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竹「公道三」成內政部依法聽證首例,民團:政府是否玩真的,大家都在看

新竹「公道三」都市計畫案將於明年由內政部辦理聽證會議,將開《聽證作業要點》公布後的首例,備受外界關注,而過去曾辦過聽證的桃園航空城、以及長期爭取聽證仍未果的南鐵自救會,今天皆有代表到場聲援。(陳子萱攝)

新竹「公道三」都市計畫案將於明年由內政部辦理聽證會議,將開《聽證作業要點》公布後的首例,備受外界關注,而過去曾辦過聽證的桃園航空城、以及長期爭取聽證仍未果的南鐵自救會,今天皆有代表到場聲援。(陳子萱攝)

內政部預定於2018年1月針對新竹「公道三」都市計畫案辦理聽證會議,此會將是由內政部《聽證作業要點》公布後第一個依此法規所辦理聽證的案件,備受外界關注,而今(28)天「公道三討公道陣線」與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塭仔圳反迫遷連線、大觀社區自救會、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專職律師郭鴻儀等聲援團體,來到內政部前高喊「公道路上不公道」、「我要真聽證、不要假公平」,嚴正呼籲公道三案作為第一個依法進行的聽證會,應要在程序等方面謹慎執行,正視此聽證首例對於後續案件的影響效果。

新竹公道三迫遷爭議逾20年未解 路線方案直線或彎道 官民不同調

「公道三」為新竹市政府欲連結竹光路與景觀大道的新闢道路工程,該道路工程得到內政部「生活圈道路計畫」經費補助,目前北南兩段的相關道路都已經完工,中間路段則因竹市府欲以「直線」方案進行,將導致76戶將面臨迫遷;不過「公道三討公道陣線」不斷在近年陳情,提出過去竹市府曾考慮的「彎道」方案,藉由變更設計路線、行經公有地的方式,以降低迫遷戶數,然而竹市府始終未真正採納,爭議多年未解。

而內政部營建署都市計畫委員會於11月21日決議,公道三路線到底應採「直線」、或其他如「彎道」等方案,將於明年1月27日舉辦聽證會議,以釐清路線方案的交通評估分析。此外,此次針對公道三案即將舉行的聽證會議,也是內政部於2016年10月31日《聽證作業要點》公佈後第一個依此法規所舉行的聽證,因此備受外界關注。

公道三迫遷戶:從年輕抗爭到老年,精神痛苦如何用金錢衡量?

公道三迫遷戶鄭麗雲表示,全家是在1987年搬進去,1991年就接到房子要迫遷的通知,「年輕白手起家才有房子,也對家有感情,不是政府賠償多少就一定要拆」;鄭麗雲說,當時公婆不斷煩惱「不知道要住哪裡?」,甚至因此煩憂罹患高血壓、並相繼在一年內過世,「剩下我們一群人從年輕抗爭到老年,也沒有能力繼續賺錢,沒有一個窩可以安享晚年,不知道要怎麼辦?」。鄭麗雲指出,20多年來歷經首長更換、道路開發和徵收的消息時有時無,但平均每7年就會來一次徵收的傳聞,每天生活在恐慌之下,「精神上的痛苦,怎麼用金錢來衡量?」

在20多年前,新竹市政府本來有三個路線方案,而在2010年竹市府以「直線方案」作結,因此抗爭再度浮上檯面。(公道三討公道陣線提供)
在20多年前,新竹市政府本來有三個路線方案;而在2010年竹市府以「直線方案」(方案一)作結,將使76戶面臨迫遷,然而民間所建議的「彎道方案」(方案二)即使可以以經由公有地的方式、將拆遷戶數降低,卻始終未被官方採納,因此抗爭在近年再度浮上檯面。(公道三討公道陣線提供)

