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汙損毛像與中共阻止耶誕節慶─中共與人民的戰略相持

2017-12-29 07:10

? 人氣

「當年廣場三君子汙損毛像的行為,是對中共發起的精神戰爭,而現在中共在耶誕節之際大規模派出警力,阻止各地百姓參與耶誕節慶祝活動,也是一場意識形態的戰爭。」(取自pixabay)

「當年廣場三君子汙損毛像的行為,是對中共發起的精神戰爭,而現在中共在耶誕節之際大規模派出警力,阻止各地百姓參與耶誕節慶祝活動,也是一場意識形態的戰爭。」(取自pixabay)

這篇文章還沒有完稿,就看到中國大陸正在掀起一場中共主導策劃的反耶誕節、挺「毛誕」的政治運動,中共主流意識形態把耶誕節名之為洋節、西方節日,通過組織民眾遊行還有中小學校學生宣誓活動,予以抵制,我們同時看到,抵制所謂洋節的遊行活動中,一些人仍然高呼毛萬歲的口號,而教師在課堂上,將聖誕老人與毛澤東進行欺騙性對比,認為洋老人的子孫就是八國聯軍,入侵過中國,而毛澤東則解放了中國人民、建立了新中國。

中國西北大學反耶誕活動。(中新網)
中國西北大學反耶誕活動。(中新網)

毛澤東政治的陰魂不散,毛畫像仍然懸掛在天安門城樓,它是一個政治象徵,標誌著中國大陸仍然滯留在文革狀態,無法走出。

人道中國是一家致力於救助國內民主人士、維權人士的人道公益組織,由八九學運領袖之一周鋒鎖先生在美國三藩市發起成立,這家組織十周年慶賀活動在洛杉磯舉行,當年砸毛澤東天安門城樓像的廣場三君子之一喻東嶽先生出現在嘉賓名單中,他甚至發表了一篇簡短的英文講演

喻東嶽的出現,復活了人們的廣場記憶,而廣場三君子的境遇,也引起人們的關注。

廣場三君子的行為已載入史冊,而民主運動與廣場政治這樣嚴峻的話題,卻需要持續反思與探討。

一、廣場三君子言行更為激烈

儘管從湖南地方成長與工作,但廣場三君子(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的關注社會與反對中共極權的言行,卻與北京許多人士一樣。北京的學生與參與民運的人們,會顧及一些策略與方式,考慮用中共可以接受的方式,或者通過對話的方式,第一步實現反腐敗,還清廉政治於民,第二才是相關的政治訴求,譬如言論結社信仰自由,通過選舉的方式改變中國政制,餘志堅等三君子對可能是對冗長的運動過程沒有耐心,或者在觀念上並不認同。

到了北京,就得做一件對得起歷史與自己的事情,五千年的專制必須結束,民主政治必須開始,而中共的政治圖騰與象徵,就是懸掛在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畫像。一時無法改變中共政制,但可以通過自己的行動,終結中共的政治圖騰,政治象徵符號。

三君子的行為,是三人行為或小團隊行為,它是泛民主運動的一部分,但它不是廣場民主政治的有機組成,或者說它並不符合廣場民主的政治正確。

廣場民主是和平的運動,更多的籲請當局回應學生與社會的關切,對反腐敗、對政治進程的籲求。儘管和平的民運失敗了,但這不能反證學生或民運人士是錯誤的。中共暴力解決廣場民主運動,問題出在中共沒有政治底線,也沒有人倫底線,八九以降,甚至自中共成立至今,都是如此。

三君子的政治超越了廣場政治,從歷史或理論上看,也是政治正確,對於當時的學生與市民,極具震撼力。但對於八九民運與當時的廣場政治,並沒有起到重大影響。當然,包括學生與中共當局的所謂的對話,也並沒有起到關鍵性的(正面或負面)作用。

三君子的行為,在今天看來,確實是先知性的行為,毛澤東的畫像作為中共的政治崇拜符號,它一日不除,文革一日不會結束,不僅沒有結束,而且正在燃起另一輪邪惡大火。經濟實力加之大量的毛迷,以及西方政治形態對中共無形的壓力,是中共掀起又一輪文革的政治基礎。

左起:余志堅、喻東嶽和魯德成,2009年在美國。(網路圖片)
左起:余志堅、喻東嶽和魯德成,2009年在美國。(網路圖片)

二、 廣場政治正確與三君子被捕

八九民運更多的自發性,當局說有境外敵對勢力引導或支援,這是製造莫須有的敵人,而鄧小平認為這場風波遲早會來的,無疑是說了一句真話。風波會來臨,但必須通過屠城的方式鎮壓嗎?必須通過殺二十萬人,維持中共二十年的穩定統治嗎?

