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耀南觀點:朱主席需要面對青年與保守價值的失流

2014-12-28 05:36

? 人氣

新北市長朱立倫接任國民黨主席最重要的功課是找回年輕人的支持,以及黨價值的重建。(余志偉攝)

新北市長朱立倫接任國民黨主席最重要的功課是找回年輕人的支持,以及黨價值的重建。(余志偉攝)

朱立倫就職國民黨黨主席之後,百廢待舉,但緊接2016總統及國會大選,雖然問題林林總總,但優先面臨這次所謂年輕選民的流失,及保守價值的內涵重建,否則朱立倫難以建立國民黨再造的領袖形象。

日本常葉大學林成蔚教授認為這次大選中保守勢國民黨的敗因之一是,錯誤使用其以往擅長的的安定牌與恐嚇牌,這二者本來是互為表裡合一,尤其2008年馬英九的選戰就是主打安定與繁榮,是一個成功的例子,但今年因為食安問題而安定牌不見了,恐嚇牌又在幾位老人出面後打過頭了。

年輕選民

現代年輕人喜歡打倒電玩裡最後出現的『大壞蛋』,這次割闌尾很多募款及招募志工都是透過電玩遊戲招募(這是很多人沒想到),打電玩都是數十人組成公會,有會長負責分配任務共同打怪獸,組織向心力十分強大,這些打電玩的上班族,願意下班後輪值站街頭負責連署,因為這幾位立委就是被鎖定電玩出現的『大壞蛋』。林教授也舉例電玩的『大壞蛋=LasBoss(Last Boss)』在日本年輕人的文化裏是非常受到歡迎,小林幸子在年輕世代裏的超人氣就是因為她的服裝很像電玩裡最後出現的LasBoss。日本年輕人覺得她的演唱會就很像電玩/線上遊戲的Live一樣,所以湧進她的演唱會,這跟很多年長者喜歡她的演歌的理由是全然不同的。

(年過六十的小林幸子以誇張造型,每年在紅白大對抗力搏收視率,她在年輕世代受到熱烈歡迎,因為她的演唱會和電玩一般,理由和年長者喜歡她的演歌完全不同。)

林教授提到,台灣選民與日韓選民決定性因素不同,台灣面對壓倒性的中國因素,那代表的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與價值觀選擇,而日韓的年輕人他們對政治的冷感,是因為不覺得馬上受到威脅,林教授舉例說就算日本人搞了個派遣村,本意是喚起政府與社會面對全球化所引起勞動條件的惡化與就業的困難,但這樣的運動並沒有一個簡單易解的『大壞蛋』,所以抗爭本身沒有辦法成為一個有持續性的社會運動。相對下馬英九與中共願意把自己搞成電玩的大壞蛋。台灣的LasBoss就是中國,也許這是為什麼很多原本與社會運動生疏的年輕人,能夠快速認同由同世代年輕人所主導的社運,而讓太陽花成為一種主流價值的原因之一。

保守價值

林教授認為日本的保守勢力在大眾化他們的保守性的時候,不論我們贊同與否,總能拿出一些有魅力的東西,例如武士道精神、永遠的零這樣,談論高尚的精神世界,但又含有訴諸人性,在愛與犧牲的矛盾中凸顯出個人存在的偉大。韓國也在塑造保守的價值,如韓劇中的古裝歷史劇所強調的精神文化與道德觀等,但都是有模有樣的『XX精神』之類。雖然很多人無法接受靖國神社所代表的歷史觀,但神社本身的建築及境內氣氛莊嚴,清幽靜謐,在視覺與空間的感覺上含有一定的權威性。韓國首爾的傳統宮殿也經過保存,維修,重建,還有精心設計的展示及導覽,形成人民對傳統的嚮往。相對下,同樣是訴諸於傳統的保守國民黨所提倡的中華文化中華精神到底有什麼在故事性上,視覺上,空間上動人的東西?答案不用筆者提供。

台灣的保守政黨現在拿不出一套像樣的東西,過去國民黨還會訴求中國五千年歷史精神,從正統變成道統,但這套已經破產,連中國共產黨自己都不信,難怪有國民黨委員會把同性婚姻用人獸交比如。

國民黨至今無法建構一套本土的保守價值觀,只能依靠經濟利益偽裝右派保守價值。年輕選民的流失加上保守價值的潰敗,國民黨的崩壞只會加速而已。

*作者為未來事件交易所執行長、台灣自由選舉觀察協會(TANFREL)秘書長、亞洲自由民主選舉觀察組織 (ANFREL)國際觀察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