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怎樣轉型才正義─改中正紀念堂為動戡時期博物館吧

2017-12-16 06:50

? 人氣

作者建議,現在不那麼急著武斷地對蔣家統治做出價值取向評價定論的最佳時機,應在整個地緣政治的理解上有充分的認識,才有可能繼續討論蔣介石與國民黨應負的責任。(盧逸峰攝)

作者建議,現在不那麼急著武斷地對蔣家統治做出價值取向評價定論的最佳時機,應在整個地緣政治的理解上有充分的認識,才有可能繼續討論蔣介石與國民黨應負的責任。(盧逸峰攝)

文化部委託沃草主辦的中正紀念堂轉型社會討論計劃-願景工作坊,在12月3日的第一場請來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黃春蘭,發表她對轉型正義的看法。黃春蘭父親是牙醫師黃溫恭,因為加入中國共產黨,在1952年被抓捕後被槍決。黃溫恭原本罪不致死,法官本來只判15年,但呈判時蔣介石大筆一揮,變成「槍決,其餘如擬」,黃春蘭說,每次只要去到「中正路」就讓她不開心,公然迫害她父親的人物,不能繼續存在在公共建設的名稱上。

但在本系列12月10日的第二場願景工作坊,外界只注意到了藍營的激進組織藍天行動聯盟帶人鬧場,卻沒有注意這一次座談會有非常感人的一幕。1955年一江山戰役中力戰到最後,壯烈殉國的國軍指揮官王生明將軍,哲嗣王應文先生到場,闡述了他自己的心路生涯與對過去的統帥蔣介石感情。由於王先生的外型溫文儒雅,說詞通情達理,表述立場的方式溫柔但態度堅定,面對中國共產黨的立場更十分清楚,也很快贏得了在座年輕台獨支持者的敬重。

中正紀念堂轉型如果勢在必行,那應該怎樣轉才能符合大多數國人的期待?

20171010-國慶國旗懸掛即景,中華民國106年國慶,中正紀念堂大忠門。(  陳明仁攝)
中正紀念堂大忠門。( 陳明仁攝)

以中正紀念堂現有的展區與配置,在轉型正義的路途上若能以最小的成本與最低的社會代價,獲得最大的效應,應該是仿效德國柏林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博物館,DDR Museum」,該館完整地展覽東德時期的歷史記憶。而將中正堂改為收納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全面性生活風景的,「動員戡亂時期博物館」,這可能是已經劇烈被撕裂的台灣社會最可能被接受的方案吧?

從1948年5月中華民國面對國共內戰的戰局全面逆轉,中國人民解放軍開始全面進攻以摧毀國府統治時,抗戰勝利才不到三年的民國又得開始進入戰時體制。行憲才幾個月的國民政府被迫開始動員戡亂時期,實行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但仍不能抵擋住半年後三大決戰的失利。被迫退守台灣以後,面臨中共解放台灣的巨大軍政壓力,而將原定僅實施兩年的動員戡亂時期被無限期延長。一直到了1991年,台澎才結束動員戡亂時期下的準戰爭狀態,金馬更是到了1992年才解嚴。

在這段戰爭與準戰爭狀態中,台澎金馬的人民確實嘗盡了艱辛,不該被忘記

因此在這段歷史的收納與重現的過程當中,我們不但要看見黃春蘭悲黃溫恭的眼淚,也要聽見王應文哭王生明的至痛。這段歷史中值得紀念的不光是李萬居或陳智雄,因為當時的受難者本非以省籍為限。在這樣的準戰爭狀態下付出人生盡毀慘烈代價的,即使在國民黨遷台集團內也不乏其人。那段血漬斑斑的畫卷上還應該出現的,是只因領袖一句話就被迫半生監禁的孫立人與張學良,是張敏之與渡海避秦的近萬名山東師生所付出的鮮血與自由,是奠定了台灣地方自治基礎為現在的民主憲政做出巨大貢獻,後半生卻被迫流亡美國的吳國楨,是創造了統一發票與愛國獎券奠定台灣公共財政基礎,卻因為得罪太子,而被下獄的任顯群。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