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察者》一場看不到盡頭的漫長戰爭,一個美國總統無法放下的燙手山芋──阿富汗

2018年1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一場恐攻過後,滿地狼藉(AP)

2018年1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一場恐攻過後,滿地狼藉(AP)

「幾個月之前,我們在阿富汗的戰士有了新的接戰準則。美軍官兵與英勇的阿富汗官兵不再受到人為時間表的掣肘,我們也不再向敵人透露我們的計劃。」
──川普.2018年國情咨文

2001年9月11日之前,美國民眾與媒體很少特別關注這個國家,但是從隔年開始,從小布希到歐巴馬到川普,每一位美國總統的國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演說都會提到阿富汗,一個混亂殘破、極度落後的國家,一個讓3位美國總統無法放下的燙手山芋。

2018年開年以來,阿富汗恐攻頻傳(AP)
2018年開年以來,阿富汗恐攻頻傳(AP)

喀布爾中央政府形同虛設,川普新戰略火上澆油

「阿富汗戰爭」已進入第17個年頭,不但是美國歷史上最漫長的一場戰爭,而且近來情勢日益凶險。阿富汗冬季荒寒艱困,過去幾年都是不成文的「休兵期」,但是游擊隊兼恐怖組織「神學士」(Taliban)與2014年才進入阿富汗的伊斯蘭國(IS)在這個冬季競相發動恐怖攻擊,首都喀布爾(Kabul)迭遭重創,血流成河。

神學士與伊斯蘭國想要證明兩件事:首先,喀布爾中央政府形同虛設,經濟發展、民生建設是不用說了,這個政府連最基本的人民生命安全都無法保障;其次,川普去年至今推出的最新版「阿富汗戰略」──再次大舉增兵、施壓巴基斯坦──只是火上澆油、越陷越深。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安全部隊(AP)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安全部隊(AP)

神學士:政權被推翻,回歸游擊隊,兼營恐怖組織

就最近的情勢看來,神學士與伊斯蘭國明顯佔了上風。尤其神學士,這個起於民間、強硬殺伐、極具韌性的組織,當政時期控制阿富汗90%領土,遠勝於今日的喀布爾政府;2001年被美軍推翻之後回歸游擊隊老本行,倒也如魚得水,還在「基地」(Al-Qaeda)調教之下兼營恐怖組織。

經歷美軍與阿富汗政府軍16年的窮追猛打,神學士的戰力與號召力仍在,與割據地方的普什圖族(Pashtuns)軍閥──例如惡名昭彰的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結合成盤根錯節的網絡,而且持續獲得巴基斯坦軍事與情治機構的暗中支持。16年過去了,沒有什麼理由可以樂觀推斷神學士會在第17年──甚至第18年──銷聲匿跡。

伊斯蘭國在阿富汗雖然還不成氣候,經常要與政府軍和神學士兩面作戰,但他們與神學士、基地都屬於遜尼派極端組織,並非不共戴天的死對頭。近年伊斯蘭國在伊拉克、敘利亞丟盔棄甲、勢力日蹙,可能會有更強的動力要經營阿富汗,從此地向北可以滲透中亞5國,向南可以進軍巴基斯坦,甚至窺伺印度,重建其「哈里發」(caliphate)伊斯蘭宗教帝國夢想。

中央政府阿斗扶不起,總統治國見樹不見林

另一方面,16年過去了,今日的阿富汗中央政府還是扶不起的阿斗。2014年9月上台的賈尼(Ashraf Ghani)總統資歷漂亮──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文化人類學博士、傅爾布萊特學者(Fulbright Scholar)、世界銀行(World Bank)東亞與南亞事務專家,但作為一位總統,他始終無法彌合政府內部的惡鬥,無法擺平割據地方的軍閥,無法肅清猖獗的官僚貪污,無法組建可戰的安全部隊。

賈尼先前被譏為「令不出喀布爾」,如今連喀布爾也恐攻四起,他的威信已降到谷底。分析家批評他欠缺國家領導人的格局,關注短期內就能夠看到成績的計畫,對於最基本與最重要的安全問題卻拿不出辦法。眼看著阿富汗2019年又要進行總統選舉,如果2014年的選舉爭議重演,如果選舉過程遭到暴力顛覆,阿富汗的國家前景只會更加黯淡。

阿富汗總統賈尼(Ashraf Ghani)。(美聯社)
阿富汗總統賈尼(Ashraf Ghani)。(美聯社)

16年鏖戰、2216名官兵犧牲,換來總統與指揮官一再跳票的承諾

美國方面,從小布希到歐巴馬到川普,還有駐阿富汗美軍歷任指揮官,每一個都曾拍胸脯保證勝利在望、保證神學士將成為歷史名詞,但是在犧牲2216名官兵(統計至2018年1月底)之後,今日駐阿富汗美軍仍然高達1萬5000人,許多官兵在戰爭爆發時還在包尿布,美軍何時能再次(也希望是最後一次)撤軍?無人知曉也無人承諾。

對美國而言,阿富汗戰爭的長度早已超過越戰,而且美國對阿富汗恐怕無法像對越南那樣一走了之。阿富汗是「亞洲的十字路口」,在中亞、南亞與中東之間舉足輕重,地緣戰略價值極高,將它拱手送給神學士這樣的激進/恐怖組織,外溢效應將不堪設想,首當其衝的將是巴基斯坦,印度也將如臨大敵。這兩個長期敵對的國家人口總和超過15億,都擁有核武。

駐阿富汗美軍(AP)
駐阿富汗美軍(AP)

外溢效應可怕,「國家建構與社會轉型」才是真正的解方

要想複製打擊伊斯蘭國的經驗、在軍事上擊敗神學士,雖然困難,但是並非不可能。此外,美國還必須設法爭取巴基斯坦軍情機構的真誠合作,說服他們以自家近年層出不窮的大規模恐攻為誡,揚棄陽奉陰違、養寇自重的長期作法;本身也是「利害關係人」的中國,或許也可以扮演重要角色。

不過美國(與國際社會)最困難的工作,還是幫助阿富汗建立現代化的國家體制,走出自1970年代以來內亂外患交相煎熬的惡性循環。只要阿富汗無法擺脫「失敗國家」的宿命,「亞洲的十字路口」都將路況凶險。諷刺的是,賈尼總統的學術專長正在於「國家建構與社會轉型」( state-building and social transformation)。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AP)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