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花媽沒說的心內話!

2018-02-21 06:10

? 人氣

作者聲稱,剝削外勞成為仲介的代名詞、社會形象一落千丈,是因為勞動部及挺外勞團體聯手打壓,多數業者忙於業務無暇回應所致。(甘岱民攝)

作者聲稱,剝削外勞成為仲介的代名詞、社會形象一落千丈,是因為勞動部及挺外勞團體聯手打壓,多數業者忙於業務無暇回應所致。(甘岱民攝)

高雄市長陳菊寫了一本「花媽的心內話」,在政壇上引起軒然大波,但她沒說出口的,卻是全國兩、三萬人力仲介業者心中的痛!     

2001年,陳菊擔任勞委會主委,由於陳主委出自社運團體,對於人力仲介業者心有成見,聽聞仲介業者賺取暴利,遂要求職訓局擬定辦法,意欲向仲介業者收取就業安定費,此事經局內官員告知後,我在一次職訓局的內部會議上,發言反對向人力仲介業者徵收就業安定費,並說明此舉將會更增外勞負擔,勞委會向業者收費最後一定會轉嫁到外勞身上,到時外界會說是主委吸血而非仲介業者。

結果當天下午出刊的自立晚報,以「仲介說陳菊是吸血主委」作為標題,刊登當日會議經過;當天下午,新聞刊登後,陳菊主委的機要秘書王幼玲(現任監察委員)隨即打電話給我,要我出面更正並道歉,我以所言均為事實予以拒絕。此一決策後來不了了之,但時任外勞作業組組長吳俊民,卻被陳主委認為是洩密元凶,因此被調離組長職務,外派至基隆職訓中心當主任,沒幾年即申請退休,成為此案最無辜的受害者。

此一事件發生前,職訓局對攸關外勞政策法令或外勞管理事務,均會諮詢台北、台中、高雄就業服務公會,並要求各公會提供建言,作為勞委會擬定外勞政策相關法令的參考依據。但事件過後,勞委會各項措施開始明顯打壓仲介業者,甚至在改制為勞動部後,依舊視業者為寇讎,此從前勞動部長郭芳煜於2012年6月15日(時任勞動部常務次長)在監察院作證時依舊主張廢除人力仲介業可以看出端倪。

2002年底,職訓局召集北、中、南3個公會成員,說為奉行陳菊主委降低外勞負擔政策,強迫所有業者不得再跟外勞收仲介費,並將仲介費改為服務費,強行將仲介費由66,000元降為60,000元,並讓外勞分3年36期分期付款;該會議由副局長蘇秀義主持,會議中蘇副局長也承諾將簡化外勞申請手續,並取消仲介業的保證金,以減輕業者的營運開銷。取消外勞仲介費政策自2003年一月開始實施,但簡化申請手續及減輕業者負擔的承諾卻從未實現,還將仲介業作業疏失的行政裁罰,由3千元提高至6萬—30萬元;最讓人憤怒的是取消保證金的承諾,不但沒做還將保證金從200萬提高為300萬元。

個人細述這段緣由,實無意於批判主政者施政之功過及是非對錯,但這十多年來,勞動部及挺外勞團體聯手打壓仲介業者手段之多令人心寒,因多數業者忙於業務無暇回應,使得社會形象一落千丈,剝削外勞似乎成為業者的代名詞;由於事關全國1500家業者及近3萬從業人員的生計和聲譽,除修書向監察委員提出陳情外;更期盼新的勞動部主政團隊,能重新檢討僵化已久的外勞政策,讓政府在提振台灣經濟的同時,能有嶄新且能順利執行的新外勞政策!

*作者為前台北市、新北市就業服務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