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她是美國政壇最偉大的女性,她包庇犯下性騷擾的幕僚

希拉蕊與柯林頓(AP)

希拉蕊與柯林頓(AP)

據說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仍然有可能成為美國總統,如果川普總統因為2016年當選「通俄門」醜聞而被迫辭職或遭到彈劾,如果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也步上他的後塵,如果第二順位的共和黨籍聯邦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良心壓倒野心讓出總統大位,如果……這串天方夜譚不是電視名嘴胡謅,而是一位哈佛法學院教授雷西格(Lawrence Lessig)的連鎖假設。

雖然天方夜譚,《新聞周刊》(Newsweek)還因為做成新聞而遭到恥笑,然而在「我也是受害者」(#MeToo)運動席捲歐美社會之際,人們不禁會想像,如果今天白宮的主人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統,但「第一先生」卻曾經被指控性侵害與性騷擾、與年輕女性部屬發生性關係並說謊掩飾……這光景雖然不會像川普本身就被指證歷歷那麼糟糕,但恐怕還是會相當尷尬。

許多人無法原諒或理解,1998年柯林頓(Bill Clinton)性醜聞全面爆發之後,希拉蕊並沒有毅然離開他,從此在性別議題上扛了一個無比沉重的包袱。辯護者則為她設想了種種苦衷,夫妻情深之外,她還得顧全兩人當時年方18歲的獨生女雀兒喜(Chelsea Clinton)。但是《紐約時報》上星期的一則獨家報導,恐怕連最忠誠的希拉蕊支持者都難以發聲辯護。

史特萊德(Burns Strider)(Michael.a.chiulli@Wikipedia CC BY-SA 3.0)
史特萊德(Burns Strider)(Michael.a.chiulli@Wikipedia CC BY-SA 3.0)

2007年希拉蕊爭取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期間,希拉蕊聘用了一名高階幕僚史特萊德(Burns Strider)擔任「信仰顧問」(faith adviser),打理選戰中的宗教事務。史特萊德出身南方密西西比州,與美國基督教各主要教派熟門熟路,但是他與許多言必稱「聖經」、「上帝」的政客一樣:寡人有疾,寡人好色。當時史特萊德41歲,已婚。

那一年的11月15日,與史特萊德同一間辦公室的一位30歲女性員工忍無可忍,挺身而出檢舉史特萊德對她毛手毛腳、多次親吻她的額頭、搓揉她的肩膀、堅持與她一起下班、追蹤她下班後的行蹤、傳送曖昧的電郵與簡訊……。此事驚動兩位高階主管,兩人經過一番調查,一致建議希拉蕊開革史特萊德。

結果,希拉蕊拒絕兩位高階主管的建議。史特萊德降職、減薪一級,強制接受心理輔導,但繼續為希拉蕊提供宗教信仰方面的意見。至於那位勇敢申訴的女員工,調職。

或許史特萊德真的有其過人之處,讓「愛才」的希拉蕊難以割捨;又或許希拉蕊想到自己的丈夫是那副德性,因此對「初犯」的史特萊德狠不下心。無論如何,就一位以性別平權急先鋒自許、以擊碎「玻璃天花板」自詡的女性領導人而言,這樣的處置完完全全不及格。

2008年1月初,希拉蕊在黨內初選第一站愛荷華州失利,當初建議開革史特萊德的一位主管捲鋪蓋走路,但他不受影響,所謂的「強制接受心理輔導」也不了了之。2010年,史特萊德創辦一個「基督教進步派」遊說機構「美國價值網絡」(American Values Network)。2013年11月,他進入華府的「21世紀美國之橋」(American Bridge 21st Century)任職,一做就是一年半。

「21世紀美國之橋」是一個民主黨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AC),全力支持已經卸任國務卿、準備二度問鼎白宮的希拉蕊。換言之,史特萊德再度投效希拉蕊,提供他關於信仰、價值的專業。但可悲的是,「信仰」與「價值」都無法阻止史特萊德故伎重施,這回受害者是兩位年輕女部屬,兩人先後在他的淫威之下離職。

終於,紙包不住火,2015年夏天「21世紀美國之橋」進行內部調查,至少有3次性騷擾前科的史特萊德終於被三振出局。但是,劣跡斑斑的他還是沒有離開希拉蕊與柯林頓的朋友圈,也繼續在民主黨政壇討生活。去年10月26日,希拉蕊歡渡70歲生日,史特萊德是座上賓。

這一串性騷擾年輕女部屬的醜事曝光之後,史特萊德接受BuzzFeed網站專訪,幾乎承認所有指控,也向3位受害者道歉。當年明知他性騷擾卻堅持任用、包庇的希拉蕊呢?針對《紐時》的報導,她在推特(Twitter)上做了回應:

「今天有一則報導是關於2008年發生的事。事發當時我非常驚愕,但也感到欣慰,因為那位年輕女士能夠挺身而出,她的心聲有人聆聽,她的問題得到正視與處理。」
「今天我打電話給她,告訴她我以她為榮,讓她知道所有女性都應擁有的待遇:我們的心聲要被聽見。」

字斟句酌,冠冕堂皇,但是,希拉蕊沒有為自己當年的錯誤決定道歉,沒有譴責加害者,避重就輕、雙重標準,甚至帶有一種居高臨下的倨傲。這其實是一個頗具指標意義的性別平權案例,10年前10年後的希拉蕊卻同樣讓關注者大失所望。

2001年希拉蕊離開白宮,開啟個人政治生涯,聯邦參議員與國務卿做得有聲有色,但她就是會犯下一些機關算盡、不見聰明的錯誤。參議員任內,她對小布希總統入侵伊拉克投下贊成票,為這場美國近代史上最愚蠢的戰爭背書。國務卿任內,她違規使用私人伺服器處理電子郵件,釀成陰魂不散的「電郵門」(Emailgate)爭議。兩個錯誤,兩次阻絕她重回白宮之路。

看看史特萊德的案例,或許可以稍稍理解其中緣由。史特萊德是個「信仰」與「價值」專業服務的販賣者,而希拉蕊需要的也就是這種工具意義的「信仰」與「價值」,因此她願意讓一個性騷擾者與她大談聖經與上帝。然而,在人生與事業中,總有某些關鍵抉擇需要植根於內心、能夠照見大是大非的「信仰」與「價值」。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