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住20年的家一夕成廢墟、寒冬帶小學幼子四處流浪 他用1200萬買來台北夢碎悲嚎

上百軍警無預警闖入家中、限時15分鐘打包隨身物品,隨後松山機場國宅住戶郭泰松與鄰居的家,成了一片廢墟...(謝孟穎攝)

上百軍警無預警闖入家中、限時15分鐘打包隨身物品,隨後松山機場國宅住戶郭泰松與鄰居的家,成了一片廢墟...(謝孟穎攝)

用盡力氣哭喊,卻只能看著住了近20年的家被一片片砸成碎泥塊,是何等絕望?今(2018)年1月15日上午9點,居住於台北市松山機場國宅的郭泰松與妻子剛送兒子去上學,回家早餐還沒吃完,便碰上永生難忘的震撼突襲──

大陣仗軍警無預警闖入家門,限15分鐘收拾隨身物品,郭泰松夫妻倆在一片錯愕中被架走,還在讀小學的孩子不知道家沒了,家裡物品也遭軍警全數裝箱帶走。郭太太說,當下第一想到要拿的是兒子的氣喘藥、睡習慣的小枕頭,至於藏在家中各處的印鑑、存摺、私房錢,15分鐘太趕,連找出來都很難。

「一個從來守法、不犯罪的人被逼到走投無路,房屋也被拆了、所有財產都被搶奪了,逼我走上絕路,到時候我做出來的事情,真是會轟動全台灣!」郭泰松於事發後4天瞪大雙眼這麼說著。過年前落得無家可歸、寒流來襲時帶孩子四處投靠親戚,是他近20年前花1200萬打造這個家時料想不到的。

20180119-松山機場國宅-郭泰松住家(謝孟穎攝)
郭泰松說,過年前落得無家可歸、寒流來襲時帶孩子四處投靠親戚,是他近20年前花1200萬打造這個家時料想不到的。(謝孟穎攝)

明明有合法房屋權狀,為何最後變這樣?這一拆,不只是國防部政治作戰局與住戶纏訟多年「松山機場國宅案」最衝擊一頁,亦是台中農村青年北上打拚、誤將積蓄投入第三手榮民住宅導致的夢碎悲劇。

國有地借榮民蓋房子卻遭三手轉賣 賣房的沒事、買房的花1200萬被拆

郭泰松出身台中后里,原本一家人種田維生,談起為何搬來台北,他委婉說是因為「大姐一席話,叫我到台北學習,修復一些歐洲高級轎車」,郭太太則吐槽應是「大姑嫁來台北,她說你留在后里沒出息」,總之,北上多年後郭泰松確實是熬出頭了,也本有相當平穩的生活。

多年做汽車維修下來,郭泰松累積一筆積蓄,也順利買了房子將年邁雙親接上來住、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只是17年前拿到房屋權狀時,郭泰松並不知道未來他將成為遭國防部提告、為保住家園上街抗爭的「迫遷戶」之一。

2000年,郭泰松以900萬元買下松山機場附近一處透天民宅,持有合法房屋權狀後花300萬元整修,前後至少花費1200萬元。據最高法院民事判決,此地於1954年被列為國有地,之後由國防部「借」給榮民祝炳炎貸款自費興建住宅,祝炳炎卻在1974年將房子賣給前屋主郭英、郭英又在2000年轉賣給郭泰松,直到2009年,國防部終於想到要討回這塊地,對郭泰松與其他住戶提告。

20180119-松山機場國宅-郭泰松住家(謝孟穎攝)
祝炳炎住宅經過2次轉賣,國防部都沒有採取法律行動,而郭泰松買下此屋18年後,成了迫遷戶。(謝孟穎攝)

據郭泰松說法,他原本在松機附近租房子,「後來這家(即榮民祝炳炎住宅)有個朋友要移民去美國,他說那屋子想賣掉、介紹我來買,他們都當官的,都將軍。」雖知此地是國有地,郭泰松說,這一帶買賣很普遍,大半住戶不是原本的榮民或眷屬、甚至經過2次以上轉手,而祝炳炎住宅經過2次轉賣國防部都沒有採取法律行動,最初賣房子的祝炳炎也不知去向。

因郭泰松將個人工作室登記於住家一樓,遭認定有「營商」事實,又因房屋經改建,被認定與原本用途不符,歷經多年官司三審皆敗訴,法院判決郭泰松應拆屋還地、賠償國防部每月近6萬元的「不當得利」,不只要把房子拆掉,還要倒賠鉅額債務,而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強調,一切依法行政,若沒有營商事實,法院也不會判國防部勝訴。

