亞,台灣政府卻不讓我回去,他的理由很荒謬──因為你知道的太多,不讓你回去!連馬來西亞移民官拿著公文來,都不放人回去……」

被迫留在台灣的陳欽生,於1983–86年沒有身份證、沒有國籍也一度當過街友,直到1987年解嚴後才開始努力重生,靠自己站穩腳步也成功回家:「第一次(回家)見到母親是快樂的擁抱,流下快樂的眼淚,跟之前媽媽來綠島看到我那次的擁抱不一樣……」

跑遍40多國仍選擇留在台灣 「很慶幸自己是台灣人」

如今陳欽生已年近70,仍堅持四處演說分享自身戒嚴時期記憶,包括上午也出席文化部舉辦之世界人權日紀念活動,見到了總統蔡英文:「社會上有很多不了解我們的人,是因為不了解我們發生的事,他們覺得我們出來講是要造成族群的混亂……我是希望你們從不了解到了解,一旦了解後,你就能接納這些人為什麼會一直講這些事情。」

過去自己雖然是被迫留在台灣的,但今天可以「很慶幸、很開心、很驕傲地講『我是台灣人』」。16年來陳欽生跑遍40幾個國家,「每到一個國家都會看到他們國家的事情,最後還是選擇回到台灣這塊土地來」,他不希望回到馬來西亞過著每天只能打開電視等死的養老生活,而是選擇留在台灣把故事傳下去。

陳欽生也向在場年輕人表示:「希望你們在我們不在的時候,把這份故事繼續傳承下去……今天我都願意在這邊,把我生命的剩餘價值捐獻給這土地,希望年輕人繼續把這傳承下去!」

 政治受難者至少100位抱憾離世 盼落實轉型正義、把歷史事實列出來

對於《促轉條例》通過,陳欽生表示這代表「有個法源可以去做一些事情,但我們要走的路還是很遙遠」。陳欽生說,他身為最年輕政治受難者都已年近70了,何況是其他50年代受難者有一半都過世:「當年站在台上跟我分享生命故事的有20幾個,現在剩不到5位,全部加起來已經凋零100位以上!」

20171205-立法院5日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民進黨立委舉牌慶賀。(顏麟宇攝)
20171205-立法院5日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民進黨立委舉牌慶賀。(顏麟宇攝)

陳欽生認為,轉型正義並不是要明確告訴大眾誰是「壞人」,但應把政府所有壓迫清清楚楚列出來,是好是壞讓別人去判斷:「我們不能告訴人家它是壞人好人,但就是把歷史事實列出來。」

還原事實,是陳欽生與其他政治受難者的期望。陳欽生曾言自己與其他受難者出來說話只是為了討一個公道,希望得到加害者真正一聲「對不起」,如今他仍在說,也期望能有真正實現轉型正義的一天。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