20多年前,新竹市政府本來有三個方案,仍有轉圜的餘地,面對道路徵收,居民抗爭早在當時就已展開;但歷經數十年,路線方案卻在居民不知情的狀況下大轉變,最終新竹市政府在2010年以「直線方案」結論,因此抗爭再度浮上檯面。對此,鄭麗雲表示,「現在怎麼會變成一個、而且是拆遷最多的方案,還把路的兩頭還先做好?」,鄭麗雲說,政府這樣的作為是逼迫老百姓一定要同意,即使居民不斷陳情,市府卻執意要以直線方案開發。鄭麗雲表示,國家應該要保障人民生命財產,不是一定要走他們的方案,「而是應該減少拆遷,把人民的傷害降到最低。否則連安居都有問題,又如何樂業?」

公道三迫遷戶鄭麗雲表示,公道三爭議已逾20年,「我們一群人從年輕抗爭到老年,也沒有能力繼續賺錢,沒有一個窩可以安享晚年,不知道要怎麼辦?」(陳子萱攝)
公道三迫遷戶鄭麗雲表示,公道三爭議已逾20年,「我們一群人從年輕抗爭到老年,也沒有能力繼續賺錢,沒有一個窩可以安享晚年,不知道要怎麼辦?」(陳子萱攝)

事證資料今才公布 律師:程序倉促,糟蹋此案做為聽證首例的典範效果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專職律師郭鴻儀表示,新竹公道三的聽證是內政部訂定《聽證作業要點》以來第一個案例,「它的成功與否,會決定後面的案件如何來看待聽證會」,郭鴻儀指出,雖然肯定內政部願意以聽證來嘗試溝通及解決爭議,但是關於聽證程序如何實踐,仍應謹慎。郭鴻儀說,將在明年1月舉辦的聽證會僅距今約一個月的時間,期間卻只有一次的協調會,對於參與聽證各方而言,準備時間是相當倉促,「相關事證資料在今天凌晨才公布,對於居民、或參與聽證的專家來說,此次聽證的爭點為何、應申請哪些證據資料、還需要那些專家進入鑑定,這可能不是一次的協調會就可以達成目的。」

郭鴻儀痛批,如此做法是糟蹋了此案做為內政部聽證首例的典範效果,所有的團體都在看,而內政部、新竹縣市政府也應該將所擁有的事證資料盡速公開,讓居民及專家在資訊充分掌握的情況下在聽證上進行實質的攻防。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專職律師郭鴻儀表示,將在明年1月舉辦的聽證會僅距今約一個月的時間,期間卻只有一次的協調會,對於參與聽證各方而言,準備時間是相當倉促;而此次聽證首例的成功與否,將會決定後面的案件如何來看待聽證會。(陳子萱攝)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專職律師郭鴻儀表示,將在明年1月舉辦的聽證會僅距今約一個月的時間,期間卻只有一次的協調會,對於參與聽證各方而言,準備時間是相當倉促;而此次聽證首例的成功與否,將會決定後面的案件如何來看待聽證會。(陳子萱攝)

航空城聽證先例 聽證是背書或真正溝通?民團持保留態度

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田奇峰指出,桃園航空城在2014年7月通過「審定版」,計畫徵收3155公頃,而由於其中有規畫特別農業區,因此民間團體表示應依照《土地徵收條例》第10條來舉辦聽證;而也在民間團體的長期爭取下,市府終於在2015年接連舉行預備聽證以及聽證會議。田奇峰表示,即使這次新竹公道三即將舉行的聽證,與航空城的聽證是根據不同的法源,但仍要指出,「究竟公道三辦聽證是禍還是福,我持非常非常保留的態度。」

田奇峰說,然而辦完聽證後,今年8月內政部針對聽證中提出的疑點進行小幅度的修正,原計畫欲徵收的3155公頃,將其中的127公頃剔除,一度讓居民及民間團體如釋重負,不過後來內政部卻又將針對「已剔除的127公頃」辦理聽證,田奇峰痛批,「大家沒有聽錯,這不是針對大片還沒剔除的區塊,而是『已剔除』的127公頃再辦聽證,那是不是重新辦完聽證後,又把這127公頃重新納進徵收區域呢?」田奇峰指出,因此這一次公道三的聽證,一定需要強力的監督,「究竟這次的聽證是辦假的、是幫新竹市政府跑程序和背書的,還是真的要增加民眾參與的程度?」田奇峰也進一步說,希望這次的聽證是真心想與民眾溝通及解決問題,「聽證的精神本來就是要放下行政的傲慢、放下官員和規劃者的傲慢!」