上百軍警上午突破門閃電拆屋 15分鐘倉促收拾、連一條內褲也帶不走

整個過程裡郭泰松始終困惑,為何持有合法權狀,後來也配合國防部要求停止營商,卻還是全盤皆輸?漫長纏訟過程裡,郭母抑鬱過世,郭家位於台中的農地被查封、帳戶也被凍結,郭泰松於2017年開始抗爭,只是經過2次緩拆,2018年1月,郭泰松在沒收到通知的情況下遭法院強制執行拆屋,經歷最震撼的一個閃電突襲上午。

「那一天早上9點剛送小朋友回來,早餐還沒吃完,他們就到了,警察、現役軍人100多個,我們夫妻被包圍,非常害怕恐懼,到現在還是會害怕……」

說起1月15日遭「突襲」的心情,郭泰松相當激動,嚷著「非常恐懼」,不斷重覆當天上午情況,說那天「整個心臟麻痺起來,全身沒力倒在地上」,也大罵「國防部這麼殘忍,他用偷襲的,讓老百姓置於死地,連一點同理心都沒有!」郭太太也是像壞掉的唱盤般反覆跳針、緊握記者雙手。她的手很冰。

20180119-松山機場國宅-郭泰松住家(謝孟穎攝)
「我們夫妻被包圍,非常害怕恐懼,到現在還是會害怕……」談起拆屋當天,郭太太也仍怕得全身顫抖。(謝孟穎攝)

郭太太說,她每天都在等法院通知拆屋時間,卻一直沒收到信,而拆屋當天,軍警限夫妻倆15分鐘打包隨身物品,時間一到便架出去,不允許他們再靠近。

住了近20年的家,怎可能在15分鐘內撤完?郭太太說,當時女警安撫她「沒關係,只要拿重要的就好」,但她仍相當慌亂,倉促拿了老花眼鏡、充電器、證件存摺、孩子的氣喘藥,一大個行李箱關不上,直喊「我關不起來、我關不起來」要女警幫忙,好不容易離開了又驚呼:「想到一個東西沒帶,我兒子的枕頭!不然他會沒有安全感……」

夫妻撤出後,搬家人員開始將郭家所有生活物品裝箱,其中被帶走的100萬現金,郭泰松說因為帳戶已被凍結,那是目前最後能動用的財產,現在只能四處借錢,也因搬得匆促,衣服都沒帶到,連一條內褲都沒有。

目前郭家所有物品都被暫時存放於國防部,郭太太曾試圖取回一些急需生活用品,例如先拿幾件衣服、先拿出現金,郭泰松則是痛批國防部「搶奪財產」,而記者去電國防部,眷服處承辦人張恕明中校回應,目前國防部是造冊列管所有物品,若要領回,郭家應與法院聯絡,軍方會配合讓他們「一次領回」,「至於他要放哪裡,那是他個人的權責。」

20180119-松山機場國宅-郭泰松住家(謝孟穎攝)
拆屋後,郭泰松仍鑽進已成廢墟的家中,忙著撿拾一地用以謀生的修車工具。(謝孟穎攝)

一次領回,是能放到哪?目前郭泰松一家人的屋子被拆了,郭太太相當焦慮道,根本不可能一次取回,沒地方放。談家當以前,他們最煩惱的是該住哪,目前郭太太帶著還在讀小學的兒子四處投靠鄰居、親戚家借宿,「第一天是姑姑家,第二天是阿叔,這兩天住鄰居家」,郭泰松說過年前根本租不到房子,只能四處流浪。

寒冬遭強拆 社運人士批國防部「不允許買賣,卻沒任何監督管理的能力」

對於拆屋過程,國防部於15日當晚新聞播出後發佈新聞稿,表示是因郭泰松於國有土地上違規營商,經多次勸導未改善,因此向法院訴請拆屋還地,而法院於2016年即發出強制執行命令,國防部則同意暫緩執行2次(計6個月)。

而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接受電訪時表示,15日這次拆遷並沒有特別通知,是因2017年1月法院強制執行時住戶端出瓦斯桶激烈抵抗,這次為避免公共危險,法院才沒有特別事先通知。陳中吉也強調,拆屋已經延期2次,「該協商的都協商了,不會跟你說我只有15分鐘要給你拆」,住戶應及早準備。

20180119-松山機場國宅-郭泰松住家(謝孟穎攝)
拆屋當天,軍警限夫妻倆15分鐘打包隨身物品,時間一到便架出去,不允許他們再靠近。(謝孟穎攝)

