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廚房》30周年再版,吉本芭娜娜談亞洲年輕人成「新貧困世代」

睽違4年,日本當代文學經典《廚房》作者吉本芭娜娜再度訪台,暢談小說創作與當今年輕世代的困境。(蘇仲泓攝)

睽違4年,日本當代文學經典《廚房》作者吉本芭娜娜再度訪台,暢談小說創作與當今年輕世代的困境。(蘇仲泓攝)

日本當代暢銷作家吉本芭娜娜1987年以小說《廚房》獲得第六屆「海燕」新人獎,一夕成名並正式踏入文壇,而成名作《廚房》一書今年將在台灣推出三十周年紀念版,芭娜娜也在睽違四年後再度以作家身分訪台,今(22)天在談論小說創作及對大環境的觀察時指出,「30年前的日本與現在的台灣,有幾分相似」,也提到亞洲年輕世代正面臨時代的巨變、並越來越沒有方向感,芭娜娜表示,希望可以透過小說給人們一點心靈的自由。

20171222-吉本芭娜娜《廚房》媒體茶敘。(蘇仲泓攝)
吉本芭娜娜特別為了《廚房》台灣30周年紀念版重新寫序,芭娜娜表示,30年前創作這部作品的背景是日本經濟泡沫化的年代,社會瀰漫著虛無的氛圍,人們心靈是空洞而不知去向,「30年前的日本與現在的台灣,有幾分相似」。(蘇仲泓攝)

年輕人貧窮、孤立、不知去向 芭娜娜:新的貧困世代出現

被譽為東西方文壇永遠的暢銷經典《廚房》,自1988年首度出版後,便一夕奠定芭娜娜作為日本當代暢銷作家的地位,芭娜娜的許多著作也接連獲得海內外文學大獎,並逾30國翻譯及出版。而《廚房》已成為經典,被編進日本教科書成為選文,小說中談論死亡、人生世事的瞬息萬變,創作背景為日本經濟泡沫化的時代;芭娜娜表示,期望作品能夠為這世代的人們帶來心靈的慰藉,而台灣將於12月下旬推出新版新譯。

距《廚房》一書首度出版至今已暌違30年,芭娜娜也特別為了台灣30周年紀念版重新寫序,芭娜娜表示,30年前創作這部作品的背景是日本經濟泡沫化的年代,社會瀰漫著虛無的氛圍,人們心靈是空洞而不知去向,芭娜娜說,「30年前的日本與現在的台灣,有幾分相似」。芭娜娜進一步指出,例如像是外國對於台灣的人才與資源是非常倚重,但是這樣的倚重究竟是在壓榨還是重用?應該檢視和省思。

芭娜娜也舉自己的經驗表示,自己年輕時還相對是有退路、有餘裕,過去的成長背景雖然在經濟上貧窮,但快樂仍是存在、人們也可以相互幫助,「但現在的年輕人是沒有退路的,如今有新的貧困世代出現,而這個狀況是非常嚴重」,芭娜娜指出,而台灣剛好是在這樣的時代分歧點,現在的年輕世代是貧窮又孤立,處於一個非常悲慘的狀況,即使年輕世代不被舊習所束縛,「但似乎也不知道何去何從」,不過芭娜娜也表示,「只要看到那些年輕人,我就想說,那至少可以透過小說給一點心靈的自由吧!」

「盼透過小說與當今亞洲的年輕世代對話」

而在小說創作至今歷經了30個年頭,日本社會究竟有哪些變化?在大環境不如以往的情況下,日本的年輕世代是否也透過不同的方式在體制內外努力改變?芭娜娜首先指出,與30年前相比,當今日本的政治情況非常的糟糕,而日本的年輕人也有感受到這樣的問題,此外,醫療和教育方面的狀況也不佳,芭娜娜進一步表示,年輕世代所受的教育長期以來其實並不鼓勵獨立自主的思考、甚至常禁止年輕學子大膽的去做許多事,不過芭娜娜也說,「即使有困難,但這樣也不是說沒有改變的可能」,芭娜娜舉例,30年下來,她發現年輕人投入社會福祉相關的工作越來越多。

芭娜娜表示,從過去到現在收過無數封的讀者來信,發現年輕人在讀完小說後受益良多,會恍然「原來是可以這樣思考的」、「原來不能這樣想」、「原來可以那麼做」等等,並鼓舞了年輕世代勇於嘗試和實踐,芭娜娜說,「我希望自己永遠可以做這樣的一個被年輕人諮詢、對話的大人。」

芭娜娜指出,30年已經夠長、足以看到一個時代所歷經變化,而此次《廚房》一書於台灣30周年新版,意義不是只有紀念,同時也與當今亞洲的年輕世代有所對話,「當今的亞洲年輕人,面對時代的巨變,與過去相比其實是更難去適應和應對的,而小說裏的女主角的遭遇,包括失去了家人、甚至是被整個時代所翻弄,其實可以和現在的亞洲年輕人有一些慰藉和對話的空間,也希望此書的意義在於,能夠藉由文學的方式,對於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有所助益。」

20171222-吉本芭娜娜《廚房》媒體茶敘。(蘇仲泓攝)
30年後的今天回顧《廚房》此部作品,還會想要做甚麼更動嗎?芭娜娜說,「重新再讀,並不會想再做任何的改變」。(蘇仲泓攝)

面對人生不同階段的遭遇 盼藉由小說慰藉心靈、找尋自己

30年後的今天回顧此部作品,還會想要做甚麼更動嗎?芭娜娜說,「重新再讀,並不會想再做任何的改變」,不過芭娜娜也分享,年輕時創作時,自己有許多的痛苦、以及種種壓力的氛圍,但如今看來卻好像是別人家的事一樣。此外,關於文體安排,芭娜娜表示自己在寫作時做了非常大膽的省略,留了非常多的空間給讀者自由想像,雖然看似非常簡單、但實際上是有一定難度的文學技巧,而如今回顧的話,芭娜娜則說關於寫作技巧,現在應該會更好。

芭娜娜強調,無論是年輕世代也好、或已經領略世事的人們也好,只要是想要回到自己的原點與初衷、省思與回顧自身,希望都能透過她的文學創作來找尋與撫慰,芭娜娜說,「20歲和50歲各自有不同的人生課題,像是畢業、就職、成家、面對父母的死亡等;或者,人生路上會不如預期,像是一夕間失去財產、失去孩子、或生了場重病卻突然痊癒,只要是人都可能會面臨這些事情,而我希望能夠繼續創作出療癒這些人們心靈的小說。」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子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