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田奇峰以航空城的聽證經驗指出,「究竟這次的聽證是辦假的、是幫新竹市政府跑程序和背書的,還是真的要增加民眾參與的程度?」是要高度質疑的。(陳子萱攝)
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田奇峰以航空城的聽證經驗指出,「究竟這次的聽證是辦假的、是幫新竹市政府跑程序和背書的,還是真的要增加民眾參與的程度?」是要高度質疑的。(陳子萱攝)

反南鐵自救會長期爭取聽證 始終無結果 自救會痛批:沒有合法聽證,官方口說無憑、自說自話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徐任遠則指出,內政部長葉俊榮在去年曾公開表示,南鐵的聽證當時沒辦法舉行,而葉俊榮同時也說「在未來聽證制度比較健全時,就可能可以舉辦」等話,「但是南鐵現在的狀況是甚麼?南鐵現在連聽證都還要不到!前幾個月台南仁德區的土徵甚至就硬闖過關了!」徐任遠痛批,在未來的各個土地案件,或許已經不再像是南鐵案爭取聽證與否的問題,「而是我們要到的聽證,可能根本不是聽證」。

徐任遠進一步指出,聽證的重要在於制度與運作是否健全,例如案件爭點是否能被正確釐清、而非政府單方面說的算,而這是在前端預備聽證時就要做到的事。徐任遠也說,完整的聽證可以確保正反雙方的資料都是有理據的,「不是喊爽的!」。徐任遠指出,政府部門在南鐵案中所使用的數據過去和現在可以不一樣,例如徵收面積、拆遷面積,而就算自救會提出反駁,官方卻可以馬上再提交新的數據、無視過去的紀錄,也讓民間無從查證。

徐任遠強調,「我們不只是鼓勵內政部要讓聽證首例成為好典範,如果這個典範不是正當的、正常的,那以後的聽證都完蛋了!當一切變成常態後,聽證將會變成政府拿來化妝的工具!這次公道三的案子,大家都睜大眼睛在看。」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徐任遠則指出,「我們不只是鼓勵內政部要讓聽證首例成為好典範,如果這個典範不是正當的、正常的,那以後的聽證都完蛋了!當一切變成常態後,聽證將會變成政府拿來化妝的工具!這次公道三的案子,大家都睜大眼睛在看。」(陳子萱攝)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徐任遠則指出,「我們不只是鼓勵內政部要讓聽證首例成為好典範,如果這個典範不是正當的、正常的,那以後的聽證都完蛋了!當一切變成常態後,聽證將會變成政府拿來化妝的工具!這次公道三的案子,大家都睜大眼睛在看。」(陳子萱攝)

而內政部營建署都市計畫組陳組長也在大批警力的保護下,出面收下居民及聲援團體的新聞稿陳情書,儘管自救會代表針對公道三聽證提出程序倉促、資訊不對等等質疑,陳組長僅不斷表示「我們會慎重考量」、「沒有辦法當場回應你」、「只是來接陳情書」,背後自救團體也不斷痛批「有考量過嗎?」,然而,陳組長拿下陳情後便匆匆離去。

內政部營建署都市計畫組陳組長在大批警力的保護下,出面收下居民及聲援團體的新聞稿陳情書,儘管自救會代表針對公道三聽證提出程序倉促、資訊不對等等質疑,陳組長皆未正面回應即匆匆離去。(陳子萱攝)
內政部營建署都市計畫組陳組長在大批警力的保護下,出面收下居民及聲援團體的新聞稿陳情書,儘管自救會代表針對公道三聽證提出程序倉促、資訊不對等等質疑,陳組長皆未正面回應即匆匆離去。(陳子萱攝)
面對居民與團體的質疑,陳組長僅不斷表示「我們會慎重考量」、「沒有辦法當場回應你」、「只是來接陳情書」。(陳子萱攝)
面對居民與團體的質疑,陳組長僅不斷表示「我們會慎重考量」、「沒有辦法當場回應你」、「只是來接陳情書」。(陳子萱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子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