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不拋頭顱、不灑熱血、卻讓獨裁者芒刺在背的「非暴力抗爭」理論大師夏普

「非暴力抗爭」理論大師夏普(Gene Sharp),左為甘地肖像(AP)

「非暴力抗爭」理論大師夏普(Gene Sharp),左為甘地肖像(AP)

他的名字與「遺傳基因」(Gene)同樣拼法,雖然終身未婚,也沒有子女,但是「生出」許多社會運動與革命,而且未來還會生生不息。他的名字與「精靈」(Genie)只差一個字母,雖然終身就是教書寫作,卻能在許多他根本沒到過的國家「放出瓶中的精靈」,讓獨裁者膽戰心驚、寢食難安。

天安門廣場、解放廣場、獨立廣場

美國學者吉恩.夏普(Gene Sharp)在上個月21日歡渡90歲生日,7天後的28日在美國波士頓溘然長逝。他不曾擔任公職,也不曾在國際舞台縱橫捭闔,卻4度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他一生只在美國與西歐活動,但是從中國的天安門廣場、埃及的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到烏克蘭的獨立廣場(Maidan Nezalezhnosti),都看得到他的「足跡」。他從來不鼓吹拋頭顱、灑熱血,但作為一位革命理論家,卻能夠撼動最殘暴獨裁的政權。

夏普成年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美國,納粹大屠殺與廣島、長崎原爆的悲慘歷史印記無比鮮明,冷戰、韓戰與越戰接踵而至,美國國內則有反戰、反種族歧視與民權運動風起雲湧。在這樣的歷史氛圍中,夏普一邊求學,拿到牛津大學博士,一邊從事和平(反戰)運動,但是很快就告別反戰主義。面對各種形式的暴力壓迫,「戰或逃」(fight or flight)是人類最根深柢固的本能之一,但夏普走出者的窠臼,踏上第三條路──非暴力抗爭(nonviolent resistance),成為一代理論大師。

統治者的權力來自人民的服從,獨裁者往往外強中乾

在霍布斯(Thomas Hobbes)、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托爾斯泰(Leo Tolstoy)、甘地(Mahatma Gandhi)、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等人的薰陶之下,夏普融貫出一家之言:統治者的權力來自人民的服從(或者合作),獨裁政權再怎麼強硬嚴密都不會是鐵板一塊、金剛不壞;如果人民不再屏息臣服,以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杯葛、大罷工等非暴力方式進行抗爭,不必血流成河也能推翻暴政。

夏普指出,獨裁者往往外強中乾,人民卻總是低估自己反抗的能耐。至於為何不以暴制暴?夏普認為暴力會激發出更多的暴力,正中獨裁者下懷,反而讓他們有藉口、有力量動員軍隊等國家機器鎮壓反抗者,畢竟暴力是他們最擅長的手段。就算獨裁者在暴力衝突中自食惡果垮台,國家接下來的轉型之路將分外艱辛。

從來不唱道德高調「你不可能只是擦亮頭上的光環,就與邪惡勢力打交道」

與其他「革命家」或「革命理論家」不同的是,夏普從來不唱道德高調。他回顧自己年輕時代曾說:「在那個時候,你不可能只是擦亮頭上的光環,就與邪惡勢力打交道。」對於非暴力抗爭為何有效,他說:「它的基礎不在於人們會彼此相愛、逆來順受,而在於人類的頑強與難纏。」夏普非常務實,非常強調擬定策略、縝密規劃、步步為營,因此被稱為「非暴力的馬基維利」(Machiavelli Nonviolence)、「非暴力戰爭的克勞塞維茨」(Clausewitz of Nonviolent warfare)。

夏普的代表作《非暴力行動政治學》(The Politics of Nonviolent Action)臚列了198項「非暴力武器」(nonviolent weapons),詳細說明如何用來打擊甚至癱瘓獨裁政權。曾為他拍攝記錄片的蘇格蘭記者艾羅(Ruaridh Arrow)曾說:「在南美洲,人們的推特(Twitter)上談的不是格瓦拉(Che Guevara),而是夏普。」已故委內瑞拉前總統、當代南美洲頭號獨裁者查維茲(Hugo Chavez),就一直把夏普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198項「非暴力武器」,一個講究策略、方法、耐性的革命理論家

對於這樣一個講究策略、方法、耐性的革命理論家,任何一個國家的獨裁者都應該戒慎恐懼。20世紀末葉至今,從對抗蘇聯的波羅的海三小國、塞爾維亞、緬甸、烏克蘭、伊朗到埃及與其他「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國家,都看得到夏普的理論化為實際行動。他在1983年創立的「愛因斯坦研究中心」(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為來自世界各國的異議人士提供訓練課程,讓各國政府芒刺在背。

夏普的另一部代表作《從獨裁到民主──解放運動的概念框架》(From Dictatorship to Democracy, A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Liberation)成書於1993年,就是為軍政府獨裁壓制下的緬甸而寫,後來被迻譯為30多種語言,儼然是一部世界通行的「非暴力抗爭教戰總則」。如果,衡量一位歷史人物是否偉大或者有多偉大,重點不在他結交了哪些朋友,而在他招惹了哪些敵人;那麼,夏普絕對是一位偉人。

愛因斯坦研究中心(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Dominic@Wikipedia / CC BY-SA 3.0)
愛因斯坦研究中心(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Dominic@Wikipedia / CC BY-SA 3.0)

就像《星際大戰》中低調但睿智的絕地大師尤達

儘管影響力無遠弗屆,而且顯然不會及身而沒,但夏普在學生眼中卻是一位「沉靜、謙沖、總是面帶微笑的老者」,從來不對任何革命或運動居功。愛因斯坦研究中心就設在他位於東波士頓的自宅,堆滿了書,還養了許多品種稀有的蘭花。有人形容他就像電影《星際大戰》(Star Wars)中低調但睿智的絕地大師尤達(Yoda),在混亂的宇宙中僻居一隅,不時有青年志士前來請益,想知道如何才能對抗龐大的邪惡勢力。

大師與世長辭,但暴虐獨裁的政權仍在,他的30多部著作將繼續啟發世人。2012年他在一場專訪中的談話,談到中東一個國家的危險局勢,如今看來格外發人深省:「人民絕對不能被引誘陷入內戰,政府顯然會撲天蓋地鎮壓。一旦內戰爆發,軍人將服從命令,因此暴力反而會協助政權繼續掌控。人民必須想法設法,促成大規模的軍人抗命,從政府手中奪走軍隊,這在其他的革命已有先例。」

夏普談的國家是敘利亞。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