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與習近平談偉大的人民

2015-01-13 05:25

? 人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5年新年賀詞是為人民按讚,但是,若不能還權於民,中國就不可能進入政治文明新時代。(CCTV新聞聯播畫面)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5年新年賀詞是為人民按讚,但是,若不能還權於民,中國就不可能進入政治文明新時代。(CCTV新聞聯播畫面)

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新年獻辭,主題是為偉大的人民點贊,因為習與各級幹部們成績的取得,沒有人民的支持,是難以做好的。

習近平幸好沒有遇到蘇格拉底,這位西方或世界上第一位思想與現實問題的追問者,蘇格拉底會在第一時間追問習:什麼樣的人民才是偉大的人民?哪些因素是偉大的必備條件?人民依法在黨的領導之下,完全不存在配合不配合的問題,不配合政府或黨中央的人民,會成為敵對勢力,當人民是臣民或順民甚至是奴民的同義詞時,「偉大的人民」,是用詞不當呢,還是一種習慣性的虛辭客套(逗人民高興)?

我曾經著文論述過,無神論的共產黨人,信仰物件是人民,人民在中共辭典裡,就是上帝的代名詞,因為人民創造了歷史,人民創造了財富,人民是國家的主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毛澤東《論聯合政府》)新華門內巨型屏風上寫著:為人民服務。如同上帝恩澤基督徒,人民養育了共產黨人,共產黨的領導人如果讚美人民偉大,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人民被偉大化,人民也一直被神化、虛化,成為沒有主體的一個政治概念,為人民服務,與為神靈服務幾乎沒有區別。因為,人民是一個巨大的概念,不可能統一發聲,不可能改變政府,當然也不可能通過和平方式,決定自己的最高領導人。人民像大地一樣厚德載物,人民也像大地一樣沉默無言,除了「偉大」,一無所有。

百年來,人民支持推翻大清,人民支持北伐,人民支持國共聯合抗日,人民支持共產黨推翻國民黨獨裁統治,中共建政後,人民支持朝鮮戰爭、人民支持三反五反、人民支持三面紅旗總路線人民公社(人民支持將自己的私有土地交給國家與集體)、人民支持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人民也支持結束文革、審判四人幫與改革開放,打倒劉少奇們的時候人民熱烈支持,平反劉少奇的時候人民熱烈擁護,幾年前重慶人民支持薄熙來唱紅打黑,全國人民支持周永康的非法維穩政策,還有徐才厚令計畫等等老虎與蒼蠅,他們被清除,人民也都支持與歡呼。

人民是盲了眼封了喉的巨人,儘管頂天立地力大無窮,但誰用槍指揮他,誰就可以用他的名義治國平天下。現在誰可以指揮人民領導人民呢,中國共產黨,人民的公僕(黨和政府),領導著自己的主人(人民),人民不能自由觀看外面的世界,不能自由發出自己的聲音,一切聽令于僕人的領導,僕人想提供怎樣的服務,主人就得接受怎樣的安排。過去指揮人民的是人民領袖(毛澤東),後來變成人民的兒子(鄧小平),現在到了習近平時代,習是人民的兒子呢,還是人民的領袖呢?現在網路上甚至人民日報上出現「習大大」這樣一個民間稱謂,習近平先生是想做全民的大大?

習近平在上位之前曾說過,權為民所賦。而去年,習近平在紀念全國人大成立六十周年大會上說,要防止人民形式上有權,實際上無權的現象,切實落實基層民主,保障人民依法直接行使民主權利。

習近平說出了治中國特色病的藥引子,但藥在哪裡呢?權為民所賦,權如何為民所賦?方式與路徑是什麼?是像古代揣摸天意那樣揣摸民意,還是以三個先進代表的身份,直接代替民意?無論是古希臘城邦民主政治,還是延安時期中共宣導的民主政治,選票像鈔票一樣,是政治文明不可或缺的標誌,如果說六七十年之前,人民用腳投票,選擇了中共,推翻了國民黨民國政府的話,那麼,歷史演進到今天,人民完全有權力進行政治選擇,選擇自己的當政黨,選擇自己的民意代表,選擇自己的最高領導人。全國人大的神聖權力在毛澤東時代就被剝奪,以黨權取代了民權,黨成為人大的實際控制權與所謂的領導者,偉大的人民遭遇「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人民從此沒有任何政治選擇的權利,只有俯首聽令的義務。偉大的人民,與偉大的牛馬,幾無二致。

如果毛澤東是一點零版本的獨裁者的話,鄧小平則是經濟二點零版本的獨裁者,鄧小平時代開始了市場經濟與國家經濟開放,但政治沒有改革與開放,政治領域沒有自由與民主。人民通過鈔票得到一定的經濟自由,但沒有通過選票獲得政治自由。為什麼鄧小平是經濟領域的二點零版本?因為只有經濟領域國家與民間社會有互動(經濟社會裡,民間有一定的主體性),並有國際性互動,但政治領域,不允許成立政治組織,公民社會沒有主體性,沒有進化到二點零版本,即沒有互動交流性,八九六四之時,學生與政府要求的,就是對話二字,但沒有實質性的對話,只有對抗,最後釀成中國當代史上最大的悲劇。

經濟進入二點零時代,政治領域必然要跟進,政治二點零版的人民,是公民,這是人民進化的必然,也是社會進步的趨勢。人民要實現偉大,必然進化為公民。沒有主體性的人民,沒有自己代表與選票的人民,不可能成就偉大,概念化的存在,工具化地被奴役的群體,其偉大是主人對牛對馬的讚美,而不是一個主體對另一個主體的讚美。

權為民所賦,需要還人民主權於人民,即還選票於民,讓人民成為公民,習近平要做的,可以在行政領域集權,但在社會公共領域,必須還權於民,如果只有集權而沒有還權,中國就不可能進入政治文明新時代。

*作者為旅美學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