直到現在,郭泰松仍不相信自己花900萬買房子竟會敗訴、會被拆屋,還在讀小學的兒子曾跟郭泰松說「我不要搬離這個家,爸爸你要有勇氣」,無奈最後一家人仍在寒冬落得無家可歸;國防部則是一再強調「依法行政」立場,畢竟三審定讞、緩拆2次,拆屋確實於法有據,雙方僵持難解。

「民與官鬥」,即是郭泰松一家與國防部抗爭10年的日常。北上青年從榮民手上買下不應買賣的房屋,因而犯下「侵佔國有地」大忌,如今郭泰松家沒了,工作室遍地碎玻璃,神像也被棄置在一片殘敗中,他在1月一個飄雨的夜晚受訪後,翻入漆黑房間向神像長跪磕頭,屋主落難,神明也無法倖免。

20180119-松山機場國宅-郭泰松住家(謝孟穎攝)
郭泰松家沒了,工作室遍地碎玻璃,神像也被棄置在一片殘敗中。(謝孟穎攝)

對於郭泰松的遭遇,其友人王先生相當不滿地控訴,一切的起因,是國防部「長期怠於管理」:

「既然有了所有權狀,是否可以自由買賣?台灣房地產是以登記制為主,不動產可以登記,問題出在他們(國防部)長期怠於管理,沒有管理害得他去買房子,根本就不能買的房子你讓他買、你還承認他、後來還告他!他今天買到的房子不是贓貨,如果是贓貨我沒話說,但我今天買的,是國家的信用!」

「國防部其實不允許賣方這麼做,但沒有來管理跟監督,不允許買賣,卻沒有任何監督管理的能力……原眷戶做了是原眷戶犯法,國防部說我同情你們,但你們要責任要去找原眷戶,例如找他們做損害賠償。」長期聲援郭泰松的社運人士王奕凱也批,國防部疏失在於沒有善盡監督職責。

監委高鳳仙建議雙贏方案:用國家的大機器對抗小老百姓,我覺得要慎重

長期關注此案的監察委員高鳳仙表示,目前松機國宅這塊土地國防部還沒有規畫,若住戶在拆屋前願意持續繳交「不當得利」當作租金,對雙方來說其實是個雙贏方案

「他們願意繳的話讓他們繼續住,暫緩拆屋還地、讓他們繼續住,這是他們最好走的一段路,法院判決有15年效力,讓他繳不當得利直到要用這塊土地為止……你收回來當蚊子土地可能被人家侵佔,你又收不到不當得利補償金。」

高鳳仙感嘆,在國防部對此地沒規畫的情況下,強制拆屋收回土地,一方面讓居民無家可歸,另一方面對國防部來說也相當耗費成本──一塊閒置的土地,可能遭傾倒廢棄物、必須付出清潔維護成本,也可能被閒雜人等蓋鐵皮屋佔用,「你要拆,你還要三審定讞才能拆」,吃力不討好。

20171222-鹿窟事件記者會,監委高鳳仙。(甘岱民攝)
高鳳仙感嘆,在國防部對此地沒規畫的情況下,強制拆屋收回土地,一方面讓居民無家可歸,另一方面對國防部來說也相當耗費成本。(資料照,甘岱民攝)

對於15日郭泰松住宅被突襲一事,高鳳仙也說,「用國家的大機器對抗小老百姓,我覺得要慎重」;儘管以法律來說國防部是全盤皆贏,但若要強勢對抗百姓,結果也只會雙輸。

儘管諸多迫遷案皆是「依法行政」,但政府越是強硬,就越免不了無家可歸之人的激烈抗爭,例如2017年板橋大觀社區不斷發起行動擋拆,曾赴民進黨中央黨部攔截蔡英文車隊、夜襲賴清德官邸砸紅漆、年底於總統府前元旦升旗舞台潑漆等,每每抗爭必定耗費大量警力維安,雙方也會爆發肢體衝突,而今年1月29日,全國迫遷戶也聯合赴總統府抗議,直斥總統「壓迫底層百姓生計」。

20180119-松山機場國宅-郭泰松住家(謝孟穎攝)
對於郭泰松住宅被突襲一事,高鳳仙說:「用國家的大機器對抗小老百姓,我覺得要慎重」。(謝孟穎攝)

「依法行政」與居住正義之間,能否找到一條妥協之道?監委高鳳仙的建議是一種方式,而在政府、拆遷戶找到共存之路前,抗爭恐怕是永無寧日,一如松機國宅案郭泰松的怒吼,要與國家對抗到底。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