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最帥國家領導人」執政照樣卡關!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2018年考驗重重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AP)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AP)

2017年,關於社交網絡的力量有多強大,加拿大總理賈斯汀·杜魯道(Justin Trudeau)好好地上了一課。去年,他流傳最廣的一條推特(Twitter)貼文是在一月的一個周末發出的,當中表示歡迎難民來加拿大。

那一條被轉推了41.8萬次,獲得76.8萬個推特用戶點讚,並受到傳媒廣泛報導。推文發出的時間是美國對七個以穆斯林居民為主的國家實施暫時性的難民及移民入境禁制措施之後不久。

誠然,要就單一條的推文進行評估是困難的——有很多因素在起作用。然而之後的幾個月內,就有數以千計的難民從美國非法跨越國境進入加拿大。至11月底,共有18615進入了加拿大境內,尋求庇護。

反對派政客以及其他人士指,那條被廣泛傳播的訊息可能誤導了人們,以為可以在加拿大輕易獲得居留權。到年中時,杜魯道政府對難民的歡迎已經不那麼熱烈了。

是的,加拿大仍然歡迎移民和難民,但是官員們開始明確澄清,尋求避難的人是有法律和程序需要依循的。

杜魯道在8月曾警告:「一個人要成功獲得庇護,不是為了經濟移民。」隨著他的四年任期進入後半程,接下來積壓的難民申報,潛在的政治紛爭,以及又一次難民潮的風險,都將是杜魯道在2018年要面對的挑戰。

尋求避難者

越境進入加拿大的人數在9月下降,之後穩定地保持在每月1500至1700人。加拿大難民理事會(Canadian Council for Refugees)總監珍妮特·丹齊(Janet Dench)表示,加拿大在過去已經成功處理過難民申報率急升的情況。

「(它)不一定是一個挑戰,除非政府選擇讓它變得棘手,」她說:「而不幸的是,至目前為止,他們一直沒有做顯而易見的事。」

她說,即使申請一直堆積,但政府仍未有增加預算,也沒有提升給加拿大移民與難民委員會(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 of Canada)和下屬機構的額度,以應對需求。

「一旦你開始積壓,就很難完成,」丹齊說,「當你允許這種積壓越堆越重,造成的情況就是鼓勵一些不需要保護的人也去申報難民。然後,它就成為一個惡性循環、積重難返的問題。」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離開駐華盛頓大使館。(BBC中文網)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離開駐華盛頓大使館。(BBC中文網)

此外,加拿大非牟利民調機構安格斯里德研究所(Angus Reid Institute)的莎琪·科爾(Shachi Kurl)表示,下一輪難民潮還可能帶來政治效應。

杜魯道在一月的推文「不一定代表很多加拿大人的觀點」。

她說,在「很多人所認為的加拿大理想價值」和「加拿大人在這個問題上的真實感受」之間,存在著一個「衝突點」。

道德壓力

杜魯道的2017年在道德困境中結束,當中有一部分是他自己造成的。

加拿大的聯邦道德專員發現,杜魯道違反了利益衝突條款,在伊斯蘭教什葉派領袖阿迦汗(Aga Khan)家族的私人島嶼上多次度假,包括其中一次是2016年的聖誕假期。今年,他告訴記者,他將會改在加拿大的洛基山區度假。

與此同時,杜魯道的財政部長比爾·莫諾(Bill Morneau)也身陷道德危機。

莫諾在他父親創辦的養老金管理公司當中持有2000萬加元(1170萬英鎊)的股份,但他沒有將之轉入保密信託基金,此外他還為一個養老金法案提供贊助。為此,他在多個星期內形成眾矢之的。

加拿大財政部長莫諾在2017年度過了一個艱難的秋季(BBC中文網)
加拿大財政部長莫諾在2017年度過了一個艱難的秋季(BBC中文網)

他還面臨的其他問題包括被揭在法國擁有一座私人別墅。有關他個人財富的爭議,加上一次失手得很難看的小商業稅改,令情況變得更加糟糕。

安格斯里德研究所12月中一項民調顯示,杜魯道的支持率自當選以來第一次跌到50%以下。

以一個政客來說,杜魯道的支持率仍然很高,不過科爾表示,現在對於這位總理,人們「或許少了一些仰慕,多了一些惱火」。

科爾說,杜魯道政府面臨的麻煩主要是由比爾·莫諾那些「蠢事、棘手事和麻煩事」帶來的。

今年,兩個對立政黨——保守黨和新民主黨——均選舉了新領袖。

科爾說:「這一屆政府進入第一個真正的小麻煩,那就是要和一個有組織性的反對派政黨,針對小商業稅改進行博弈。」

隨著兩個競爭黨派領導人站穩腳根,根據杜魯道和他的部長們一直給對手攻擊的理由,那2018年將可能又是一段難熬的時光。

貿易路困難重重

至2017年末,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間通過談判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作現代化更新的樂觀情緒,應該已經從後視鏡中越離越遠。

加拿大商會(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會長比提(Perrin Beatty)表示,比起8月份談判開始的時候,他「現在要擔憂得多」。

2017年,加拿大總理杜魯道與美國總統穿普(右)開始與新一輪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BBC中文網)
2017年,加拿大總理杜魯道與美國總統穿普(右)開始與新一輪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BBC中文網)

到10月,影響力巨大的加拿大商會表示,是時候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鳴響警鐘」了。這個商業游說組織表示,美國將「好幾個毒藥提案」放到了台面上,有可能令談判崩潰。

比提讚揚杜魯道政府向美國宣傳1994年貿易協定優點時所作的努力。但是比提也表示,這個貿易協定的未來「將取決於橢圓形辦公室裏的那個人一早醒來想的是什麼,到底是決定要發出終止的通知、還是允許談判繼續」。(意指美國總統川普)

隨著加拿大與最大貿易伙伴之間的商業關係看似變得不穩固,杜魯道政府已將注意力轉向,在亞太和中國尋找新合作客戶,不過這些談判也同樣時好時壞。

一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主要談判者將齊聚蒙大拿,進行下一輪的談判。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