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就算賠上工作,也要說出我遭到性侵的過往」日本的#MeToo,開啟潘朵拉之盒的伊藤詩織

曾在日本擔任記者的伊藤詩織,去年指控一名知名電視台分社社長對其性侵。

曾在日本擔任記者的伊藤詩織,去年指控一名知名電視台分社社長對其性侵。

鄰近我國的日本向來是整潔、有秩序、嚴謹等形象的最佳代言人,但只要點開日本新聞網站,不時可以看到性侵、霸凌及離奇殺人事件等社會案件充斥版面,展現出高度壓抑扭曲的另一面。英國BBC旗下的廣播節目「Business Matters」日前採訪在去年10月出版《Black Box》,揭露自身受害經歷的伊藤詩織,為日本社會壓抑至今的保守大門,打開一絲縫隙……

當權勢對上人權

「我在2年前(報導發布時間為2017年12月31日),也就是2015年的時候遭到強暴。強暴我的人是日本著名電視台華盛頓分社的社長,也就是提供我在華盛頓工作的人。」「那天因為要討論申請就業簽證的事情,所以我們見面了。我從沒想過我所信賴、尊敬的人會對我做出那種事,真的讓我很痛苦,同時也很混亂。」

詩織指稱,適逢她在東京一家新聞社的實習工作即將結束,該名社長在2015年春天的某個星期五晚上,邀請她出去喝一杯。而詩織也在當晚詢問對方其他新的實習機會。兩人在東京都中心的一家酒吧見面,吃著烤雞,小酌幾杯後便共進晚餐。據詩織報案內容指出,她在當時曾感到頭暈目眩,後來去了廁所就失去意識。

「他和很多重量級政客都有交情,所以儘管我身旁有很多相信我的朋友,還是會猶豫到底要不要將這件事說出來。」「我知道一旦向知名記者提告,我在日本的記者生涯也就等於結束了,但我還是決定要向警方報案。」詩織與幾名不同的警官接洽後,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名願意協助她的調查人員。原以為事情會就此水落石出,沒想到對方卻說:「這種事很常見啦,根本沒辦法進行調查。一開始起訴不成功,後面也沒辦法判對方有罪,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不願放棄的詩織,而後向對方表示自己記得事發當時下榻的飯店,同時指出飯店外一定設有監視器,請求對方協助確認。「警方確認監視器後,發現對方(指涉嫌性侵的男性)將我從計程車中拖下來的畫面。警方才決定受理我的案件,調查人員還跟我強調:『你要告的是知名電視台的分社社長喔,你確定要告嗎?一旦告下去,你就不可能再在日本當記者了。』」

「可怕的不是當下,而是漫天的輿論」

談到當下的心情,伊織說:「要下定決心真的很難,但我心裡想著,我非這樣做 (提告)不可。如果我將最真實的自己掩蓋起來的話,我還有什麼資格當一個記者呢?」警方受理案件後,法院於幾個月後發出逮捕令,但詩織的噩夢並未就此落幕,而是揭開另一個帷幕——

「調查過程真的十分痛苦。只要調查人員一換,我就要再被問一次『你還是處女嗎?』之類的問題。我連班都沒辦法去上,走在街上只要看到背影很像他(被告)的人,我就會陷入恐慌。」警方雖對該支社社長發出逮捕令,但在預定逮捕當日,詩織卻接獲調查人員的電話表示:「因為上頭的命令,所以逮捕行動取消了。」

當下詩織的心情,可說是晴天霹靂。以當時的法律來看,法院只要一發布逮捕令,就算是該案的調查人員也不可擅自撤回,這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逮捕行動會遭到取消?百思不得其解的詩織,試圖從調查人員口中得到答案,卻沒有人願意開口。

日本首位指控職場性侵的受害者

值得注意的是,從日本過去類似案例來看,詩織可以說是第一位公開長相、以本名站出來指證職場同事對其進行性侵的日本人。相對於外界多半肯定詩織的勇敢,詩織則說:「說實話我受到很大的衝擊。我出面揭發對方後,事情越鬧越大,害我根本不敢出門。不得已非要出門的時候,我也必須要稍微變裝。網路上除了有很多寫我個人私生活或出生背景的資料外,還有我和家人的合照。每次和家人或朋友一起出門,我都會很害怕路上的人對我指指點點,漸漸地就不敢踏出家門了。」

不堪媒體和網路輿論的騷擾,詩織而後辭去在日本的媒體工作,並在去年夏天搬至英國,改在當地的媒體工作。「那時候(搬到英國後)我才覺得自己終於重新回到人間了。」而重新談起對當年的案子的看法,詩織說:「我至今常常會想以記者,或媒體的身分,將自己的經驗公諸於眾,但總是寫不出來,所以最後只能選擇以這樣的方式(訪談)告訴大家我的故事。」

「所謂的性侵或性暴力,沒有人可以預測什麼時候、會發生在誰身上,它有可能發生在世界各地。最令我絕望的,並非遭到迫害的當下,而是那之後的發展——我當時真的十分絕望,我竟然一直沒意識到自己活在這麼可怕的社會下。」同時表示,雖然相關法律修法仍需要一段時間,但她仍對未來抱持期待,期望社會能變得更好,更能給性侵案件受害者溫暖和力量。

遭控社長否認涉案

至於詩織提到的知名電視台分社社長,BBC指稱是東京廣播公司(Tokyo Broadcasting System)當時的華盛頓分社社長山口敬之。山口不僅坐擁高位,甚至還是日本當今首相安倍晉三的傳記作者,名聲十分響亮。但不論是詩織在5月發布記者會的指控,或是10月出版的《Black Box》中提及的內容,山口一概否認,甚至在接受BBC訪談時也否認對詩織進行性侵。由於警方最後並未真正逮捕山口,故整起事件是否屬實,無從確認。 

學者:日本人性格過於壓抑

BBC指出,相對於美國性侵案件頻傳,日本的性犯罪率較低,但並不代表日本的「犯案數」就比美國低,主張很有可能是受到性暴力教育太少、日本女性性格較壓抑等因素影響。像是日本上智大學教授三浦麻里就說:「日本國內開始發起『不就是不』(No Means No)是近幾年的事。我認為日本人對於發生性行為是否有得到雙方『同意』的觀念十分淡薄,才讓很多有心男性鑽漏洞下手。」

御茶水女子大學性別研究榮譽教授戒能民江則說:「很多遭到性侵的日本女性都會怪自己,認為被性侵是『自己的錯』。」《日本經濟新聞》記者田中淳、《中日新聞》記者望月衣塑子等人都曾想撰寫有關此案件的報導,但都不受業界同事看好。而詩織雖在去年10月出版書籍,指控山口的犯行,但當時並未受到主流媒體的關注。目前山口雖因輿論辭去分社社長一職,但仍在日本擔任自由撰稿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