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殺人峰》呼吸困難、失明、吐血 法國女登山客因幻覺赤腳行走

2018-02-02 19:30

? 人氣

在喜瑪拉雅山脈遭遇山難的法國女登山客雷沃爾,恐需截肢。(BBC中文網)

在喜瑪拉雅山脈遭遇山難的法國女登山客雷沃爾,恐需截肢。(BBC中文網)

一名法國登山者在挑戰喜瑪拉雅山脈上其中一個最危險的山峰時,被迫拋棄了她的同伴。

伊麗莎白·雷沃爾(Elisabeth Revol)向法新社講述這個過程。她和同伴托馬斯·麥基維茨(Tomasz Mackiewicz)當時正在號稱「絶命峰」(Killer Mountain)的南迦帕爾巴特峰(Nāngā Parbat)下山途中,而麥基維茨的健康狀況越來越差。

最終,在極度凶險的情形下,只有她被一隊頂尖的波蘭登山隊伍救起。

法國的醫生目前正在評估,雷沃爾是否需要截肢。救援人員無法找到麥克維茨,並且相信他生還的機會不大。雷沃爾回憶說,因高原反應而產生的幻覺,令她在冰凍的情形下脫下了一隻鞋。

眼睛看不見、呼吸困難、吐血

這兩名伙伴在1月20日開始登山,幾天後就接近了頂峰。

不過,在他們到達海拔8120公尺(26640英尺)的山峰時,麥基維茨說,他眼睛看不到了。

雷沃爾對法新社表示:「他(麥基維茨)沒有戴護目鏡,因為那天日間的時候視野有點矇矓,而到天黑的時候,他的眼睛就發炎了。」

Tomasz Mackiewicz, wearing a green climbing coat, is pictured on top of a snow-white mountain range
救援隊伍找到不波蘭登山者托馬斯·麥斯維茨

然後,他扶著她的肩膀走,在黑暗中開始艱難的下山旅程。雷沃爾說,麥基維茨開始呼吸困難。「他解下了他嘴前面的保護層,然後就開始發冷。先是他的鼻子變白,然後是他的雙手,然後是雙腳。」

他們蜷縮在一道裂縫裡過夜,但是麥基維茨的狀況繼續惡化,「血開始從他嘴裏流出來」——這是極度高原反應發展到最後階段身體內大量分泌液體的信號。

幻覺下赤腳行走

她發出了幾個求救信號,救援者叫他們向下再走6000公尺。於是她就把麥基維茨遺棄在身後。「這不是我做的決定,是情況逼著我這樣,」她說。

雷沃爾一開始認為救援很快就會到,所以就沒有帶上帳蓬或者羽絨被。而救援人員沒有出現,她被迫又在一道裂縫裡過了一夜。

Russian climber Denis Urubko, French climber Elisabeth Revol, and Polish climber Adam Bielecki pose for a picture at the base of the Nanga Parbat on 28 January
獲救之後的雷沃爾(中)在南迦帕爾巴特峰山腳

在訪問中,她講了一次在高原反應下的幻覺。她想像有人給她熱茶,為了感謝對方,她要給對方一隻鞋。

在赤腳五個小時後,雷沃爾開始生凍瘡。

Members of the Polish K2 expedition rescue French climber Elisabeth Revol in Nanga Parbat
一支精英波蘭登山隊伍參加這次救援行動

她聽到直升機的聲音,但是由於強風,救援人員無法抵達她所在的地方。雷沃爾害怕自己要再在那裏過一夜,於是就索性戴著濕手套、拖著凍僵的腳再次開始向下走,最終找到了其中一支救援隊。

她被飛機送往伊斯拉馬巴德的醫院,然後又被轉送到瑞士,之後再被送回法國境內。目前,法國東部上薩瓦省的醫生正在評估,雷沃爾是否需要截掉雙手和左腳。雖然經歷過這樣一番歷險,雷沃爾並無意從此放棄登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