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章潤專文:改革開放不進則退,既集大權請辦大事

2018-02-16 07:20

? 人氣

中國改革開放不容回頭。自由之家報告指出,中國政府利用西方節慶轉移焦點,加強言論審查。(製圖:風傳媒)

中國改革開放不容回頭。自由之家報告指出,中國政府利用西方節慶轉移焦點,加強言論審查。(製圖:風傳媒)

1978年重啟的大轉型,是中國近代史上的「第三次改革開放」,連同此前兩波「改革開放」,一個半世紀裡,它們風雨兼程,構成了秦漢大轉型之後,兩千年來中國歷史上最為重大的變革。時至今日,本當是最後收束時段,期期於踢出臨門一腳,卻沒想不進則退。不僅「改革空轉」,虛與委蛇的「假改革」流行,而且,打著改革旗號的「反改革」,不期然間,均同時出現。

猶有甚者,「WG」(文革)勢力沉渣泛起,從懷念那個扭曲時代的審醜起步,已到公然否定「改革開放」的地步。實際上,不惟難見「進一步改革開放」,而且,政道理念與治道策術方面多有倒退之跡。因此,號曰「改革開放」四十年,改變中國,影響全球,可照此後退之趨勢,大家不得不擔憂會否回到M(毛)時代,那個億萬國民觳觫偷生的酷烈人世。因而,當下時代急務,如執政黨及其領袖所宣諭,既在繼續推進「改革開放」,則必須首先奮起保衛「改革開放」,捍衛「1978」。否則,不進則退,伊于胡底。

為何必須「保衛改革開放」

在「改革開放」這面大旗下,過去四十年間,基於現代性方案、旨在解決「中國問題」而逐漸凝聚成型的基本共識,不少已然遭到顛覆或者拋棄。例如,全體國民政治上和平共處而非敵我兩分的國族理念,著重於民生而非僅只國家主義光榮政治的價值導向,集體領導的權力配置與逐步走向政治改革而非重歸個人崇拜與強化威權統制的大轉型進路設計,內政導向的富強國策及其以建設與發展為中心而非過早大投入介入全球治理的立國路線,積極融入並建設現代世界體系而非東懟西懟的國家理性,凡此種種,這幾年間均且多所修正,甚至名存實亡,而偏離了根本解決「中國問題」的「改革開放」路線。事實證明,上述共識基於百年立國的生聚教訓,實為國族自強更張、文明復興的底線,而顛撲不破者也,豈能扭曲拋棄。由此,它催逼出了必須保衛「改革開放」這一時代急務。

「民權元年」以還十年,高層看起來大致謹慎,在庇護金字塔尖的百分之一大撈特撈的同時,卻又多少展示了努力與社會和解的基本善意。也正是在此時段,社會與思想乘隙獲得了一定的發育空間,權力與權利的平衡意識逐漸影響官民兩界,而這就是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理念起步,也是以「高抬貴手」的方式在夯實其社會基礎。

最近幾年間,(某些地方基層)執政風格仿佛一改前轍,公子哥派頭羼雜地痞習氣,而日益粗鄙化。它立基於公開的血統論,訴諸製造公民等級的社會達爾文主義,鋪張赤裸裸的國家主義,強化旨在排斥大多數公民分享政治的專政格局,而分享政治與政治的分享性本當為逐漸趨近之公民理想,也是必當恪守兌現之國家理性。置此情形,中國遂成「政治後裔」們的政治殖民地和Z家大觀園私宅。權力過度伸展之際,社會發育終止,思考自由遭受重創,而黨政一體、黨國一體、軍政一體、經政一體乃至於君師一體的國家形態,卻大步回歸,在此百年難逢之和平時代的某些領域造成了某種「准軍管狀態」,實乃匪夷所思。由此,它催逼出了必須保衛「改革開放」這一時代急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