毛澤東政治不被清算,中共不政治轉型,學生與百姓爭取社會變革的風波,必然會一波波地到來。

遲來不如早來,因為早來,這幫政治老人都還在,他們可以通過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中共江山,因為殺人劫掠奪江山、保江山,是中共政治老人們的政治習慣,保衛毛澤東思想與符號,使之成為中共的擋箭牌。

而廣場學生們,在和平的旗幟下,政治正確是,不通過衝突性事件,給中共以鎮壓的口實,還有就是堅守廣場,誓死捍衛和平示威的權利。

因為廣場學生擔憂一些突發事件會引發中共的鎮壓,所以,當三君子實施對天安門城樓毛澤東畫像投擲油彩後,廣場糾察隊將三君子押送到派出所。糾察隊的行為在當時就引發爭論,後來,三君子遭受迫害,人們在普遍同情三君子之時,還是會批評甚至譴責當時的糾察隊行為。

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警察(AP)
「當三君子實施對天安門城樓毛澤東畫像投擲油彩後,廣場糾察隊將三君子押送到派出所。糾察隊的行為在當時就引發爭論,後來,三君子遭受迫害,人們在普遍同情三君子之時,還是會批評甚至譴責當時的糾察隊行為。」圖為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警察。(美聯社)

每一個人都在堅持自己的政治正確或行為原則,所以,無論是當時還是現在,我們很難說誰對誰錯。

廣場基本屬於學生或民運控制範圍,尊重既定的秩序規則,這是必須的,當糾察隊一時無法判斷三君子身份之時,讓派出所去處理,也符合廣場規則。

如果知道真相或支持三君子的人們蜂湧而去營救,使他們獲得自由,是不是也是可行的方案?而員警如果以破壞公物罪,對其行政處罰(判處一定的罰金),而不是上升到政治反革命罪等重罪,也不是不可能。一切的根本是,民運失敗了,當局需要替罪羊,最高當局需要捍衛他們的政治圖騰物,這是造成三君子冤獄的罪魁。

認為三君子過激,或認為糾察隊有重大過失,或者認為沒有足夠的人去派出所營救,這些都是非常枝節的話題,不足論道。

三、中共的政治圖騰(毛像),旗幟,領袖三位一體

當年廣場三君子,因為塗汙毛像而蒙受災難性的迫害,余志堅先生因迫害而去世,喻東嶽先生腦部重度受傷,無法正常思考與生活,中共為什麼對一件可以輕處理的事件如此祭以狠手?

因為毛像是中共的政治圖騰,毛畫像、中共的旗幟,還有中共的領袖,三位一體,神聖不可侵犯。

從統治形態上看,中共是中國古代社會的一個朝代,它並不是一個新的政治文明體,這個朝代人們名之為紅朝,它對傳統中國朝廷政治的修正是,擺脫了血緣血親政治繼承制,而改用政治血親,即,中共名之為紅色傳人,紅色基因,紅一代紅二代,這樣的政治血親繼承概念。

紅色血親政治,也會對自己的權力來源認祖歸宗,馬列是其遠祖。鄧小平就說過,馬列主義的老祖宗不能丟。如果丟棄了,基因合法性就沒有了。周天下的合法性是朝廷姓周,漢天下的政治合法性是天下姓劉,而中共政權的紅色基因來源,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意識形態,天下姓黨。

遭到顏料汙損的毛澤東畫像(左,維基百科),工人們以綠色軍毯覆蓋遭到顏料汙損的毛澤東畫像(右,「六四」回眸50圖∕維基百科)。
遭到顏料汙損的毛澤東畫像(左,維基百科),工人們以綠色軍毯覆蓋遭到顏料汙損的毛澤東畫像(右,「六四」回眸50圖∕維基百科)。

中共無法告別自己意識形態的列祖列宗,所以,習近平的第二個任期,率領政治局常委們到中共的發源起南湖紅船宣誓中共的入黨誓詞,在捍衛中共原教旨意識形態的表像之下,是捍衛中共的革命性,捍衛中共領袖的核心地位,使中共不失其戰鬥性或血性。

毛澤東的畫像對毛本人有什麼意義?沒有意義,但對鄧小平、對習近平們,卻意識重大,毛澤東畫像背後意味著,中共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惜一切代價,國家與國民的一切生命與財富代價,都可以犧牲,唯有中共的政治圖騰不容玷污,中共的政治旗幟不容倒下,中共的領袖核心地位不容侵犯。

在這個意義上,余志堅的命運,喻東嶽的被迫害,就是一種必然,當時的學生糾察隊即便不將他們送警方處理,他們悲劇性的命運亦無法逃脫,同時被綁在命運戰車上的,不僅是天安門三君子,還有整個大陸國家國民。

學校的孩子們,仍然在被強行洗腦,不洗成腦殘,中共不會放手,而只要挑戰中共意識形態,或試圖汙損中共的圖騰與旗幟、醜化中共領袖者,也會重複餘志堅們的命運。

如此說來,當年廣場三君子汙損毛像的行為,是對中共發起的精神戰爭,而現在中共在耶誕節之際大規模派出警力,阻止各地百姓參與耶誕節慶祝活動,也是一場意識形態的戰爭。

中共與嚮往自由民主的人民之間的戰爭,現在處於戰略相持階段。

*作者為旅美學者,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