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異哉!中共攻台大解密─是中計還是預言?

2018-02-09 06:40

? 人氣

「如何獨立冷靜的思考在軍事與政治各方面,應對中共各種方面的威脅,而不是遠來的和尚會念經。可能是下一個世代自稱天然獨的台灣人,最需要探討的課題吧?」圖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視察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美聯社)

「如何獨立冷靜的思考在軍事與政治各方面,應對中共各種方面的威脅,而不是遠來的和尚會念經。可能是下一個世代自稱天然獨的台灣人,最需要探討的課題吧?」圖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視察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美聯社)

最近美國智庫「2049計畫」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宣稱參考了大量的中共解放軍內部文件,撰寫了《中共攻台大解密》專書,近日並且出繁體中文版,探討中共攻台的問題。這在向來唯美是瞻的台灣政府與社會,引來熱議。但這本書首先在翻譯上本身是一場災難,例如211頁把民兵翻譯成中共建軍90年來從未有過這個兵種的憲兵,顯示出譯者對本書主題的嚴重無知。以至於在本書中數以十計的出入錯謬,都不知道是作者寫錯了,還是譯者翻錯了。

中共軍隊建軍90年來的作戰模式,根據其建國前20年南征北戰,從數千人發展成上千萬野戰軍與地方部隊的歷史軌跡,由以弱敵強與日軍和國軍廣範圍內的殘酷纏鬥,長期進行游擊戰、突襲戰與運動戰的傳統,型塑其集體歷史記憶。除了國共內戰期間,高度仰仗早就佈建在國軍內部的人因情報來源。在韓戰與中越這兩場大規模對外戰爭中,中共軍也都有臨戰前數十萬大軍已經逼近到敵前槍炮射程內,敵人尚且對即將到來的奇襲一無所知的紀錄。中共軍向來不打無把握之仗,這是任何一個研究中共戰爭機器如何運作的相關學者,在一開始所必須明確知道的事情。

極端保密、重視欺敵、兵行詭譎、廣泛動員、動似驚雷、聚如風雲,散若鳥獸是中共歷來用兵的傳統,因此要準確預測中共軍隊將來要作的動作,對國內外的對手來說都是一件極度困難的事情。所以任何人宣稱他能對中共軍隊未來的動向作出全面正確的預期,都必須接受嚴苛的檢驗。

正如該書一開始先回顧國共內戰的歷史,因此不妨也來先檢查一下,美國戰史上對中共軍事行動過去預測的準確度。

1950年10月19日,也就是北越38度線的聯合國軍攻占朝鮮首都平壤的前一天,中國人民解放軍13兵團的四個軍又三個炮兵師,開始從中國東北隱蔽地越過鴨綠江,進入朝鮮北部。至22日全軍20多萬人全部渡江完成,並將全軍改稱「中國人民抗美援朝志願軍」。23日毛澤東發電給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指示彭爾後作戰要「在穩當可靠的基礎上爭取一切可能的勝利。」

25日志願軍40軍與韓軍首都師與第6師遭遇,並給予韓軍重大打擊,爆發所謂兩水洞戰役。接著志願軍各單位分向朝鮮西北的溫井、雲山、寧邊、熙川地區等地聯合國軍猛攻。11月2日,攻克雲山。與聯合國軍爆發的接戰於11月初結束,中共戰史稱此抗美援朝的第一次戰役。

被無數後代史家捧為英明神武的當下聯合國軍總司令,美軍五星上將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到這時候還無法正確判斷已經確定進入朝鮮,開始全面介入戰爭的中共軍隊的規模與意圖。之前他還信誓旦旦的宣稱,中共軍隊絕不會介入韓戰,「否則將會是一場大屠殺。」在遭遇了20萬以上志願軍在如此大範圍內的猛攻後,麥克阿瑟仍堅稱,介入韓戰的中共軍隊,最多只有幾萬人,「只是為了保衛鴨綠江上游的水電廠而來」。因此他決定重整旗鼓,命聯合國軍繼續向鴨綠江前進以佔領北韓全境,實現他對美軍聖誕返鄉的諾言。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